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孙武兵法》82篇风波大事记图解系列

2013-2-17 22: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09| 评论: 2 |原作者: 谁园弟子

简介:《孙武兵法》82篇风波大事记图解之一 1996年5月12日 张敬轩、吕万里到京。 1996年5月13日 房立中看《孙武兵法》82篇的“十中”“行空”篇。 1996年5月17日 张敬轩郑重其事地以书面形式要求房立中写鉴定意见。 ...
000177C5.jpg000177ED.jpg000177EF.jpg
                                                       《孙武兵法》82篇风波大事记图解之一
1996年5月12日
张敬轩、吕万里到京。

1996年5月13日
房立中看《孙武兵法》82篇的“十中”“行空”篇。

1996年5月17日
张敬轩郑重其事地以书面形式要求房立中写鉴定意见。
其文如下:

遵敬的房立中老师:
您好!
本人祖父张瑞玑,父张联甲保存有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无图)一书。今出示其中多篇请您予以鉴定。
此致

敬礼
西安张敬轩
公元1996年5月17日

1996年5月22日
房立中为张敬轩写了鉴定意见。

关于孙武兵法的意见
西安张敬轩先生将所藏《孙武兵法》的第五册,送我读过。嘱我鉴定。我认为这部抄本的内容是《汉书艺文志》中所说的“吴孙子”八十二篇的一部分。其所依汉简,有重要学术和文物价值。其八十二篇抄本原文亦有重要文物价值。关于上述意见的理由,我将著文公开发表。
房立中(印)
96年5月22日

10年后的今天看来,这个鉴定是胆大包天,当今中国无人敢如此放肆。
1996年7月6日
国防大学第四招待所会议室召开了《孙武兵法》82篇学术鉴定会。参加人:吴如嵩(军事科学院)、于汝波(军事科学院)、王中兴(军事科学院)、刘春志(国防大学)、于泽民(国防大学)、王忠厚(国防大学)、陈云坤(兵法学校)、薛国安(国防大学)、房立中(国防大学)、朱治德(新华社)。
房立中介绍了情况,把自己的考据文章发给大家。

吴如嵩发言
(先讲其他的假书)那么这个书,我看了之后,就有点怀疑了。你说它是假的,那么多呀?光看你买的这一篇,我看了一下,这个你让我造,我都造不出来。我对兵法比较熟的啦。这个书,谁可能造。我看了一下,张瑞玑,这个人有学问,它有好几年的时间在家里呆着,专门著书,如果是这个人,他又是老的,光绪时间的人。那些老先生,那当然古文功底是很好的。如果他不是买了一车竹简,他自己编一套书,有没有可能呢?有这个可能。至少他有这个条件。
它不是定补,不是校勘,他是自己作出来了,自己做出个82篇。今天根据这个情况应该说房立中发现这个事。很值得重视。不可小视这个事情。但是,今天我粗看一下,就做个结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是战国的,还是秦汉的?我不敢说。韩信那个话,那个终语,哪个不太像韩信,从文意看,不太像。但那个讲法,对不战而屈人之兵那种说法,不是今天我们这些人可以想出来的,可以想出这些词汇来的。究所为真伪,有两个。是真到什么程度?真到《汉书艺文志》以后,还是真到战国,因为战国这些东西没有哇。《艺文志》以前没有82篇,只有十三篇。只有《艺文志》才开始说82篇。因为《艺文志》晚,竹简早哇。而且曹操看到过许多《孙子兵法》。它不是看到一本,看到许多本。他才“故为略解焉”。因为你们搞得不好,“--------繁复,拾遗指要”我才来从新校订。搞了个十三篇《孙子兵法》。他的一出来,别的烟消云散了,都只有佚书了。
我们要确定这个书,所谓是真是假,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真到什么程度,真到什么年代,要看全文,因为这里有些话从语言中就可以看出来。刚才于泽民讲了骑兵的“骑”字。就是战国的。孙子十三篇5913个字。没有一个骑字。但是,毕以恂《孙子叙录》记了许多69篇的东西。从《通典》《太平御览》辑录出来了。这些东西和银雀山还不搭界。日本人金谷治、和野松认为“不能说十三篇没有的,就是《孙膑兵法》。
现在这个82篇,把《孙膑兵法》放在《孙子兵法》里去了,要如果是民国十二年的纸张,确是民国十二年抄的,肯定在竹简之后?现在我这样想猜测是竹简过后抄出来的?不可能的。一般来说,现在没有这个文字水平。因为它也不是对竹简的某些篇章的定补。补个“吴问”、“奇正”?他是全补了。补足82篇出来?目前的人恐怕不大可能。
我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书很值得重视,要说它是什么,光我看这个,我不敢说什么。就是交给我全部看,我也没这个水平。恐怕还得找一些专家。找更多的专家来,从文字上,各方面来看它的时代条件。到底是哪个时代产生的。这是可以看出来的。在考据里面叫自校。用它自己校自己。在加上理校,来判断成书。只要全部出来之后,看用词、用语,就可以查出来战国的,还是秦汉的。它是逃不出时代条件的。那么现在这个建议是什么呢?通过什么渠道跟收藏者拿来。先让专家考订。如果确实了不得,再登报宣传。-------千万不能错。错了我们负不起责任。是好东西你把它淹没了,我们也负不起责任。要谨慎,更要积极。千万错不得。上了当,可坏大事了。是好东西淹没了也很不应当。今天让我讲,我就这点,完了。

于汝波发言
现在说不出个啥。吴主任讲的意见我同意。一个感觉有来头,好多与竹简能吻合。是有来头。不管他是哪个时代弄的本子,是汉代的还是后面,哪个朝代搞的,还是张瑞玑搞得,反正有来头。不是瞎编乱造的。有来头的。第二个是还有疑问。如果说它是假的话,与竹简相吻合。如果说它是真的话,还有些问题。要鉴定、要考证。一般的学术界认为:《通典》里张预、何氏注引的孙子佚文。后来毕以恂搞得东西。一般认为是69篇的内容。还有一些也认为是69篇里面的。像《文选》注里面的佚文,不见于十三篇。《太平御览.》------
我看了他这个东西,以后佚文都没有,现在这些东西和那些古籍中的佚文是什么关系。如果《通典》里的佚文不是82篇的,另外还有孙子的著作,这是个疑问。《北堂书钞》里的东西在这里是不是都能找到。总之,还有疑问。作假的可能性,不能排除。问题是什么时候做的。如果说民间盗墓者盗墓卖给岁收藏者收藏,这个可能也不能排除。目前还是从内证上掌握。有些东西,你看造得很像。总之,有端倪可查。这是第二个。
第三,还是觉得有研究的价值,一个是佚文要解决。这二是这个书弄过来。以后呢?有经济效益,即使是伪书,也有经济效益。能够引起学术界,甚至引起轰动。有些人关心这个事。国内外都会引起关注。所以说经济效益还是不错。所以我觉得有收买的价值。收买以后,无论从学术研究还是经济效益都是有用的。给你宣传一下,广告一下价值就高了吗?
总的来讲,有几个想法,一个是书还是有来头;一个是有研究的必要。结论还不好下。需进一步研究。特别是内容要研究一下。完了。

于泽民发言
这个活动值得重视,不是个小事。就现在有这个东西存在,它自身已经有价值了,有这个现象存在,就值得研究了。所以这是个大事,值得认真去做。哪怕最后查出来,是个伪的假的,也是个最大贡献。再一个接触得浅,结论还早。真的、假的,价值高低,还早。一个是没有见到全貌,神龙露首不露尾。很难定下来。从现在开始集中力量,扩大研究范围,包括和收藏者进一步接触。老房做不少工作了。今后以谁名义进行接触。
82篇与13篇是什么关系。

刘春志发言
觉得这个事是个大事。不知道没责任。知道了,我们专门搞这个工作的,有责任把这个事情澄清楚。如果是好东西,丢失了可惜;如果是假东西,肯定后患无穷。我觉得有两方面价值。书的本身价值,第二个是社会价值。它一出来马上轰动了,整个地球要动的。我觉得老房前边这个工作做得很有意义。你这个学术敏感性,还是有的。所以这个问题要引起重视,但现在要做的工作,光局限这个范围不行。要有行政、政府部门支持。再一个就是把更多的力量联系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个价值非常有。
就看一点,看看他手中的抄本是72年以前的,还是以后的。我非常注重这个。72年以后抄出来的,它伪造的本,严丝合缝不可能。张瑞玑要伪造的话,他一定看到什么东西的了。凭空想肯定写不出来。而且现在这个手抄本‘奇正’与那个完全吻合。
(于汝波插话:“而且现在这个手抄本‘奇正’与那个完全吻合。所以这个本与银雀山那个本有近亲关系。)如果是72年以后抄的本,伪造的可能性大得很。有进一步搞清楚的必要。竹简不可能。疑点的东西尽量搞清楚。

王中兴发言
现在看是有价值,如搞清楚,在学术上是很大的事。还要做点工作。看一篇很难作出结论,采取积极的态度,先拿出来。现在看来,72年以后显然不可能,72年以前,民初,清末,收集的周书汉简?这些东西与银雀山吻合,有些奥妙、微妙关系。应采取积极稳妥的态度。


薛国安发言
不适于过早宣传报道,说不定你将来功劳很大,这东西非经过官方不可。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2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3-2-17 13:38
                              《孙武兵法》82篇风波大事记图解之二
             房立中去赵城考察《孙武兵法》82篇相关问题,与霍州市副市长及张瑞玑侄孙张祖文在张瑞玑故居谁园合影。
    000177EE.jpg 000177C4.jpg untitled_meitu_28.jpg 黄浦四期文强先生发言


                                       
    房立中1997年5月20日致中央军委的信
              中央军委江主席并各位副主席:
    直接向军委首长报告,实出于不得已。
    《孙武兵法》82篇是历史上曾经存世的重要兵书,西安发现82篇抄本事关重大。军事科学院轻下断言,置抄本于死地,是为个人面子而慷民族文化之慨。纠正军事科学院的错误做法,其他单位无能为力,望军委首长说公道话,以挽救一部饱经沧桑的古代兵法不被轻率扼杀。
    我对本人以下报告的内容及其后果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但是我要求各级领导不要扣押我的报告。我请求军委首长能认真关注这个问题。给予明确指示。
    一、关于《孙武兵法》82篇的基木情况
    1、孙武兵法82篇抄本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客观现实,《中国军事科学》称“除三篇完整的其余只有100余字”完全是假话,现附上我所掌握的十五篇原文,请首长过目。
    2、现在仅我学握的82篇原文已是《孙子》十三篇的二倍。此外收藏者手中还有大部分内容未向外公布。据称全文约六万字。
    3、这个抄本的内容不会是孙武亲著(十三篇也不会是亲著) ,而是长时间层累而成的-部托名孙武的著述。其内容今人无法伪造,并与银雀山出土汉简相吻合。军科院向军委、中宣部、新华社报告的情况不真实,如“靝”字本出于汉代张陵《道书?,而军科称出于清代伪造;唐代李善、孔颖达多次引用《孙武兵法》,可军科在上报的文件中称古时无"孙武兵法"之说。军科院为争霸学坛,而上报假情况欺骗领导,是完全错误的。
    4、有些专家对《孙武兵法》抄本明知是真,却故意说假,目的是为了便于把它弄到手,作为本部门研究课题;有些人是出于嫉妒故意唱反调,当事情闹大以后,又碍于面子不下台阶;也有些“学者”迫于领导压力不求甚解,人云亦云。现在内地报纸及香港报纸宣称:某某专家判定82篇是今人造伪。而这些专家根本就没见过82篇的原抄本。这些专家即使真说过82篇是今人造伪,不见原件就表态也是不科学的。况且这些专家在私下里又否定了报纸上的说法,他们并不承认自己对没见过的《孙武兵法》做过真伪的判定。某些专家在背地里的这种表态,使军科院的说法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凡是见过原抄本的人,都认为今人无法伪造,他们是朱宝庆、张晓鸿、刘庞生、孟世凯。
    5、目前所能见到的82篇的有些内容要高于传本十三篇的某些篇章的价值。如82 篇中的《十发》、《军击》的价值要高于十三篇中《九地》、《火攻》。我们某些学者囿于传统观念,不愿意承认这一现实。82篇的某些内容不但有历史文献意义,还有现实借鉴意义。
    6. ?孙武兵法?82篇的发现将改变以往《孙子兵法》研究的格局,将改变对十三篇的某些结论,也将改变对银雀山汉简的某些成说,将把孙子兵法研究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二、面临的危险
    1、军科院副长李际均同志利用职权给本单位的学者施加压力以权威部门的名义盖上“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的公章发表声明,点名批评《人民日报》,造成“恐怖”气氛,不许说真,只许说假,试图扼杀这个抄本。《光明日报》迫于军科的压力从极左跑到极右,在不同学术观点之间搞“导向”,把学术讨论变成了“打假反打假”的斗争。
    2、某些权威学者,为了个人面子,在背地里煽动记者,给82篇抄本定性,宣布其为近人伪造的低劣赝品。无任何学术和文物价值。试图指鹿为马,将一部珍贵文献置于死地。
    3、在军科院及某些“权威”的压力下,有些单位和管理部门对82篇抄本不敢出版,不敢参与保护。由于收藏者个人不具备安全保护这份文化遗产的条件,一些外国人又多方渗透,企图倒运出境,因此这部兵法随时面临再度散失的危险。
    三、我的三点建议
    1、学术研究还要坚持双百方针,不能对不同观点实行“打假”,不能在不同学术观点之间搞“导向”,而应平等讨论,以理服人,实求是。否则容易造成冤假错案,不利于科学研究中业的发展。
    2、对于一时无法定论的东西,要允许各种意见充分发表,组织上不要急于定论,更不允许急于消毁。对于一部古兵书,完全可以公布出来,让更多的人研究,即使最后证明是现代人伪造,它对我们的政权也构不成威肋、。但是如果它真是一部古人留下的遗产,我们轻率地将它毁了,岂不有愧于祖宗?
    3.制止和纠正军事科学院破坏学术民主,干涉新闻媒体,报告虚假情况欺骗领导的行为。恢复对《孙武兵法》的学术研究自由和正常科学探讨。对《孙子兵法》不能搞“两个凡是”,而应不断推进对古代兵学的研究和应用,使其为现实各项事业服务。
    以上意见仅供参考,不当之处敬请首长指教。

    此致
    敬礼
    国防大学退休干部 房立中
    1997年5月20日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3-2-17 13:49
                             关于手抄本中的古字和书名
                    房立中 1997年5月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在报刊上先是正面宣染,后是反面批判,沸沸扬扬,波及到国内、国外。时至今日,人们回过头来细想一下,就不难发现所有发表的意见中很少有严肃谨慎的考辨,而多是简单主观的肯定或否定。其褒扬者多是新闻工作者,他们出于职业的习惯,争先恐后地报道、不乏夸饰之辞,其各种提法显然缺乏准确性和科学性,给否定者留下了不少话柄;其贬抑者多是权威机构的学者,学者们根本不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奇迹,对“破绽百出”的抄本和宣传极为反感,于是不加思索地宣布是骗局,是造伪。一人高喊“咕咚”来了,众人跟着跑了起来,直到1976年结束,才站住脚跟,当大家追问:“咕咚”是什么?在哪里?随风倒的人们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见到。这种感情用事,先下结论后找证据的事,在学术界并不少见。但这一次闹得有些大了。当木薯刚刚落到水中发出“咕咚”一响的时候,否定者的调子并不算高,只是说“绝对不是孙武亲著”,“极有可能是近代伪作。”近代,无疑包括清末这段时间在内,认为清末的一批国学文人有可能造这个伪。但是事情并未就此为止。中国的学者与国人有通病——喜欢跟着喊、跟着跑,调门越来越高,跑得越来越远,直把“近代伪作”改为“近人伪造”、把“可能”改为“肯定”,把“质疑”改为“声明”,以至通牒,越来越不用动脑,越来越不用考证,越来越不用谨慎。白纸黑字,信笔雌黄,见诸报端。但是科学是铁面无私的。一、“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副秘书长、军事科学院战略部三室于汝波说:‘靝'字最早出现在清代,当时白莲教以‘靝'作‘天'字。”①《光明日报》1996年11月19日达甲的文章称“抄本中大量使用的‘靝’(天)字,实际始见于清康熙年间,系天地会所造。”②言之凿凿,一贯以严谨著称的《光明日报》上发表的专家文章是有权威性的,一般人不敢怀疑,于是人们纷纷议论清代以前无靝字,事实果真如此吗?
    《中华小辞典》:“靝,与天同,出道书、《篇海》”③。
    《汉语大字典》:“靝,同天,《改并四声篇海?青部》引《俗字背篇》:靝与天同,出《道书》中。”
    《四库全书总目》 : “《四声篇海》十五卷,通行本,金韩孝彦撰,孝彦,字允中,真定桧水人。以《玉篇》为本刻《篇海》。”
    《四声篇海》是金代韩孝彦编撰,依照《玉篇》542部以36字母次之,更取《类篇》及《龙鑫手镜》等书,增杂部37部。该书收有“靝”字,并注明字出《道书》。
    《后汉书?艺文志》著录:“张陵《道书》”“《后汉书?刘焉传》、《三国志?张鲁传》均载其事,其于順帝时在鹄呜山修道,作《道书》二十四篇,自称“太清玄元”。江西贵溪龙虎山藏元元明善编《龙虎山志》保存有许多不见于史书、辞书的材料。山志称:张陵授为“三天法师正一真人。制作道书二十四篇”。专家们实在是“不知有汉”。既“不知有汉”,何论明清?
    专家也未必对每个字都是专家,对有些字不熟悉是正常现象。自己理解错了,在争论中拿不是当理说也是可以的,但是本来自己不懂却去嘲笑、挖苦别人犯了“低级错误”,就不应该了,本来自己有硬伤,却以为是别人的硬伤,不以爱护后学的态度去帮助他人医治,而是往人家伤口上刷盐,还唯恐不解恨。现在事实证明出了硬伤的是专家自己,那么以专家之道还治专家之身如何?
    二、“军事科学院于汝波主任认为有关盘古传说最早见于宋代《太平御览》卷二摘引三国时期《三五历记》一书的有关内容,宋代以前的古籍中尚未出现‘盘古'。”⑤《光明日报》署名达甲的文章称“有关盘古的传说最早见于宋代《太平御览》卷二引三国徐整《三五历记》。”⑥《文汇报》黄朴民文称“一直至宋代修撰《太平御览》引用三国徐整《三五历记》,有关盘古传说,才开始流传开来。”⑦专家们反复强调宋代以前未出现盘古,宋代以后才流传开来,又言之凿凿。然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徐整的《三五历记》在三国以后曾长期流传,《旧唐书?艺文志》著录了徐整《三五历记》,唐?司马贞补《三皇本纪》也引《三五历记》,清王仁俊辑有《三五历记》佚文,马骕:《绎史》引其文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干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如此万八干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太平御览》,是根据北齐祖珽等编的《修文殿御览》等书汇辑而成,其中许多内容在魏晋时已经编入类书,其在民间流传更是必信无疑的。
    梁?任防《述异记》中开篇即讲盘古,称盘古为“天地万物之祖”。
    《五运历年记》称,“元气濛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氓。”
    《真源赋》称“盘古氏后有天皇君一十三人;时遭劫火,乃有地皇君一十一人;各万八千余年,乃有人皇君兄弟九人,结绳刻木,四万五千六百年。” ((始学篇》说“天地立有天皇十三头,号曰天灵,治万八干岁”,又讲“地皇十一头、治八千岁”,又讲“人皇九头、兄弟各三百岁。”《始学篇》 , 《隋书?经籍志》著录,称为“三国吴郎中项峻撰。”可见关于盘古、天皇、地皇、人皇的传说在汉末三国时期流传很广,绝非宋以后才流传开来。某些“专家”不顾史实,任意曲解史料,欺骗舆论,给自己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硬伤。
    三、“专家”们在《北京青年周刊》上质疑称“史籍中从无《孙武兵法》的记载。”《光明日报》1996年11月19日达甲的文章中也称“史籍从无《孙武兵法》的记载。”○9事实上在隋唐以前“孙武子”及“兵法”的提法是常见于古籍的,先秦的《尉缭子》中称“有提三万之众而天下莫敢当者谁?曰武子也。”战国时期成书的《黄帝内经》提到“《兵法》:无迎逢逢之气,无击堂堂之阵。” 《史记?孙武传》称孙子“十三篇。” 《史记?淮阴侯列传》也提到“《兵法》曰” , ((汉书? 艺文志》称八十二篇为《吴孙子兵法》,《汉志》著录兵书之名似有规律,如兵权谋类,除第一部“吴孙子”下注“兵法”外,其下皆省“兵法”二字,只称人名,如“齐孙子”、“吴起”、“范蠡”、“韩信”等,皆无 “兵法”字样;兵形势类也只是首部“楚兵法”带“兵法”字样,其下皆省“兵法”二字,如“蚩尤”、“孙轸”、“尉缭”、“景子”、“李良”、“项王”等皆无“兵法”字样。兵阴阳类,开篇三部称兵法“太一兵法”、 “天一兵法”、“神农兵法”,以下皆不称兵法而只称人名,如“黄帝”、“风后”、“力牧”、“师旷”等。兵技巧类,首篇称“鲍子兵法”,其下亦多省“兵法”字样,如“伍子胥”、“公胜子”等。古时必定书写不便,故多是俗称、简称,“吴孙子”、“孙子”、“十三篇”、“兵法”当皆为俗称、简称。而“孙子兵法”、“孙武兵法”,“孙武兵书”“孙武兵经”则是较正规的叫法。古时无书名大题,但总还有称呼,这个称呼就是书名的起始形态。实际上《汉志》已称《吴孙子兵法》,其前面的“吴”字当是区别两孙子的限制词。
    三国时曹操称“孙武所著深矣”,晋代的刘勰有“孙武兵经,辞如珠玉”,隋代虞世南称“孙武论兵”。这些提法说明在当时“孙武”与“兵法”是可能被联起来使用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见到唐以前的文献中有“孙武兵法”这一提法。因此,《孙武兵法》之书名很可能是后世过录者所加。 《隋书?经籍志》著录有《孙武兵经》二卷。孔颖达疏《左传》引《孙武兵书》,李善注《文选》也引了《孙武子兵法》、《孙武兵法》。
    《左传》哀公元年“在军,熟食者分而后食”,孔颖达疏曰: “《孙武兵书》云“军井未达,将不言渴,军灶未炊,将不言饥。”阮元在校记中称: “《孙武兵书》曰,毛本‘书'作‘法’”。
    《文选》卷46,王元长《三月三曲水诗序》有“尔乃回舆驻,罕岳镇渊渟”句,李善注曰:“《孙武子兵法》云“其镇如岳,其渟如渊”。《文选》卷29,张景阳《杂诗十首》有"何必操干戈,堂上有奇兵”句,李善注:“《孙武兵法》曰:奇正还相生,若环无端也”。对于孙子之书在古籍中的名称、李零先生在《孙子古本研究》中曾有专门论述、称孔颖达注《左传》、李善注《文选》皆引《孙武兵法》。不知“专家”们是否读过此书。不知李零先生是否健忘。对于古籍中有没有“孙武兵法”的提法都不清楚,有什么资恪以专家自居?缺乏常识倒也无可厚非,可是凭什么大言不惭地嘲笑他人无知呢? 四、有的文章指出“抄本把‘击’写成‘(車下+山)’,也是错误的。击的繁体字为‘撃’。‘(車下+山)’是‘车軎’之‘軎’的异体。使人联想起前些年电视字幕把‘西太后’的‘后’字错误地繁化为‘後’的笑话。只有用惯了简化字而对繁体字所知甚少的人,才有可能犯这种错误,……只能是在1956年国务院公布《汉字简化方案》以后相当久的时候,由用惯了简化字而不熟悉繁体字的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伪造出来的。”○10
    中国的文字十分复杂.除正字以外各时期还有许多俗字。这些俗字是不同时代的人很难认识的。就是在正字中,也有六书之说,而六书之说又分三种:班固、许慎、郑众各持一家。这些说法都成于汉代,看来汉代是文字发展变化的重要时期,变化的结果是异体字繁多,字与字之间又可以假借,除约定俗成的假借之外,又有书法中的俗写和随意假借字存在。这就是历史,这就是文字发展过程的史实,现在出土的许多竹书、帛书都可以证明这种现象。关于“击”字是否是错字,“专家”们起码要查查字典,《新华词典》的第1136页有“(車下+山)”字,解释,“同击”。北京大学梁东汉先生在50年代写了一部专著《汉字结构及其流变》,其中将异体字的来源分为十五类,里面的第六去举例中就举出“(車下+山)”是“撃” 的异体字。并做了详细的考证说明。梁先生做学问很严谨、我看他的结论没有错,学生用的《新华词典》也不会错。
    这些书呆子,在哪里冒傻气,企图以一个字,来否定一部十四万字的抄本。还咬文嚼字,摇头晃脑,自鸣得意。即使你说对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纳税人养了你们,你一个穷酸先生,也不该嘲笑后生,你没个先生的样子。难怪刘邦拿你的帽子撒尿!

    注释:
    ①《所谓〈孙式兵法〉究竟是真是假?,?北京青年周刊?1996年10月29日,第44期,第11页。
    ②达甲:《辩“兵法”真伪,明事实真象》 , 《光明日报》1996年11月19日,第1版。
    ③《中华小词典》第926页。
    ④《汉语大字典》1995年第1版,第4049页。
    ⑤《所谓〈孙式兵法〉究竟是真是假》,《北京青年周刊》1996年10月29日,第44期,第11页。
    ⑥达甲:《辩"兵法"真伪,明事实真象》,?尤明日报?1996年11月19日,第1版。
    ⑦黄朴氏: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真乎?伪乎?》,《文汇报》1996年11月29日,学林版。
    ⑧《所谓〈孙武兵法〉究竟是真是假》,?北京青年周刊?1996年10月29日、第44期,第11页。
    ⑨达甲:《辩“兵法”真伪,明事实真象》,《光明日报》1996年11月19日,第1版。
    ⑩《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纯属伪造》,《中国文物报》1996年12月8日,第1版。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