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群主与群友论兵----费留

2016-4-28 22:11| 发布者: 陈伯牙| 查看: 441| 评论: 6 |原作者: 陈伯牙

简介:【话唠】浪漫红颜(293447360) 2016/4/28 0:57:43 请问群主:费留在孙武兵法中的含义? 【传说】www.sunzi82.com孙武兵法(765769206) 2016/4/28 20:15:54 陈寅恪曾经说:你不把基本的材料弄清楚了,就急 ...

【话唠】浪漫红颜(293447360) 2016/4/28 0:57:43
请问群主:费留在孙武兵法中的含义?




【传说】www.sunzi82.com孙武兵法(765769206) 2016/4/28 20:15:54

陈寅恪曾经说:你不把基本的材料弄清楚了,就急着要论微言大义,所得的结论还是不可靠的。


要回答“费留”问题,最好先看看历朝历代的各家注解,提前是先搞清楚不同版本的原文,再来谈“费留”问题,各位看官有点耐心撒。
各种版本数据类别展示:
(1)《银雀山汉墓竹简本》作:“...得,不隋其功者凶,命之曰费留。”
(2)传世四本皆作:“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攻者凶,命曰费留。”《孙校本》余同此异「攻」作「功」。
(3)《张藏本孙子兵法十三篇》作:夫战胜攻取,而不惰其功者凶,命曰"费留",费留者,主亡者也。
征引资料类:
先秦时期:
〈文子.自然〉:「庙战者帝,神化者王。庙战者法天道,神化者明四时。修正于境内,而远方怀德;制胜于未战,而诸侯宾服也。」
隋唐时期:
〈昭明文选.卷六.左太冲〈魏都赋〉〉:「国无费留。」刘良注引《孙子兵法》曰:「战胜而不修其赏者,凶,命曰费留。」李善注引《魏武孙子注》曰:「赏不以时,但留费也。」
十一家注:
曹操曰:若水之留,不复还也。或曰:赏不以时,但费留也,赏善不逾日也。
李筌曰:赏不逾日,罚不逾时。若功立而不赏,有罪而不罚,则士卒疑惑,日有费也。
杜牧曰:修者,举也。夫战胜攻取,若不藉有功举而赏之,则三军之士必不用命也;则有凶咎,徒留滞费耗,终不成事也。
贾林曰:费留,惜费也。
梅尧臣曰:欲战必胜、攻必取者,在因利乘便,能作为功也。作为功者,修火攻水攻之类,不可坐守其利也。坐守其利者,凶也;是谓费留矣。
王皙曰:战胜攻取,而不修功赏之差,则人不劝;不劝则费财老师,凶害也已。
张预曰:战攻所以能必胜必取者,水火之助也。水火所以能破军败敌者,士卒之用命也。不修举有功而赏之,凶咎之道也。财竭师老而不得归,费留之谓也。
综上所述:请大家注意几个细节,关键是不同的字:
版本一:汉简本:“...得,不隋其功者凶,命之曰费留。”
版本二:传世本:“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攻(功)者凶,命曰费留。”
版本三:张藏本:“夫战胜攻取,而不惰其功者凶,命曰"费留",费留者,主亡
者也。”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6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陈伯牙 2016-4-28 21:55
    本帖最后由 陈伯牙 于 2016-4-28 22:42 编辑

    【传说】www.sunzi82.com孙武兵法(765769206) 2016/4/28 20:16:49
    世传本作“夫战胜攻取”,但是银雀山汉简是“。。。。得,不隋其功者凶,命之曰费留。”,大家再注意:隋唐时期的〈昭明文选.卷六.左太冲〈魏都赋〉〉,刘良注引《孙子兵法》曰:「战胜而不修其赏者,凶,命曰费留。」,大家注意到刘良“战胜”下无“攻取”二字,而汉简中的“得”字对应的是世传本中的“取”字,据汉简下文“故曰:明主虑之,良将随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这句话前面有个“故”字,可见,是承接上文的“...得,不隋其功者凶,命之曰费留。”,再注意汉简残简《四变》【其实是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的《九变二》】中有“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由此可以推断汉简“。。。。得”前面是“【夫战胜利】得”,且作“利得”又与下文“不隋其功者”之“功”义合。也就是可以还原出银雀山汉简其实的版本是:“夫战胜利得,不隋其功者凶,命之曰费留”。我们姑且称之为版本一。
    再看传世本:“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攻者凶,命曰费留”。我们姑且称之为版本二。我们注意“战胜攻取”此词组却是常用词组或者也可说是固定词组,亦类似今之成语,如:〈管子.形势解〉:「古者武王地方不过百里,战卒之众不过万人,然能战胜攻取,立为天子,而世谓之圣王者,知为之之术也。〈韩非子.诡使〉:「今战胜攻取之士劳,而赏不沾。」;〈鹖冠子.天权〉:「战胜攻取之道,应物而不穷,以一宰万而不总。」;〈战国策.秦策〉:「地广而兵强,战胜攻取,诏令天下。...战胜攻取,则利归于陶。」;〈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战胜攻取,破城堕邑,不知其数,臣之功不如也。」;〈淮南子.人间〉:「夫战胜攻取,地广而尊,此天下之所愿也。」及〈淮南子.要略〉:「兵略者,所以明战胜攻取之数,形机之势,诈谲之变。」,孙子兵法与管子的言论多有暗合,尤其需要引起注意,李零先生也指出其时代相类,多有互相引用之鉴。
    再看张藏本:“夫战胜攻取,而不惰其功者凶,命曰"费留",费留者,主亡者也。”大家注意看一个“惰”字,古籍“惰”(隳惰(懈怠);隳慢(怠惰;怠慢))通假“隳 huī”(毁坏城墙或山头;毁坏,比如:隳名城),而“隳 huī【隳堕(毁坏;动摇);隳突(骚扰);隳圮(倾坍;倒塌);隳名(隐姓埋名)】”又通形声“堕”,“堕”从土,隋声。甲骨文字形,右边是“阜”(象陡坡),左边是倒过来的“人”。会意。表示人从陡坡上掉下。本义:毁坏)。
    而银雀山汉简中的“隋”古同“堕”,“垂落”。《史记•天官书》廷藩西有隋星五。《注》南北为隋。隋,垂下也。又引宋均语:“南北为隋”,在古星图上,南北就是上下,引申意义为二层:(1)“果实下垂”,(2)人主愿不愿意如南北之星一样,一上一下,与百姓同利相死,同情相成,同欲相助。顺道而动,天下为响;因民而虑,天下为斗。所以这就是“惰”通“隋”的原因。用数学公式可证:A=B=C;D=C;所以A(惰)=C(隋)。
    “不惰其功”中的“功”侠义理解为(《广韵》功绩也。《书•禹谟》九功惟叙。又自以为功曰功之。),这是不完整的,通观全文:“不惰其功”意即先不能做到内外“和同”,而后又不作为“共利”为我国与敌国之共享,关于何为“共利”,何为“和同”我后面来说。
    由此可见,光是一个通假字,“惰”就可以用的如此娴熟随意,可见当年这个版本绝非造假,否则何必为了一个通假字,绕了那么多弯子,这种“处心积虑”的造价成本也太高了!他对于古汉语的文字水平要求是相当高的,试问,当今现代人谁能够在造假时想到这么多呢?退一万步,即使想得到,有这么高的水平去造假,在这个浮华社会,还用得着去为一个字,这么绞尽脑汁,你肇言兄,有没有计算过张敬轩的“造假成本”和“投入产出比”,我告诉你,真的要造假,不如搞点汉墓的棺材板和古墨,直接在上面造假了,写个几千字,再埋回墓中,等个几年,全国最权威的专家,都只能“阙疑”,这风险,比这小多了!!你以为呢??  
    而且《张藏本孙子兵法十三篇》帛书抄件在银雀山汉简出土之前就已经有了,传世本,我看了四个版本,这个地方的字是“修”,修者,治也。引伸为凡治之偁。匡衡曰。治性之道。必审己之所有余。而强其所不足。从彡。攸声。如果是造假,怎么能从“修”联想到“惰”,    而银雀山汉简中〈孙膑兵法.地葆〉:「春毋降,秋毋登。军与陈(阵)皆毋政(攻)前右,右周毋左周。」,〈管子.霸言〉:「夫抟国不在敦古,理世不在善攻(政)。」这说明了在孙子所处的春秋时代“攻”与“政”的微妙关系,如果是造假,怎么能从“政”联想到“攻”,再从“攻”联想到“功”。这是天方夜谈中的天方夜谈。
    谈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原国防大学教授,中国先秦兵法的研究专家房立中先生写过的一段82篇证伪文字,甚好,特此模仿其文风,略微改动,题目叫做:《借鉴钱穆的方法证明82篇造假有无必要》
    康有为在《新学伪经考》中,将刘歆定为作伪首犯。称:西汉经学,凡古文皆刘歆伪作。并说刘歆伪作的目的是“欲佐莽篡汉”。 康有为仅凭主观想象,就给刘歆同志戴上了“遍伪群经”的帽子,官府和民众也因康有为是权威学者而信以为真。”
    钱穆从“是否可能”和“有无必要”两方面入手,错综排比、铺陈考证,认为刘向、刘歆父子没有“遍伪群经”的可能;也没有伪造诸经的必要。指明康有为曲解中文,抹煞事实,主观臆断。否定了康有为的偏激结论。洗清了刘歆伪造诸经的不白之冤。
        今天,我们不妨也借助钱穆先生的方法,分析一下张联甲、张敬轩父子,看看他们 “有无必要”伪造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 引用 陈伯牙 2016-4-28 22:03
    【传说】www.sunzi82.com孙武兵法(765769206) 2016/4/28 20:18:49
    《黄帝四经》包含四部经典:《经法》、《十大经》、《称经》、《道原经》。初付于帛书老子乙本前,当时称《老子乙本卷前古佚书》,后经专家鉴定,认为此书是失传已久的《黄帝四经》。《汉书.艺 文志》曾经著录此书,但汉以后就失传了,学者根据书的内容、文字、篇章数目等研究,认为此书成书时期当晚于《老子》,早于《管子》、《孟子》、《庄子》,但也有学者认为《黄帝四经》不是传说中的黄帝所著,其成书大约在战国中期,约公元前四世纪左右。
    这部书出土甚好,幸亏啊,至少不是肇言网友所说的“鄙陋不堪的伪书”,所以我引用下,我想当不为过,《黄帝四经.经法.六分》中有这样一句话:“不知王术者,驱骋驰猎则禽荒,饮食喜乐而湎康,玩好嬛好则惑心,俱与天下用兵,费多而无功,战胜而令不行。”呵呵,也有个“费”字。
    在这个文献中说明了什么叫“战无功”,所谓:“不知王术”,春秋诸霸因其兼并吞伐之野心或者是国内矛盾转嫁国外矛盾(备注:看看现在的西方列强攻打利比亚,就知道了,几千年还是一个模子),从而发动战争,这样的战争不管胜败,都是“费多而无功”,什么叫“无功”,无功的后果有很多,但是最严重的后果莫过于就是“令不行”,这说到核心了。
    所以“战无功”两个坏处“多费”和“令不行”。有人会说“令不行”会怎样?“令不行则以守则不固,以战则奔北。是谓老兵。兵老,则将威不行;将无威,则士卒轻刑;士卒轻刑,则军失伍;军失伍,则士卒逃亡;士卒逃亡,则敌乘利;敌乘利,则军必丧”。看看,都“军丧”了,还不“凶”么?
    那阴山人接着是怎么说的,“胜无利”,要解释这三个字还是看《黄帝四经.经法.六分》里的一句话:故福失于内,财去而仓廪空虚,与天相逆,则国贫而民荒。至圣之人弗留,天下弗与。如此而又不能重士而师有道,则国人之国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因此失去福佑,财物耗尽而仓廪空虚,违逆天道,使得国困民贫。有德能的人便会遗弃他,天下人也要背离他。同时再不能重视知识分子,尊有道的人为师,那么国家将为他人所有了。”这个就是胜利反而会带来的恶果,这种胜仗也多,国家灭亡的越快。
    所以结合起来说,“战无功”说的是什么?其实说的是我们必须首先考虑战争的政治目的和政治要求,分析和判断战争是不是正义的,是不是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不是符合时代进步的潮流。在此 基础上,我们才能够判断战争能否获得民众的支持。如果有了“道”,我们就可以调动起成千上万人民群众的力量,就会获得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战争伟力,就没 有战胜不了的敌人。如果做得是“兼并吞伐之野心或者是国内矛盾转嫁国外矛盾”最终之结局必然是“敌乘利,则军必丧”;“多费”且“令不行”。而“胜无利”紧跟其后,就是告诫那些倚强凌弱的家伙,告诉你即使侥幸胜利了也没什么了不起,这种胜利,越多,你死的越快,因为你归根结底是要失败的,被占领的国家一定会长久抵抗,蜂虽小,针亦毒也,不可能有长久的胜利,最后必然失“利”---所谓:“故福失于内,财去而仓廪空虚,与天相逆,则国贫而民荒。”
    这,就是“费道”。
    回头看十一家注,通通受到曹操毒害:把“功”狭义理解为需要“功赏”,人云亦云也。
    而肇言网友,把这个“专指战功,也可以是治理之功”,比十一家注好点,扩大到“战功和治理之功”。
    但是他忽略了“隋(惰)”可指“南北为隋”,在古星图上,南北就是上下,也就是关于上下之间关于战争性质的理解,以及战争中本来所处的阶级矛盾对象之间对于战争利益的博弈问题,也就是说阴山人的六个字,如果用现代人的思维去理解,固然就是字面意义,但是放到先秦两汉的文化背景下,通过对于比对当时的文献和约定俗成的思想通则,不难发现其博大精深之处,他考虑到了战争性质,战争中的不同阶级力量的博弈,即所谓的孙子说的:“令民与上同意者也”之道,还考虑到“果实下垂”意及“功赏”问题,这个“果实”包括了战争胜利以后导致的资源再分配,再发展流通问题,涉及到敌我双方各自内部、互相利益交割问题;还考虑到“无利”即“财物耗尽而仓廪空虚”,也就是经济因素所导致的军事实力的下降,人才的流失问题。
  • 引用 陈伯牙 2016-4-28 22:05
    本帖最后由 陈伯牙 于 2016-4-28 22:07 编辑

    【传说】www.sunzi82.com孙武兵法(765769206) 2016/4/28 20:19:26
    这才是阴山人解释的“费”字。不懂得先秦两汉的文化背景就看不懂《黄帝四经》和《孙武兵法考行语》之联系,看不懂之联系,就很难理解《孙武兵法考行语》与《孙子兵法十三篇》之联系,不懂得不同版本之考据,就很难理解“隋”对于“惰“之影响,不懂得《张藏本孙子兵法十三篇》就很难理解“惰”和“功之关系”,就很难理解“令民与上同意者也”之道是蕴含在“功”之中之深意。
    至于肇言说:“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和物资这是费”。这只不过是在反向说的是“无利”问题,不过是盲人摸象,一个部分而已了。
    好,我们接着看阴山人怎么说:“行无为,治无用,留道也”。
    十一家注基本上都是从“赏不逾时”这个角度去说,而肇言网友说:“胜利后战胜者滞留在敌人的土地上不能撤回,这是留。”他们说的多对,但是不全面,不深刻。
    肇言说“滞留”,这是现象,为什么滞留,原因是什么,是自己想滞留,还是被迫等并没有涉及。
    阴山人怎么说?“行无为”---这里面又是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无事可做,没有什么值得做的事”,第二层意思是:“无所作为,空有壮志抱负或企图,但是限于条件限制施展不开”;“治无用”---也是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治理敌国,无所施用,对方不配合”,第二层含义是“终究是别国的资源(民众,土地,民心等),经营的再好,离开这里,就不是你的,所“治”之物,其实乃是“无用之物”,于我而言最终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可见阴山人已近摆脱了传统的所谓“土地滞留”这一概念的理解,上升到哲学的意味,把占领,被占领方面临的问题,进退两难的处境刻画的惟妙惟肖。对于各种利益集团的企图和目的以及所面临的障碍也做了描述,所以上升到了“留道”,也就是形而上学的“层面”。
    按照肇言的理解,什么兵法只要上升到“形而上学”就变成了“虚无飘渺的东西”“谁都会编的东西”,不知道你这个“滞留”之说,和“行无为,治无用”谁更深刻的阐述了“留”,谁更能指导“具体的实践”,谁更是“智慧的启发”。。。。。
        最后让我用韩信在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五篇   《和同》篇的结尾的注解,也就是肇言网友说的“伪造者是文化程度很低,缺乏历史知识的现代人”所写的最好诠释“费留”的话语,来结束此篇文章,另外七个问题,择日再说。
    帛书原文:信考柏举之战(1),五战五胜。吴入楚郢(2),齐民武子之功也。亓功者,三军咊同而胜也。吴於楚郢,兵不戒而施暴。楚包胥子(3)哭捄於秦,秦哀公赋《元衣》。而举兵捄楚,败吴於沂(4)。 吴兵败而还,前功尽弃。此吴王阖闾之过也,齐民武子之失也。信以为所以失者,虽知亓内根咊同,而不知亓外根咊同,以修亓功也。《中平兵典》曰:天地尚尚, 阴阳昜昜。内根外根,咊同祥祥。信择丞之,国胜以恒,兵胜以横,胜於内外之根也。揣摩《兵典》,启哲胜道,信以为内根咊同,可胜也;外根咊同,咸胜也;两 根咊同,恒胜也。恒胜之兵,不可当也。
       简体翻译:信考柏举之战(1),五战五胜,吴入楚郢(2),齐民武子之功也。其功者,三军和同而胜也。吴子楚郢,兵不戒而施暴。楚包胥子(3)哭捄求 于秦,秦哀公赋《元衣》而举兵楚,败吴于沂。吴兵败而还前功尽弃。此吴王阖闾之过,齐民武子之失也。信以为所以失者,虽知其内根和同,而不知其外根和同, 以修其功也。《中平兵典》曰:“天地尚尚,阴阳易易。内根外根,和同祥祥。”信择承之,国胜以恒,兵胜以横,胜于内外之根也。揣摩《中平宝典》,启哲兵胜 之道,信以为内根和同,可胜也;外根和同,咸胜也;两根和同,恒胜也。恒 胜之兵,不可当也。
          白话翻译:我(韩信)考证柏举之战,五次战役五次胜利,吴国攻入楚国的首都,这是曾今为齐国臣民孙武子的功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功绩,三军和睦同心而取得的胜利。吴国的军队攻入楚国首都以后,不对军队实施约束而滥施暴行。楚国重臣申包胥向秦国哭救,秦哀公作赋一首名为《元衣》。进而举兵相救楚国,在楚国沂城这个地方打败吴国的军队,吴国用兵失败前功尽弃。造成这样的结局是吴王阖闾的过错,也是齐民孙武的失误。我(韩信)以为所以失败,是因为(吴国)虽 然知道其内部如何和睦同心,但不知道如何与外部势力保持和解,而维持自己的胜利能够持久。《中平兵典》说:“天地久远,阴阳转化,内部外部,和睦同心”, 我(韩信)特意择录出来加以强调,国家获得胜利才能恒久,军队横行天下百战百胜,胜利在于掌握了内部和外部保持和睦同心的规律。揣摩《中平兵典》,启发兵 胜之道的哲理,我(韩信)以为内部和睦同心可以有获胜的机会,与外部和睦同心,也可以有获胜的机会;但是内部外部都能够和睦同心,就可以获得恒久的胜利。 获得恒久胜利的军队,是不可以抵挡的。

  • 引用 陈伯牙 2016-4-28 22:37
    本帖最后由 陈伯牙 于 2016-5-4 20:37 编辑

    应朋友要求,删掉该篇。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8-1-29 18:47
    拜读大作,写的非常深刻,值得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