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银雀山简本《势备》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四备》之比较

2017-4-29 12: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2| 评论: 0 |原作者: admin

简介:银雀山简本《势备》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四备》之比较 2017-04-18 王洪武 洪武微讲堂 银雀山简本《势备》 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四备》之比较 王洪武 一、文字列表对比 二、内容优劣对比 ...
银雀山简本《势备》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四备》之比较
2017-04-18 王洪武 洪武微讲堂
银雀山简本《势备》
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四备》之比较
王洪武

        一、文字列表对比

       二、内容优劣对比及简本补疑
       关于篇题
       《势备》为银雀山汉简的一篇,篇题写在0826号简的简背上。
       《孙武兵法•四备》篇韩信序次语说:“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势备》,缩立简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秦宫郿邬简曰《事备》。景林简曰《四备》。”
       银雀山简本作为与齐安城简出自同一母本的简本,其篇题亦为《势备》,从其全文来看,与《孙武兵法•四备》可谓“大容一也”。由此可进一步证明银雀山汉简与齐安城简是出于同一母本的简本的假设。

       0826、0874号简
       0826号简简文:“孙子曰:夫陷齿戴角,前爪后距,喜而合,怒而斗,……”存18字;下端残损,约缺20字左右。
       0874号简简文:“……天之道也,不可止也。故无天兵者,自为备,圣人之事”存20字;上端残损,约缺18字左右。
       经汉简的整理者认真比对二简断处,将这两简合并为一简。参张藏本相关内容,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汉简整理者将此二简并为一简是正确的。
       0826、0874两简的合并简的简文:“孙子曰:夫陷齿戴角,前爪后距,喜而合,怒而斗,天之道也,不可止也。故无天兵者,自为备,圣人之事”
       0826、0874两简的合简的简背上有“势备”二字,为篇题。说明在0826、0874两简的合简前,没有本篇的其他简,此合简为《势备》篇的第一简。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夫陷齿戴角,前蚤后锯,喜而合,怒而斗,天兵之道也,不可止也。故无天兵者,自为备。自备者,圣人之作事”,0826、0874两简的合简的内容与张藏本相应内容比较,有三处不同:一是,简本开篇多“孙子曰”三字。因简本疑为与齐安城简属于同一母本的简本,或者内容更为缩略的简本,以“孙子曰”为开篇语,是为了突显此篇的内容为“孙子所言”。而张藏本中无“孙子曰”,则因其通篇为孙子全文。二是,简本中“天之道也”比张藏本“天兵之道也”少一天字。从内容来看,文中讲述的“动物身上长着的、能够用于攻击的器官”是“天然的兵器”,因此“天兵”二字正合本意。另外,简本中有“故无天兵者自为备”与张藏本相同。由此可说明简本中少一“兵”字,可能是简本抄写的脱漏。三是,简本中“圣人之事”比张藏本“圣人之作事”少一“作”字。作事,为“外事”之义,《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君子在位可畏,施舍可爱,进退可度,周旋可则,容止可观,作事可法。”《左传•昭公二十三年》:“作事威克其爱,虽小,必济。”简本中单独一个“事”与张藏本的“作事”相较,张藏本更能将句义表达得完整些。由此可说明简本中少一“作”字,可能是简本抄写的脱漏。

       0317号简
       0317号简简文:“也。黄帝作剑,以阵象之。羿作弓弩,以势象之。禹作舟车,以变象之。汤、武作长兵,以权象之。凡此四”存37字,是简本《势备》篇里的一支保存完好的简。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也。昔者,黄帝作剑,以阵象之。羿作弓弩,以势象之。禹作舟车,以变象之。汤、武作长兵,以权象之。凡此四”,0317号简与张藏本对应内容相比,仅少“昔者”二字,内容释义无区别。

       0776、0762号简
       0776号简简文:“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剑之为阵也?旦暮服之,未……”存18;下端残损,约缺20字左右
       0762号简简文:“……必用也。故曰:阵而不战,剑之为阵也。剑无锋,虽孟贲”存20字;上端残损,约缺18字左右。
       经汉简的整理者认真比对0776号简和0762号简的断处,将这两简合并为一简。参张藏本相关内容,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汉简整理者将此二简并为一简是正确的。
       0776、0762两简的合简简文:“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剑之为阵也?旦暮服之,未必用也。故曰:阵而不战,剑之为阵也。剑无锋,虽孟贲”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剑之为阵也?旦暮服之,未必用也,不用备之,亟有应之。故曰:阵而不战,剑之为阵也。剑无锋,虽孟贲”,0776、0762两简的合简与张藏本相应内容的比较,张藏本多“不用备之,亟有应之”一段文字。从文字内容来看,本段内容是“以剑喻阵”,“不用备之,亟有应之”是对前述“旦暮服之,未必用也”的补充说明。有“不用备之,亟有应之”此段文字,说明得更加细微;没有此段文字,亦不影响对“以剑喻阵”的全面理解。

       0447号简
       0447号简简文:“……不敢囗囗囗。阵无锋,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至也。剑无首铤,虽巧士不能进”存32字,残文3字;上端残损,约缺2字。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之勇不敢将而进者,无迎阻之兵也。阵无锋,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无阻兵之至也。剑无首铤,虽巧士不能将而进”,0447号简与张藏本相应内容进行对比,可知张藏本中多“无迎阻之兵也”一段文字,而本简少的这段文字与下简(0295号简)与张藏本相应内容相比缺少的“无迎阵之兵也”一段文字,其性质是相同的,都是缺少进一步的说明性文字。另外,0447号简中有“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一段,参前简(0776、0762两简的合简)后段文字与本简前段文字,可知“剑无锋,虽孟贲……不敢囗囗囗”中“不敢”前面佚失的文字应当为“之勇”二字。而“不敢”后面有3个残文,参照张藏本应为“将而进”本3字,可用于补遗。由于0447号简中“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一段文字中为“将而进者”4字,与所补“将而进”不同,多一“者”字,疑为简本抄录者的脱漏之故。
       补遗后的0447号简简文:“〔之勇〕不敢〔将而进〕。阵无锋,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至也。剑无首铤,虽巧士不能进”

       0295号简
       0295号简简文:“……阵无后,非巧士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情者。故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无锋无后,”存34字;上端残损,约缺4字左右。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阵者,无迎阵之兵也。阵无后,非巧士也敢将而进者,深知阵之情也。故剑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阵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故剑无锋无后”,0295号简与张藏本相应内容的比对可知,简本少“无迎阵之兵也”一段,与前简(0447号简)与张藏本相较缺少“无迎阻之兵也”一段文字,其性质是相同的,都是缺少进一步的说明性文字。该简上端佚失的文字应以张藏本相关内容,即“阵者”补之;该简中的“故有锋有后”与张藏本中的“故剑有锋有后”相比,少一“剑”字;该简与张藏本相比还缺少“深知阵之情也”、“阵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两段文字。
       补遗后的0295号简简文:“〔阵者〕阵无后,非巧士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情者。故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无锋无后,”

       2367、0300号简
       2367号简简文:“……之有锋者,选阵谨也。爵……”存9字;上下皆残损,约缺28字左右。
       0300号简简文:“……券不道。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发于肩膺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所道至。故曰,弓弩势也。何以”存38字;上端残损,约缺1字左右。
       将2367号简和0300号简放在一个单元里进行比较研究,不是因为这两简可以合并成一简,而是因为这两简在内容的顺序上与张藏本相关内容的顺序不一致。
       这两简在内容上的顺序是,先有2367简的“之有锋者,选阵谨也。爵”,再有0300简上的“券不道”,然后是“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甲卷不道,敌处我走。阵无锋无后,阵甲无道,敌处我走。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谨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敌必走矣。此阵备之道也。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戮目以同,同视招,柄正两相,相而和,发于肩应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道所至也。故曰:势而不见,弓弩之为势也。弓弩有翕张。弩翕,势之有”,可见张藏本在内容上的顺序是,先有“券不道”,再有“之有锋者,选阵谨也。爵”,然后是“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
       0300号简前端佚失一字,接着的文字为“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可知0300号简的内容与张藏本相关内容相对少“敌处我走”四字。为此,可以假定张藏本 “阵无锋无后,阵甲无道,敌处我走”中的“敌处我走”在简本中亦没有。同时,0295简中后一段“无锋无后”四字前没有“剑”或者“阵”字,因此可以假定张藏本 “阵无锋无后,阵甲无道,敌处我走”中的“阵”字在简本中亦没有。而张藏本中的“阵无锋无后”在去掉“阵”字后,即与0295号简的末四个字相同。
       另,0295号简与张藏本相应内容的比对可知,简本少“无迎阵之兵也”一段,0447号简与张藏本相较缺少“无迎阻之兵也”一段文字。由此,可以推断张藏本中的“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一段文字在简本中亦没有,这三处缺失的性质是相同的,都是缺少进一步的说明性文字。
       查简本《势备》篇各简的文字总数在37字左右。而张藏本 “阵甲无道,敌处我走。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谨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敌必走矣”一段文字,去掉中间的“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和“有后之进”两段文字后为“阵甲无道,敌处我走。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谨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敌必走矣”,共计32字。再考虑到张藏本的顺序与简本顺序的不一致,2367号简的内容为“……之有锋者,选阵谨也。爵……”,与经过删减后的张藏本“无锋无后,阵甲无道。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谨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敌必走矣”基本一致,再考虑与0300号简内容上的衔接,可以判定,2367号简的内容为“〔阵甲无道,敌处我走〕。凡剑之有锋者,选阵谨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敌必走矣。无锋无后〕”,正好36字,与《势备》篇各简的文字字相合。
0300号简前端所佚失的文字,与张藏本进行比较,可知为“甲”字。为此,补遗后的0300号简简文:“〔甲〕券不道。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发于肩膺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所道至。故曰,弓弩势也。何以”。
       从0300号简的内容与张藏本的比较来看,简本在以“弓弩喻势”的论述方面,较张藏本的内容要简略了许多。这正是银雀山汉简为齐安城简出自同一母本的特征,即为“缩立简”。
       同时,银雀山汉简的整理者因不知道2367号简的内容应该放置在简本《势备》篇的何处,而将该简作为简本《势备》篇的附简,看来到这是一个错误!

       4121号简
       4121号简简文:“……之为变也?高则……”存6字;上下均残损,约缺32字左右。
       从简本和张藏本中均有“何以知剑之为阵也”、“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这样的句式来看,4121号简上端所佚失的文字应当为“知舟车”,同时可以断定简本0300号简和4121号简之间没有其他佚失的简,这两简的连接的两支简。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知舟车之为变也?高则善监之,下则善藏之,行者善载之,动则善通之,静则善固之。故进则利四,退则利四,攻则利四,守则利四,静处则利四,故曰:变而为利,舟车之为变也。舟车可高可下,高则监其远,下则察其近。故知远近之情者,变之备也。舟车可行可处,行则载其重,处则盟其固。何载何盟?变之备也。舟车可动可静,动则致远以通,静则致固以封。弗通弗封?变之备也。舟车可进可退,进则如风而至,退则望尘不及。进退自法者,变之备也。舟车可攻可守,攻则威其杀,守则固其舍。能威能固者,变之备也。故高下得其厄者,行处得其生者,动静得其理者,进退得其法者,攻守得其道者,此变备之道也”,张藏本“以车喻变”的文字内容相当详细,共计233字。检韩信《孙武兵法•四备》序次语曰:“齐安城简曰《势备》,缩立简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信参之而曰,齐、秦二简名实不妥也,乃传之谬误也。”因此,作为与齐安城简出于同一母本的银雀山简本《势备》在“以车喻变”方面的文字应与该篇的“以剑喻阵”、“以弓喻势”一样亦十分简约。
       考虑到简本《势备》第一简的文字在38字左右,故以张藏本中“善监之,下则善藏之,行者善载之,动则善通之,静则善固之。故曰:变而为”作为补遗,同时以张藏本中“利,舟车之为变也,变之备也”作为简本下一简,即1966号简前部的补遗文字。
       补遗后的4121号简简文:“〔知舟车〕之为变也?高则〔善监之,下则善藏之,行者善载之,动则善通之,静则善固之。故曰:变而为〕”

       1966、1941、4153号简
       1966号简简文:“……何以知长兵之权也?击非高下,非……”存13字;上下均残损,约缺25字左右。
       1941号简简文:“……囗卢毁肩,故曰,长……”存6字,残文1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22字左右。
       4153号简简文:“……兵权也。凡此四……”存6字,残文1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22字左右。
        经汉简的整理者认真比对1941号简和4153号简的断处,将这两简合并为一简。参张藏本相关内容,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汉简整理者将此二简并为一简是正确的。
       1941、4153号简合的并简简文:“……囗卢毁肩,故曰,长兵权也。凡此四……”存12字,残文1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16字左右。
       需要说明的是,将1966号简和1941、4153号简的合并简放在一个单元里进行比较研究,不是因为它们可以合并成一简,而是因为有利于研究。
       在4121号简的研究中,我们已经确定了将张藏本中“利,舟车之为变也,变之备也”作为1966号简前部的补遗文字,这样经补遗的1966号简简文变成“〔利,舟车之为变也,变之备也〕。何以知长兵之权也?击非高下,非……”计24字,尚缺约14字左右。
       检张藏本相关内容为“何以知长兵之为权也?击飞高下,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击飞前后,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击飞进退,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故曰:权击重轻,长兵之为权也。凡此四”,可以看出张藏本在论述“以长兵喻权”时,重复子4次“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而1941、4153号简的合并简仅出现了“卢毁肩”,其后才为“凡此四……”,说明简本中不存在“轻则手残足折”字样。因此,应当以张藏本相应内容中去掉“轻则手残足折”后的文字“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击飞前后,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击飞进退,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作为补遗的文字,再考虑到简本《势备》每一简的文字在38字左右,故以“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击飞前后,非”计14字补遗1966号简的后部文字;以“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击飞进退,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补遗1941、4153号简的合并简前部的文字再以张藏本中“击,杀敌之”补遗“凡此四”后面的文字,以使简本的叙述趋于完整,并将“权也”2字作为4806号简的补遗文字。
       补遗后的1966号简简文:“〔利,舟车之为变也,变之备也〕。何以知长兵之权也?击非高下,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击飞前后,〕”
       补遗后的1941、4153号简的合并简简文:“〔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击飞进退,非重弗轻,重则碎〕卢毁肩,故曰,长兵权也。凡此四〔击,杀敌之〕。”计38字,正好为一简。
       另外,1966号简中的“何以知长兵之权也”同简本其他“以物喻兵”的语言如“何以知剑之为阵也”、“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何以知舟车之为变也”相比少一“为”字,可以判定是简本抄录者之脱漏造成的。

       4806号简
       4806号简简文:“……中之近……”存3字;上下均残损,约缺35字左右。
       从前述可知张藏本中“权也”2字作为4806号简的补遗文字,再张藏本与4806号简相应的内容“权者,有远近,有重轻;权者,有动静;权者,有视闻。故视之远,中之近,飞距不达也,权者不备”计34字,正好可以作为4806号简的补遗文字。
       补遗后的4806号简简文:“〔权也。权者,有远近,有重轻;权者,有动静;权者,有视闻。故视之远,〕中之近,〔飞距不达也,权者不备〕”

       0413、0764号简
       0413号简简文:“也,视之近,中之远。权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战也。凡此四者,兵……”存25字;上下均残损,约缺13字左右。
       0764号简简文:“……之用也。囗皆以为用,而莫彻其道”存12字,残文1字;上端残损,约缺26字左右。
       经汉简的整理者认真比对0413号简和0764号简的断处,将这两简合并为一简。参张藏本相关内容,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汉简整理者将此二简并为一简是正确的。
       0413、0764号简的合并简简文:“也,视之近,中之远。权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战也。凡此四者,兵之用也。囗皆以为用,而莫彻其道”存37字,残文1字。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为“也。视之近,中之远,飞距过达也,权之越也,权者过备也。视之中,中之中,飞距中,权之中也,权者备也。视之动,中之动,飞距有量也,距量者,权之备也。视之静,中之静,飞距无量也,无距量者,权之备也。进之近,退之远,飞距中,近远者,权之备也。故视之生,中之死,飞距有量也,重量者,权之备也。视之生,中之伤,飞距有量也,轻重者,权之半备也。视之见,听之闻,见闻者,权之备也。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敌也。凡此四者,兵之用也。人皆以为用,而莫彻其道”,0413、0764号简的合并简较张藏本缺少大量的文字,可见银雀山简本简约之一斑。
        另,0413、0764号简的合并简中“囗皆以为用”与张藏本“人皆以为用”相比,后面4字相同,再查简本影印图片,此残文的笔画数较多,不会是“人”字,疑为“兵”字,从简本与张藏本上下文的连贯性来看,以“兵”字补遗,简本和张藏本的释义没有区别。
       补遗0413、0764号简的合并简简文:“也,视之近,中之远。权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战也。凡此四者,兵之用也。〔兵〕皆以为用,而莫彻其道”

       3264、0921号简
       3264号简简文:“……功。凡兵之道四:曰阵,……”存8字;上下均残损,约缺30字左右。
       0921号简简文:“……曰势,曰变,曰权。察此四者,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存18字;上端残损,约缺20字左右。
       经汉简的整理者认真比对3264号简和0921号简的断处,将这两简合并为一简。参张藏本相关内容,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汉简整理者将此二简并为一简是正确的。
       3264、0764号简的合并简简文:“……功。凡兵之道四:曰阵,曰势,曰变,曰权。察此四者,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存26字;上端残损,约缺12字左右。
       检张藏本相应内容为“者,徒劳而无功也。此权备之道也。凡国之道曰四:曰备固,曰备荒,曰备乱,曰备战。凡兵之道曰四:曰阵备,曰势备,曰变备,曰权备。彻其二四者,所以善治国,善安民也;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3264、0764号简的合并简与张藏本相比缺少“此权备之道也。凡国之道曰四:曰备固,曰备荒,曰备乱,曰备战”和“彻其二四者,所以善治国,善安民也”两段文字。原因是:张藏本《四备》在简述了“国之四备”的同时,详述了“兵之四备”,而从简本《势备》来看,0826、0874两简的合简即为《势备》篇的第一简,前面没有中张藏本《四备》篇前部的一段文字,也就是说,简本《势备》中并没有提及到“国之四备”。因此,简本中才缺少“此权备之道也。凡国之道曰四:曰备固,曰备荒,曰备乱,曰备战”和“彻其二四者,所以善治国,善安民也”这两段文字。
       为此,我们可以用张藏本中的“者,徒劳而无”补遗3264、0764号简的合并简前面的文字。
       补遗3264、0764号简的合并简简文:“〔者,徒劳而无〕功。凡兵之道四:曰阵,曰势,曰变,曰权。察此四者,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为32字,与简本《势备》篇各简文字在38字左右尚缺6字左右。查3264、0764号简的合并简的影印图片,发现该简尚存文字的间距较《势备》篇其他简文字的间距要大一些,再考虑文字的连续性,以“兵乃”2字加在“徒劳而无”之前。
       最后,补遗3264、0764号简的合并简简文:“〔者,兵乃徒劳而无〕功。凡兵之道四:曰阵,曰势,曰变,曰权。察此四者,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

       2113号简
       2113号简简文:“……囗得四者生,失四者死囗囗囗囗……”存8字,残文5字;上下均残损,约缺30字左右。
       检张藏本关于“得四者生,失四者死”位于《孙武兵法•四备》篇的第一段。因0826、0874两简的合并简为简本《势备》篇的第一简,故2113号简不能作为简本《势备》篇的第一简。张藏本“得四者生,失四者死”的论述是针对“国之四备”和“兵之四备”而言的,既然简本不论述“国之四备”,故“得四者生,失四者死”应该是针对“兵之四备”而言,而将其放置在简本的后面,是合情合理的。考虑到简本《势备》篇论述的完整性,参考张藏本《四备》篇前端文字,以“故兵之道,备也”和“故有备者胜;无备者败,败则亡矣”两段文字补遗2113号简。
        补遗后的2113号简简文:“〔故兵之道,备也〕。得四者生,失四者死。〔故有备者胜;无备者败,败则亡矣〕。”

       2553、3266号简
       2553号简简文:“……势者故无备出不□……”存7字,残文1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30字左右。
       3266号简简文:“……□而不知其道者……”存6字,残文1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30字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2553、3266号简在《银雀山汉墓竹简(壹)》一书中没有列入简本《势备》篇的正文简中,亦没有列入该篇的附简之中,而吴九龙著《银雀山汉简释文》一书中将这两简列入“膑•九”,即《势备》篇之中。检张藏本《四备》篇相应内容,没有与此二简内容相合的内容,疑《银雀山汉简释文》一书为错误!



银雀山简本《势备》全文补遗
(黑字为简文,红字为补遗文字)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