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用 张藏本《孙 子兵法》十五篇、十三曰 校正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孙子兵法篇题木...

2014-12-31 11: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76| 评论: 2 |原作者: admin

简介:《用 张藏本《孙 子兵法》十五篇、十三曰 校正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孙子兵法篇题木牍》 田振国 银雀山汉简的书理时间从1号墓中出土的半两钱和2号墓中出土的《汉武帝元光元年 ...
               《用 张藏本《孙 子兵法》十五篇、十三曰 校正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孙子兵法篇题木牍》

                                                                                                            田振国

   银雀山汉简的书理时间从1号墓中出土的半两钱和2号墓中出土的《汉武帝元光元年历谱》断定,孙子兵法十三篇的兵书简牍是在汉武帝时期随葬入土的。具体年代应为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至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之间,而简牍的抄写年代应该更早一些,约在秦代至西汉文、景帝时期。
   银雀山汉墓中,除竹书外,还发现了一些记篇题的木牍,原来大概是缚在盛在竹书的书囊外面的。这些木牍大都已经残碎,《孙子兵法》篇题木牍就由六块碎片拼成.木牍上所记似为十三篇篇名。
1号木牍,长22.3厘米;宽4.3厘米。1号木牍,并不是一般的木牍,并不是连成策的简中的某一根,1号木牍应是包裹在其外独立的一块木牍,是专门的“篇题木牍”。
“篇题木牍”的描述内容和此对应的孙子兵法版本有直接关系。
要搞清楚银雀山汉简的孙子兵法十三篇的版本,需要对于孙子的“家学”传承脉络和孙子兵法不同版本有一个仔细的梳理。
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陈忌问壘”之残简部分有这样几句话说;孙氏之邃尤东方之旸,明之吴越,言之于齐,曰知孙氏之道者,必合于天地,孙氏者,【凡武有驰,有操,有先,有宾是也,五代政牧勒兵,而求其道,国故长久】。(括弧中内容为银雀山汉简残缺,张敬轩先生家传的《君臣篗兵》。又名《十国君臣问对》内容补齐,此书共八百七十五篇) 。
从以上可知,孙武之后有孙驰,孙操,孙先,孙宾共五代,张敬轩收藏的东汉阴长生考证的《孙武兵法考行语》所考证略有出入,《孙武兵法考行语》记载:“孙武生驰,明,敌;孙驰字子动,孙明字子静,孙敌字子化。孙明生孙先,孙先字致仁,孙先生孙操,孙操字甲戈,孙操生孙宾,孙宾字志白。”
孙武,生于周敬王二十六年,齐景公二年既公园前 五四六年 周贞定王六年齐平公八年既公元前四六三年病逝,享年八十三岁,孙武我国春秋末战国初期伟大的兵学集大成者,伟大的军事战略理论家,杰出的大军事家,伟大的语言学家,字 长卿,齐国安邑今山东济南东南人,曾五易其名,曰田武,曰孙武,曰陈武,曰齐民,曰吴民。
年轻时拜九元子门下 ,研习兵法,后历时八年,周游列国 ,次年隐居吴地罗浮山中 ,后被伍子胥先后七次引荐于吴王阖闾,被任为将,率吴军破郢入楚,后被秦楚联军打败于沂地,从此隐居景林,经以兵法,终年八十三岁,葬于景林之之之中。(备注:“之之之”疑似地名,待考)。
在张敬轩的家藏兵书中,涉及到有关于孙子兵法十三篇版本有关的有4个版本。
一、《孙 子兵法》十五篇、十三曰         (张藏本)
《孙子兵法》十五篇、十三曰,为周吴锋将孙驰著。
此书为孙武之子孙驰依据其父【孙武兵法】九卷八十二篇图九卷缩立而成此书,正文十三曰,前加《立言.兵理 》,后加《殿语.九势》而成。
本书根据张敬轩收藏的黄帝时期銎子所著的《中平兵典------易神》九神之理(即:神谋,神明,神要,神算,神治,神变,神心,神声,神击),应用其父孙武兵法之名言名理,主讲:“计、谋、形、势、争、战、变;要、治、心、声、火、击願”,是一部“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发”,简明扼要的兵书。
二、《吴国君臣篗兵。盖庐齐民问对》三部,三十八篇。书题 吴王左史夫元录。   (张藏本)
《君臣篗兵》又名《十国君臣问对》,共八百七十五篇
韩信序次兵书时“次家第二十三”,初为十国左史记录而成,后尽入秦宫之郿邬《盖庐齐民问对》中。
分三部分,盖庐既阖闾,齐民即孙武。
第一部分:
该书第一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一次接见孙武时之君臣问对,共十三个问题,书题吴王左史,夫元录。该部分盖庐提出:何为计?何为谋、何为形?何为势?何为争、何为战、何为变、何为实虚?何为处军?何为地形?何为九地?何为火攻?何为用间?十三个问题,孙武一一简明扼要的作答,这十三个问题即是孙武之子孙驰缩立【孙子兵法】十五篇中之十三曰,但孙武回答的简明扼要,全文只有三千余字,看来这才是【孙子兵法】母本之雏形,也是见吴王之十三篇。。故韩信序次语曰:此非亲著,实乃亲说。
第二部分:
《吴国君臣篗兵。盖庐齐民问对》之二,即第二部分
该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二次接见孙武时之君臣问对,盖庐提出:如何得天之道?得地之利、得民之情、如何才能固成?如何才能九变得当?以及在九地作战之原则和变化使用等十三个战略战术问题,这些内容在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中有所反映。
第三部分:
该部分吴王盖庐第三次接见孙武时之君臣问对,盖庐提出:何为君、臣、民和同之道?何为谋攻、谋战之道?何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一战而定?如何百战不殆?以及伐楚前之作佯攻之策等十二个问题,孙武一一作答,这些内容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有所反映。
本书记录者夫元,原生卒,生平不详。
综上所述:
       银雀山出土的1号木牍,其版面可记录四栏五行20个篇题;如果分三栏,也可记15个篇题。
   张敬轩藏古兵书抄本,有一个十五篇本《孙子兵法》。
前加《立言.兵理 》,后加《殿语.九势》。
篇题为:“立言.兵理 、一曰计、二曰谋、三曰形、四曰势、五曰争、六曰战、七曰变、八曰实虚、九曰处军、十曰地形、十一曰九地、十二曰火攻、十三曰用间、殿语.九势。”
北京大学教授李零先生在其《〈孙子〉篇题木牍初论》(原载《文史》第十七辑)一文中,作有如下说明:
第一行:缺。此行最左侧最多可容三字,初疑是书题,但同出其他各书之篇题木牍皆未见书题,只记篇名、篇数〈或章名、章数〉和字数。
也就是说“至多容三字”,王正向先生考证,可以为“十三扁(篇)”,可备一说;
但我认为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其实写的是“立言”二字,何为“立言”,据典籍《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孔颖达疏:“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其身既没,其言尚存。
“立言”是为孙子的大儿子孙驰为整理其父的兵法,而写的前置说明文字相当于“序”。
好了回到前面的“第一行“最左侧最多可容三字”,这个问题上来,既然简牍开始可能是“立言”,那最后可能是什么呢?通观简牍,可分为三行五列,共计十五个位置,那么最后的“七势”是怎么回事呢?
在《张藏本孙子兵法十五篇》篇题的最后有“殿语。九势”,何为“殿”,古时军前曰啓,后曰殿。《左傳•襄二十六年》析公奔晉,晉人寘諸戎車之殿,以爲謀主。《左傳•宣十二年》晉隨季殿其卒而退。 可见“殿”之意为“后”,所谓“殿语”,就是写在文章后面的话,意通词顺,并无不妥,相当于“跋”。
   当年张联甲老先生在整理时作有如下说明:"《殿语》,共留下两简。第一简书‘殿语'二字;第二简留下‘孙子曰:观尽此法,大则已晓,然天下大势不可不明也。昔者,地皇野分九州,地俗一体而划之,传于...... '三十八字。"张公叹道:"惜哉,惜哉!不可全哉!"
由此可见“七势”说的其实是和“天下大势”有关的内容,至于“七势”后面出现的三千□□,据王正向先生考证说,他整理完银雀山汉简后,下卷七篇之总字数为:三千五百又三,所以您认为“七势”当为后七篇之总括名称,后七篇统称七势,但我发现,您这个说法有一个逻辑漏洞,那就是:行□ .□十五,据补正为:“行军二千二百四十五”,这个2245字数统计是“含行军篇以上前六篇之字数总和”,而下文“七势三千五百又三”在“现存”简牍中并没有看到“七势”作为独立篇章存在,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行军二千二百四十五”这种逻辑,补漏下文的话,应该是“三千□□”跟在“火□”之后,即“火□三千□□”,那么真相就出来了,也就是说“七势”其实也是独立成篇的,只是由于银雀三汉简发掘问题损毁了,不得见而已。
其实不亲自调查是没有发言权的,汉简中 的“七势”中的“七”,从汉简照片上看,是残缺不全的,“七”之右半边已经损毁。
七的各种字形
1.jpg

九的各种字形
2.jpg


银雀山汉墓竹简木牍的照片
3.png


通过字体比较,其实可以发现

如果右半边损毁的话,看起来像是“十”,在甲骨文中,看起来就是“七”。
但实际上
而损毁的部分其实是“九”的右半边,大家看这个是“九”的大篆字体(见附 件照片),如果这个字的右边和下半部分残损的话是不是容易被误认为“十”,而我仔细看了银雀山汉墓篇题简牍的照片,恰恰是下半部分向右弯曲的部分和右下方 全部都没有了,看起来就是个“十”,而汉简整理者和李零根据残损比划推测有可能是“七”,而实际上是“九”,为什么是“九”?
七 势(“七”字残缺,是“九势”)为最后一个篇题。张藏本最后一篇为“殿语。九势”。到了银雀山汉简中就缩减为“九势”, “殿语”篇已无全文,张藏本中只有以下残文:“孙子曰:观尽此法,大则已晓,然天下大势不可不明也。昔者,地皇野分九州,地俗一体而划之,传于。。。。。。。。。。。”。从张藏本“殿语” 残文可知,该篇要讲“天下大势”。即“天下大势不可不明”。如此看来,“殿语”与“九势”相关。“九势”肯定也是讲“势”。“殿语”与“九势”有紧密的联系。
那么是什么联系呢?
其实《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第五十八篇,就是《九势》篇,而为什么“九势”会出现在这里,因为《九势》篇,其实说的是九州的分野和风土人情,山川形势,各个地方的人性格特点,明确说明,在针对于不同的地方的人和地形,应该如何用兵,还提到了“武丁伐鬼方”,并且提到了说到了出动三千X马,三千步卒,100乘载辎重的车,(备注:在《九势》篇不叫“骑兵”,而叫“X马”,那个字,电脑打不出来)。
也就说,其实在篇题木牍中出现的其实是“九势”,而“九势”部分的内容又被孙武的儿子孙驰引用其父亲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九势》篇的部分内容作为“殿语”,所以为了说明“殿语”中文字的出处,当时的木牍梳理者,就把“九势”写在了篇题上,但是后来在汉简挖掘过程中,有关“殿语”的内容遗失了,而且即使“殿语”不遗失。大家看到其中的“孙子曰:观尽此法,大则已晓,然天下大势不可不明也。昔者,地皇野分九州,地俗一体而划之,传于......”这三十八个字,也不知道是《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第五十八篇
《九势》篇里的内容,所以也不可能理解什么是“九势”。
综上所述:
(1)
汉简挖出来的时候由于损毁“九势”变“十”,误以为是“七势”,这是一误。
(2)
大家不了解有孙驰“殿语”这回事,所以也就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在篇题上出现“九势”这是二误。
(3)
而大家不了解《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第五十八篇
《九势》说什么,也就谈不上理解所谓的李零问的问题:“九势”和“势”不应在篇题两出的问题,其实现在看没什么好奇怪的,说白了就是,简册正文,最后有关于孙驰“殿语”的部分,所以古人在篇题木牍上就写了《九势》这两个字,说明“殿语”文字的出处!!这是三误。
此外我还有旁证:
      “十五篇”之说,还见于张藏本《孙武兵法•火攻》篇韩信序次语。其文称:“《孙子》十五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 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
      不论这个“韩信”是何时代、何许人。但是,他一定是古人,而非今人。“十五篇”之说,银雀山出土的1号木牍已有所印证。
     其中“立言”,网上有网友公布了一个版本,戴文已公布的张藏本原文如下:
以下内容为 孙武的儿子 孙驰所写。放在其父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原始文字前,作为“他序”。
      察今天下,天下弗一;所以弗能一者;反其天当也。反天当者,国荒度废,内外不順,引争而来夺也。
争哉,夺哉,战乱四起。井地荒几,民离而失所也。失其所者;,亡而弗亡,生而弗生,死而弗死,怒而之怨也。
故法禁争夺,正乱平逆;除暴安民,世之急者也。
吾父以禁为诣,历时八年,呕心漓血,九尽而功成也。功成兵法,以名定之,数之而曰:九九,图九卷。
其法本,数之形天,数之势地,数之法人。此三数者,贤智用之,以诛不肖,以伐无道。所以可以正天下。
事不能反,反则不 辗;法不能过,过则有祸;故吾动谛,天机阴杀,去步图,留大则;缩成简;简数十有三(曰)也。
十三者:阴之期也,兵之主杀也,故以定名《孙子兵法》。
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
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疏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此谓天下之明理也。
神者:易也;易者;变也;变者;通也;通者;理也;故明理者;知利知害也,兵之九神者。
至阴至阳,理于十三之中 也,其立何也,吾父作赋以定之,诗曰;子动问兮缩立何,立十三兮曲一歌。计谋形势争战变,要算治心击声願。
观尽此法;兵晓大则。四百一十七字。      
张藏本篇题,除“立言。兵理”与“殿语。九势”之外,其他各篇篇题基本与今本十三篇相同,只是排列顺序有别。其 中“火攻”在银雀山竹简中,篇题书于简背,十分清楚。而在木牍中该篇题第一字清楚,为“火”,第二字左边从“阜”,右边残去,不可识。但是,因其左边从 阜,所以不可能是“攻”。
      张藏本“《火攻》篇韩信序次语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郿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 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韩信”之说,孔非空穴来风。 比较张藏本与今本,参考“韩信”序次语对各篇篇题的批注,可知银雀山简本篇题接近“安城简”。以此推之,韩信所谓“齐安城简曰《火队》”之说可以借鉴。那 么该篇题应是“火队”。如此说来“火队”就是“火攻”的别名。
      综合以上分析,今本十三篇就是张藏本、银雀山木牍及韩信批注所记的“十五篇”, 尚无“立言”、“殿语”而已。反之,所谓“十五篇”, 就是今本十三篇,外加“立言。兵理”、“殿语。九势”。
而银雀山汉墓竹简上应为开头是“立言”、结尾是 “九势”。
      银 雀山出土的1号木牍所记篇题,即是银雀山简本《孙子》十五篇的目录。汉简整理者已识读出多篇《孙子》简文。通过已知的四篇张氏藏《孙子兵法》抄本与银雀山 简本比较研究,张氏藏本十五篇是最为接近银雀山简本的本子,而世传的十一家本及武经七书本则是与简本差距较大的本子。张藏抄本《孙子》十五篇,对于银雀山 汉简《孙子》十五篇残简的缀联及简文校勘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说银雀山汉简中有一个近十三篇的《孙子》简本,已不成问题。但是,准确的说是十五篇本。否则,木牍所记篇题无法解释。如果不能正确认识木牍,不能合理解释木牍,那么,说银雀山有个《孙子兵法》十三篇的简本就失去了根据。
      《史 记》说孙武献吴王“十三篇”; 张藏本终语篇和韩信序次语中又说献吴王“十三篇”;银雀山汉简也说献吴王“十三篇”;上孙家寨亦称“十三篇”。这就是说“孙子献吴王兵法十三篇”,是当时 流行的说法,这个说法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它基于一个“美丽”的传说。但是,“孙武献吴王十三篇”决不等于孙武只有十三篇,也不等于说他一生只作十三篇,更 不等于一个学派的子书《孙子》只有十三篇。特别是,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献吴王的十三篇就是今本十三篇。削足适履,匡于成说,是不科学的,是没有说服力 的,是无法立足的。
      问题还不止如此,在银雀山出土的3号木牍和5号木牍上还有多个篇题与《孙子》有关,简策中还有大量篇章与《孙子》有关,说银雀山只出土了一部《孙子》十三篇,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对于银雀山存在的大量竹书文献,我们无法回避,我们必须作出合理解释。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2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兵圣孙武 2015-1-2 21:44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5-1-4 16:40 编辑

    银雀山汉墓竹简木牍高清影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张藏本【孙子兵法】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马王堆汉墓帛书【黄帝四经】〈名理〉 有一段颇为相似的论述,可以相互参读。
         道者,神明之原也。神明者,处於度之内而见於度之外者也。处於度之内者,不言而信;见於度之外者,言而不可易也。处於度之内者,静而不可移也;见於度之外者,动而不可化也。静而不移,动而不化,故曰神。神明者,见知之稽也有物始生,建於地而溢於天,莫见其形,大盈终天地之间而莫知其名。莫能见知,故有逆成;物乃下生,故有逆刑,祸及其身。养其所以死,伐其所以生。伐其本而离其亲,伐其与而败其根。后必乱而卒於无名。不难看出有异曲同工之妙,值得学术界高度关注!
  • 引用 阿酷啊 2018-9-3 12:22
    热门推荐:
    http://www.ai200808.com
    http://wh.xhd.cn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