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张藏本《孙武兵法•卷五•军击一第三十七》白话翻译和考证

2011-11-12 17: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16| 评论: 7 |原作者: admin

简介:一、张藏本《孙武兵法•卷五•军击一第三十七》原文(图1)    军击一第三十七 简体原文: 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或前或后, ...
一、张藏本《孙武兵法•卷五•军击一第三十七》原文(图1)
   军击一第三十七
简体原文:
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或前或后,或左或右。
白话翻译:
昔日善于用兵作战的人,总是表面上彰显国家的威势,但暗地里却秘而不宣的发展军事实力,用兵作战总是出乎敌人的意料,攻击敌人防备最薄弱的环节。所以能够攻击敌人于无形之中,消灭敌人于无影之地的,是因为能够躲避正面强大的敌人而善于暗地伏击敌人。或者从前方或者总后方,或者从左翼或者从右翼。
  简体原文:
伏人于一面者,曰“冲击”。冲击者,一方武者在旌旗,一方武者寔(1)人卒,二方静者遗亡阙,杀其乱也。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一二。
白话翻译:
伏击敌人从一个方向,称之为“冲击”。一方面要设置旗帜显示威武疑惑敌人吸引敌人的注意,另一方面要以多置兵器显示兵来多攻击敌人。发动攻击时要在战线上故意留出让敌人逃生的缺口,静候敌人,乘乱杀敌。打击逃亡的敌人的时候,如果其负隅顽抗的话,大概可以消灭十分之一,二。
释疑:
(1) 寔 通“实”。确实;实在
寔蕃有徒。(徒众确实很多。)——张衡《东京赋》
寔命不同(确实命不同)。
银雀山汉简《十阵》篇,有类似的语句可参考:
原文:
[疏阵之法],其甲寡而人之少也,是故坚之。武者在旌旗,是人者在兵。 故必疏矩间,多其旌旗羽旄,砥刃以为旁。疏而不可蹙,数而不可军者,在于慎。车毋驰,徒人毋趋。凡疏阵之法,在为数丑,或进或退,或击或, 或与之征,或要其衰。然则疏可以取锐矣。
白话翻译:
疏阵的布列方法是在士兵铠甲不足而兵力又少时用来加强阵势的。要多设旗帜显示威武,多置兵器显示兵多。因此,布阵时必须加大军兵的行距间隔,在其间多设旗帜羽旄,要把锋利的兵器布置在外侧。要注意疏密适当, 既不致于受敌军的威逼,更不致于被敌军包围、做好这一点的关键在于深思 熟虑,谨慎施行。战车不能急驶,步兵不要急行。疏阵使用的要旨在于,把士兵分编为若干个战斗群,既可前进也可后退,既可进攻也可防守,可以和敌军对战,也可以截击疲弱的敌军。疏阵用得好,可以战胜精锐的敌军。
简体原文:
伏人于前后者,曰“前后夹击”。前后夹击者,左方武者在旌旗,右方静者遗亡阙。杀卒焚货,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二三。
白话翻译:
从前方和后方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前后夹击”。在“前后夹击”的战术运用中,左翼部队旌旗飘扬虚设声势疑惑敌人,右翼部队故意保持静默留出让敌人逃亡的缺口。消灭敌人的士卒,焚毁敌人的军用物资,打击逃亡的敌人,敌人负隅顽抗的话,大概可以消灭十分之二、三。
简体原文:
   伏人于左右者,曰“左右夹击”。左右夹击者,前方武者旌旗人卒,后方静者遗亡阙。杀中忖头,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三四。
白话翻译:
从左翼和右翼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左右夹击”。在“左右夹击”的战术运用中,先锋部队旌旗飘扬军威雄壮,同时布置重兵。后续部队保持静默留出让敌人逃亡的缺口。击杀敌人的中心主力部队,忖度寻找敌人的指挥中枢而决战,打击逃亡的敌人,敌人负隅顽抗的话,大概可以消灭十分之三、四。
简体原文:
伏人于三面者,曰“爵三夹击”。爵三夹击者,前后左右,武者遍在旌旗人卒,遗阙或有或无,以力而为之。一声鼓响②,三军呐喊助威,有名有显。杀头剬中,夺货取卒。余者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四五。
白话翻译:
从三个方向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爵三夹击”。在“爵三夹击”的战术运用中,前后左右的军队,营造出一种处处旌旗飘扬,处处都是我军将士的声威,根据战场的形势变动和敌我军力的变化,虚设敌人逃亡的缺口。根据金鼓的申令,三军呐喊助威,有名有显。击杀敌人的先锋部队,进而能够整齐的切断敌人指挥中枢联系,夺取敌人的军用物资俘获消灭敌人。剩余的敌人逃亡而去,敌人负隅顽抗的话,大概可以消灭十分之四、五。
简体原文:
   伏人于前后左右者,曰“四方夹击”。四方夹击者,以静为理。客至鼓声助之,喊声威之,阙勿遗之。击军五分,四击一收。杀将取货,取卒收降,亡者不屈,十去其五六。
白话翻译:
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伏击敌人,称之为“四方夹击”。在“四方夹击”的战术运用中,以保持静默为上策。进攻的敌人到达我方的埋伏地点,则使用金鼓助阵,喊声加威,留出让敌人逃亡的缺口切勿遗忘。可以分成五路打击敌人,先使用四路部队进攻敌人,一路后备部队最终决定性的歼灭敌人。擒杀敌人的将领,夺得敌人的军用物资,俘获歼灭敌人的士卒,敌人负隅顽抗的话,大概可以消灭十分之五、六。
简体原文:
   伏人于隘道者,曰“形面夹击”。形面夹击者,高阳武者遍在旌旗人卒,以佚待劳,以寡击之③。客至,卒旗X(2)抏,鼛(3)声諕(4)势,以高击下,以生击死,亡卒不屈,十去其六七。
白话翻译:
伏击敌人与险隘地形之处,称之为“形面夹击”。在“形面夹击”的战术运用中,居高朝阳的军阵旌旗招展士卒充盈,凭借安逸休整的军队攻击疲惫不堪的敌人,专门打击敌人的薄弱环节。敌人军队进入伏击区域,我方旌旗招展,鼓声喧天威吓敌人,凭借高地优势顺势打击处以较低地势的敌人,占据“生地”向“死地”的敌人发动攻击,敌人负隅顽抗的话,大概可以消灭十分之六、七。
释疑:
(2)X:
(3)鼛:《說文》大鼓也。《廣韻》役事,車鼓長丈二尺。《周禮•地官•鼓人》以鼛鼓鼓役事。《詩•大雅》鼛鼓弗勝。 又本作臯。《周禮•冬官考工記》爲臯鼓,長尋有四尺。
(4)諕:號也。从言虎。此與号部號音義皆同。口部唬從口虎。亦讀若暠。凡嘑號之聲。虎爲冣猛。故皆從虎會意。
简体原文:
凡此六者,军击之峍(5)也。用者算定而篡也。故军击有时,军击有地。因天而击,因地而击,因人而击,因利而击,因变而击,因胜而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
白话翻译:
   凡是这六种打击敌人的战术【“冲击”, “前后夹击”, “左右夹击”, “爵三夹击” “四方夹击” “形面夹击”】,称之为“军击”的典型应用情况。使用这些军事战术的人事先筹划精确计算确定后才会定夺使用。所以“军击”有时机的限制,“军击”有地形的限制,依据天时使用“军击”, 依据地形使用“军击”, 依据人力使用“军击”, 依据厉害关系使用“军击”, 依据敌我变化使用“军击”, 依据最终的胜利目标使用“军击”。所以不可以攻击的原因有六个,可以攻击的原因有七个:
释疑:
(6)峍:矹,山崖也。或作硉峍。 又音義通嵂。《司馬相如•子虛賦》其山則盤紆岪鬱,隆崇嵂崒。或作峍。
   简体原文:
军在城中,城在淠(7)泽之中,无亢山名谷,而有阜(8)_丘于其四方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前名(9)谷,背亢山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中高外下者,雄城雄军也,军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中多有阜丘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亢(10)山之上,军食流水,生水也,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山林中,草木燊燊(11),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背名谷,无亢山于其左右者,虚城牝军也,可击也。
   军在城中,城在发泽中,无名山阜丘者,牝城牝军也,可击也。
   军在城中,城在亢山间。无名谷付(阜)⑥丘者,叕城牝军也,可击也。
   军在城中,城前亢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叕(12)城牝军也,可击也。
   营军趣捨(13),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
   煚(jiǒng)(14)尽烧者,地死壤也,可击也。
   军食泛(15)水者,死水也,可击也。
凡此六、七,贵在餂(tian)机,彠(yue)会而貤(yí),紖胠以奇,覗(sì)为善击也。
白话翻译: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在茂泽之中,没有大山和深谷,而四周有土丘作为屏障。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的前面有深谷,背靠高山,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内部相比于城外处于地势较高的位置,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高山之上,军队可以饮用到有源头的流水,属于活水,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山林之中,草木茂盛,大雾弥漫于山林其间,这是难以被攻克的山林和军队,不可以随便攻击。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池背靠深谷,但是左右两侧却没有高山作为屏障,这是防守虚弱的城池,弱势的军队。可以攻打。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四周都是水泽,没有大山和土丘作为屏障,这是防守虚弱的城池,弱势的军队。可以攻打。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在大山之前,没有深谷和土丘作为屏障的,这是孤城和虚弱的军队,可以攻打。
军队驻扎的营地四周,没有大河环绕作为屏障,容易伤及气势削弱意志,可以被攻打。
日光过于暴晒或者被大火烧过的土地,这种土壤是死壤,在这里的军队可以被攻打。
军队饮用浮在地表的脏水,这是死水,这样的军队(处于饥渴)可以被攻打。

凡此六、七,贵在餂(tian)(16)机,彠(yue)(17)会而貤(18)(yí),紖(19)胠(20)以奇,覗(21)(sì)为善击也。
所以能够灵活掌握这六种不可以被攻击的情况,和七种应该把握的攻击情况的人,贵在善于通过利益误导敌人获得时机,搜寻机会并能乘机扩大,善于调动军队的侧翼部队作为“奇兵”打击敌人,善于使用间谍窥探敌情。
释疑:
(7)淠:《唐韻》《集韻》《韻會》𠀤匹備切,音濞。水名。《說文》水出汝南弋陽垂山,東入淮。亦作渒。《水經》淮水又南北渒水注之。 又《玉篇》水聲也。 又《集韻》匹計切,音媲。義同。 又《博雅》淠淠,茂也,衆也。《詩•小雅》萑葦淠淠。 又舟行貌。《詩•大雅》淠彼涇舟。 又普蓋切,音霈。動也。《詩•小雅》其旂淠淠。《註》匹弊反,又孚蓋反。
(8)阜:《爾雅•釋地》大陸曰阜。《說文》山無石者。《釋名》土山曰阜,言高厚也。《詩•小雅》如山如阜。又大也。比如:阜陵(丘陵);阜陆(高地);阜丘(土山);阜垤(小土丘);土阜(土山)
(9)名:《春秋•說題》名,大也。《書•武成》告于皇天后土,所過名山大川。《疏》山川大,乃有名,名大互言之耳。 
(10)亢:《易•乾卦》亢龍有悔。《正義》上九,亢陽之至,大而極盛,故曰亢龍。又旱曰亢陽。
(11)燊:《說文》盛貌。从焱,在木上。 又《玉篇》炎盛和貌。《廣韻》熾也。
(12)叕:叕:綴聯也。以綴釋叕,猶以絫釋厽也。聯者,連也。象形。陟劣切。十五部。凡叕之屬皆从叕。
(13)捨:通“舍”, 師行一宿爲舍。《增韻》又三十五里爲一舍。《左傳•僖二十三年》晉楚治兵,遇於中原,其辟君三舍。《註》一舍三十里。 
(14)煚:〔古文〕煛《廣韻》《集韻》𠀤俱永切,音憬。《廣韻》火也。 又《集韻》一曰日光。
(15)泛:浮也。邶風曰。汎彼柏舟。亦汎其流。上汎謂汎汎,浮皃也。下汎當作泛,浮也。汎泛古同音,而字有區別如此。左傳僖十三年。汎舟之役。亦當作泛。
(16)餂:甜言蜜语诱取、探取 ,士未可以言而言,是以言餂之也。—《孟子》
(17)彠: 《廣韻》憂縛切《韻會》鬱縛切,𠀤音嬳。《說文》本作蒦。蒦,度也。或从尋,尋亦度也。
(18)貤: 通“迤”。延展,延伸 。  奕世载德,貤于子孙。——《汉书》
(19)紖: 《禮•少儀》牛則執紖。《註》紖,所以繫制之者。又《祭統》及迎牲,君執紖。《疏》紖,牛鼻繩。
(20)胠: 《韻會》軍左翼曰啓,右翼曰胠。
(21)覗: 覗,视也。——《广雅》,窥视 。如:覗察(暗中察看);覗机(等待机会)。在这里就是间谍的古称。
简体原文:
《三坟》(22)曰:“天皇十修(23),目击其天,修《阴道》,开九天(24);地皇十修,目击其地,修《地道》,开九地(25);人皇十修,目击其人,修《人道》,开九人(26)。故神农十修,目击其理,修《理道》,开九理(27);黄帝八修,目击其才,修《才道》,开九才(28);风后八修,目击其击,《握奇经》(29),开九击(30)。”

   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
   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
   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
   是故甲兵避,利阵魌(31),粮队刌。
   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
   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32)。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
   故知“六”,明“六、七”,冓(33)“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
              一千零零六
白话翻译:
《三坟》说:“天皇历经十个季度(二年半)的时间,用眼睛仰视上天,修书《阴道》,把天空分成九个区域”;地皇历经十个季度(二年半)的时间,用眼睛俯察大地,修书《地道》,把大地分成九州;人皇历经十个季度(二年半)的时间,用眼睛审视世间众生,把人分成九个等级。所以神农氏历经十个季度(二年半)的时间,用眼睛观察其中道理,修书《理道》,生成了治理天下的九种管理的办法;黄帝历经八个季度的时间,用眼睛审视芸芸众生中的人才,修书《才道》,把人才分成九种;风后历经八个季度的时间,用眼睛观察各种战争行为,生成了《握奇经》,阐述九种打击作战方法。”
所以军队打仗要占据关卡险隘之处,掠夺粮食,剥夺敌人作战的意志,争取民心,鼓舞气势,争夺一切有利的条件。
所以敌人早朝初至,其气必盛;陈兵至中午,则人力困倦而气亦怠惰;待至日暮,人心思归,其气益衰。
所以军队在四周有险阻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要精于谋划,误入死地则须坚决作战。遇见谁先获得此地就可以获益的争地就要坚决作战争夺。
所以遇见敌人的精锐的“甲士”就要躲避,锐利的先锋部队需要化妆丑陋的(魔鬼或猛兽的纹路)以威吓敌人,遇见敌人的运粮队伍就要掠夺。
所以善于出奇制胜的军队,通常都是避开正值气势旺盛的敌军,待至日暮,人心思归,其气益衰之时攻击,避免进入四周有险阻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进攻敌人争夺的利益要害之处。躲避敌人的精锐的“甲士”和精锐的先锋部队,攻打其运送粮食和牲畜草料的后勤保障部队。
不要攻打前文所述定义过的那些“雄城雄军”,“ 雄山雄军”,“ 恶林雄军”, 不要去迎击旗帜整齐、部伍统一的军队,不要去攻击阵容整肃、士气饱满的军队,这就是“兵家之击”,这种攻击的诀窍只有靠领悟与实践,是不可能被预先传授而提前掌握的。
所以知道不可以攻击的六个原因,所以能够灵活掌握这六种不可以被攻击的情况,和七种应该把握的攻击情况的人,同时又能体会敌人的三种阶段情况和五种不要攻击的对象隐蔽奥妙的区别。这就是“军击之道”。攻击敌人没有不胜利的,是作为将领必需要知道的。
释疑:
(22) 《三坟》: 
1、第一种解释:孔安国《尚书传序》: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以三坟;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八卦之书,谓之八索;九州之志,谓之九丘。左丘明春秋昭公十二年传成左史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可见此等文籍,当时确有,孔子据以修订,而名为经。
  2、第二种解释:三皇之书,伏牺(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尚书序》;“坟”有大的意思. ,《三坟》里的“坟”字,其实是指当时的图书载体和文字载体是用土制成的,它可能是一种类似两 河流域的泥版,也可能是陶版(包括陶制器皿)。从广义的角度来说,土也包括石头,因此《三坟》之书,也可能采用石板载体。事实上,人类很早就在泥土上和石 头上作画写字了,例如,直接在泥地上刻画(中国文字的发明,就曾受到鸟兽足迹的启发),在洞穴上和岩石上作画,在卵石上写字(这种有字的石头,被称为会说 话的石头),而古希腊人所说的象形文字的本意是指埃及人刻在石头上的圣字,摩西在西奈山从上帝那里获得的《十戒》,也是刻写在石板上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汉字的坟,也可以解释为有文字的泥版。原始先民作述于石板或陶板上,着土坑埋石于其上,基部坟起,以“坟”代指,可备一说。
3、第三种解释:<文心雕龙 宗经>:皇世三坟,皇,三皇,指庖牺,女娲,神农,一说谓天皇,地皇,人皇(《史记 三皇本纪》)。
(23)修:一修在上古时代指的是一个季度,即今天的三个月。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卷四、第二十八篇《天地一》中有:“故修阴阳两时之合,为一日。修七日,为一乘。修四乘,为一阴。修一时有三阴,为一天年。修一十有二天年,为以纪年。二纪年一修正之。”可备一说。
(24)九天:
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卷四、第三十二篇《九天》中有:天之经者,阴阳之合也,大以九称,而变以九称。一曰阴,二曰阳,三曰中,四曰雾,五曰火,六曰水,七曰风,八曰雷,九曰杀天者。
    世传《孙子兵法十三篇》亦有:《孙子•形篇》:“善攻者动乎九天之上。”谓兵势难测。
《楚辞•离骚》:“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脩之故也。” 王逸 注:“九天谓中央八方也。” 汉 扬雄 《太玄•太玄数》:“九天: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睟天,六为廓天,七为减天,八为沉天,九为成天。”按,《吕氏春秋•有始》谓天有九野: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曰变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颢天,西南曰朱天,南方曰炎天,东南曰阳天。
(25)九地:
世传《孙子兵法十三篇》亦有《九地》篇: “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圮,pǐ,意:塌坏,倒塌)地,有围地,有死地。”
  其他文献记载如下:
《周礼•夏官•职方氏》曰:  
“东南曰扬州”,“正南曰荆州”,“河南曰豫州”,“正东曰青州”,“河东曰兖州”,“正西曰雍州”,“东北曰幽州”,“河内曰冀州”,“正北曰并州”。(《逸周书•职方解》与《周礼》全同。
  《吕氏春秋•有始览•有始》曰:“何谓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周也。两河之间为冀州,晋也。河、济之间为兖州,卫也。东方为青州,齐也。泗上为徐州,鲁也。东南为扬州,越也。南方为荆州,楚也。西方为雍州,秦也。北方为幽州,燕也。”
  《尚书•禹贡》:“冀州”,“济、河惟兖州”,“海、岱惟青州”,“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海惟扬州”,“荆及衡阳惟荆州”,“荆、河为豫州”,“华阳、黑水惟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
《尔雅•释地》曰:“两河间曰冀州,河南曰豫州,河西曰雝州,汉南曰荆州,江南曰扬州,济河间曰兖州,济东曰徐州,燕曰幽州,齐曰营州:九州。”
《淮南子•地形训》曰:“何谓九州?东南神州曰农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兖州曰并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泲州曰成土,东北薄州曰隐土,正东扬州曰申土。”

《后汉书•张衡传》注引《河图》曰:“天有九部八纪,地有九州八柱。东南神州曰晨土,正南昂州曰深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开土,正中冀州曰白土,西北柱州曰肥土,北方玄州曰成土,东北咸州曰隐土,正东扬州曰信土。”

《初学记》卷八•州郡部•总叙•州郡•第一引《河图括地象》曰:“天有九道,地有九州。天有九部八纪,地有九州八柱。昆仑之墟,下洞含右;赤县之州,是为中则。东南曰神州,正南曰迎州一曰次州,西南曰戎州,正西曰拾州,中央曰冀州,西北曰柱州一作括州,正北曰玄州一曰宫州,又曰齐州,东北曰咸州一作薄州,正东曰阳州。”

上述材料虽然联系密切,但区别也很明显,尤其是前四条与后三条之间差异更大。如各条中均有弇州 (或作兖州,弇、兖字通。《初学记》形讹作拾州),但前四条定位在济、河间,后三条则定位在“正西”;冀州、阳州(形讹作扬州、杨州,阳古作阳)也是如 此。所以上述材料应当基本分为两派:前四条为一派,可暂称为《周礼》派;后三条为一派,可暂称为《河图》派。

到了战国时期,由于疆域的扩大、对古史的遗忘,人们已经很难读懂实际保存了历史真相的《河图》派九州说了。于是便依据当时中国的版图来误读和改写它们,从 而产生了《周礼》派九州说。甚至我们还可根据《周礼》派各家所保存的原貌的多少(如正东、正北、正西、正南、东南、东北等以方向定位置的词语)来大体判断 其产生时间的早晚,即可能《周礼》最早、《吕氏春秋》其次、《禹贡》再次、《尔雅》最后。后来,邹衍又提出大小九州说,“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 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 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这恐怕就是邹衍既见两种“九州”说而又不能解其乖异,遂折中而言的结果。

九州区分可详见《逸周书》-----《职方解第六十二》

  职方氏掌天下之图,辩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与其财用九谷六畜之数,周知其利害,乃辩九州之国,使同贯利。

  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稽,其泽薮曰具区,其川三江,其浸五湖,其利金锡竹箭,其民二男五女,其畜宜鸡狗鸟兽,其谷宜稻。

  正南曰荆州,其山镇曰衡山,其泽薮曰云梦,其川江汉,其浸颍湛,其利丹银齿革,其民一男二女,其畜宜鸟兽,其谷宜稻。

  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其泽薮曰圃田,其川荧雒,其浸陂溠,其利林漆丝枲,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五种。

  正东曰青州,其山镇曰沂山,其泽薮曰望诸,其川淮泗,其浸沂沭,其利蒲鱼,其年二男三女,其畜宜鸡犬,其谷宜稻麦。

  河东曰兗州,其山镇曰岱山,其泽薮曰大野,其川河?,其浸庐濰,其利蒲鱼,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四种。

  正西曰雍州,其山镇曰岳山,其泽薮曰强蒲,其川泾汭,其浸渭洛,其利玉石,其民三男二女,其畜宜牛马,其谷宜黍稷。

  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其泽薮曰貕养,其川河?,其浸菑时,其利鱼盐,其民一男三女,其畜宜四扰,其谷宜三种。

  河内曰冀州,其山镇曰化验山,其泽薮曰扬纡,其川漳,其浸汾露,其利松柏,其民五男三女,其畜宜牛羊,其谷宜黍稷。

  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恆山,其泽薮曰昭余祁,其川虖池,呕夷,其浸涞易,其利布帛,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五扰,其谷宜五种。

乃辩九服之国,方千里曰王圻,其外方五百里为侯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甸服,又其外方五百传统为甸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我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卫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蛮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为籓服。

(26)九人:《中平兵典》中有九种人的分法。

(27)九理:即后来的九畴,类。指传说中天帝赐给禹治理天下的九类大法,即《洛书》。
《书•洪范》:“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敍。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 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极。”
孔传:“天与禹,洛出书,神龟负文而出,列於背,有数至于九。禹遂因而第之,以成九类。” 马融注:“从‘五行’已下至‘六极’,《洛书》文也。” 唐•张说之《开元正历颂》:“龟易八封,龙书九畴。” 唐•张钦敬《洛出书》诗:“奇象八卦分,图书九畴出。”
正义曰:天所赐禹大法九类者,初一曰五材气性流行,次二曰敬用在身五种之行事,次三曰厚用接物八品之政教,次四曰和用天象五物之纲纪,次五曰立治用大为中正之道,次六曰治民用三等之德,次七曰明用小筮以考疑事,次八曰念用天时众气之应验,次九曰乡劝人用五福,威沮人用六极。此九类之事也。○
顾氏云:“前八事俱得,五福归之。前八事俱失,六极臻之。故福极处末也。”发首言“初一”,其末不言“终九”者,数必以一为始,其九非数之终,故从上言“次”而不言“终”也。五行不言“用”者,五行万物之本,天地百物莫不用之,不嫌非用也。传於“五福”、“六极”言天用者,以前并是人君所用,五福六极受之於天,故言天用。
(23) 魌:廣韻》去其切《集韻》《韻會》丘其切,&#131108;音欺。《說文》醜也。今逐疫有䫏頭。《註》徐鍇曰:䫏頭方相四目也。今文作魌。《周禮•夏官•方相氏註》以驚敺疫癘之鬼,如今魌頭也。
(24) 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 由〈盖庐.四〉之:「鼓于阴以攻其耳,陈(阵)于阳以观其耳,目异章惑以非其陈(阵),毋要堤堤之期,毋击堂堂之陈(阵),毋攻逢逢之气,是胃(谓)战有七述(术)。」可以作为重要参照。
(25)冓:《註》應劭曰:中冓,材構在堂中。顏曰:舍之交積材木,蓋閫內隱奧處。
二、张藏本《军击一》篇韩信序次语
简体原文:
   此篇简名皆曰《军击一》,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故独依景林简,车子正其圆容。
白话翻译:
此篇简牍名称在各个版本的《孙武兵法》中都称之为《军击一》,齐安城简,秦宫郿邬简存在比较严重的错乱,李左车修正恢复其本来的原貌。
简体原文:
   《兵典》①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一作“有”)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厩于九神之终始,民安国昌;不厩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此谓天下之名理也。”是而言之,此“九神”之神击篇也。
白话翻译:
《中平兵典》说:“能够沉静而不妄动,行动却能不被敌人分化瓦解,驻军能够严谨有序防守得当,攻击能够变化莫测,称之为“神。”用兵有九种“神”,第一种称之为“神谋”,第二种称之为“神明”,第三种称之为“神要”,第四种称之为“神算”,第五种称之为“神治”,第六种称之为“神变”,第七种称之为“神心”,第八种称之为“神声”,第九种称之为“神击”。遵循这九种“神”的用兵规律贯彻始终的人,可以使得国运昌盛,百姓安康;不遵循这九种“神”的用兵规律的人,军队灭亡,国家遭殃,这是天下用兵的至理名言。”,以此推断,这就是阐述“九神”其一的“神击”的核心内涵的篇章。
简体原文:
   信观“上同”之道,战者,伐之原也;伐者,逆之根也;逆者,击之神也;击者,奇之本也。神击神击兮,参天度秘,审地影跻。奇击奇击兮,顺其已彼,戮定格局。当击不击兮,缓失而遗。当击则击兮,致尽定厘。
白话翻译:
我韩信观察“上下协心同力”的道理,战争是攻伐的开端;攻伐只有出乎敌人的意料;出乎敌人的意料,是战术攻击的核心;战术攻击一定要奇正相辅。运用恰当的战术攻击,效法苍天运行的奥秘,审视大地阴影的变换。出乎敌人意料的攻击,疏导我方的军队,佯顺敌人的意图,定夺战场的格局。应当进攻而不进攻,则会由于行动迟缓丧失机会而遗漏消灭敌人的良机。应当进攻而坚决进攻的,则能实现精确的把控战机并把作战效能发挥到极致。
简体原文:
   故击之六法:曰冲击,曰前后夹击,曰左右夹击,曰爵三夹击,曰四方夹击,曰形面夹击。
   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
   军在城中,城在淠泽[之]中,无亢山名谷,而有阜丘于其四方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前名谷,背亢山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中高外下者,雄城雄军也,[军]不可攻也。
   军在城中,城中多有阜丘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亢山之上,军食流水,生水也,雄山(一作“城”)雄军也,不可攻也。
   军在山林中,燊燊草木,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
   此“五中”“一上”,不可攻也。所以不可攻者,地不利也。敌能以一击吾十也。欲击者,分而外图也。
   军在城中,城背名谷,无亢山于其左右者,虚城牝(pn)军也,可击也。
   军在城中,城在发泽中,无名山阜丘者,牝城牝军也,可击也。
   军在城中,城在亢山间。无名谷付(阜)丘者,叕城牝军也,可击也。
   军在城中,城前亢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叕城牝军也,可击也。
   营军趣捨,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
   煚(jiǒng)尽烧者,地死壤也,可击也。
   军食泛水者,死水也,可击也。
   此“四中”“两水”“一地”,可击也。所以可击者,地利志利也,吾能以一击其十也。当击不击,反定胜局。
   故兵有“三避三击”:曰避其锐气,击其昼暮;曰避其围死,击其争重;曰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三避三击,避实击虚。
   故兵有“五勿”:一曰勿击雄城雄军;二曰勿击雄山雄军;三曰勿击恶林雄军;四曰勿击正正之旗;五曰勿击堂堂之阵。
   审明“五勿”,变实虚分合,知强知弱;审明“五勿”,知雄牝强弱,以强击弱。
   故知“六”,明“六、七”,“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
七百二十五 汉楚王韩信于汉五年二月
白话翻译:
所以打击敌人有六种方法:伏击敌人从一个方向,称之为“冲击”。从前方和后方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前后夹击”。从左翼和右翼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左右夹击”。从三个方向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爵三夹击”。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伏击敌人,称之为“四方夹击”。伏击敌人与险隘地形之处,称之为“形面夹击”。
所以不可以攻击的原因有六个,可以攻击的原因有七个: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在茂泽之中,没有大山和深谷,而四周有土丘作为屏障。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的前面有深谷,背靠高山,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内部相比于城外处于地势较高的位置,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高山之上,军队可以饮用到有源头的流水,属于活水,这是坚固的城池,强大的军队,不可以随意攻击。
敌军在山林之中,草木茂盛,大雾弥漫于山林其间,这是难以被攻克的山林和军队,不可以随便攻击。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池背靠深谷,但是左右两侧却没有高山作为屏障,这是防守虚弱的城池,弱势的军队。可以攻打。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四周都是水泽,没有大山和土丘作为屏障,这是防守虚弱的城池,弱势的军队。可以攻打。
敌军在城市之中,城市在大山之前,没有深谷和土丘作为屏障的,这是孤城和虚弱的军队,可以攻打。
军队驻扎的营地四周,没有大河环绕作为屏障,容易伤及气势削弱意志,可以被攻打。
日光过于暴晒或者被大火烧过的土地,这种土壤是死壤,在这里的军队可以被攻打。
军队饮用浮在地表的脏水,这是死水,这样的军队(处于饥渴)可以被攻打。
如果敌人是在城市之中,城池和周边环境的搭配却让敌人处于上述其中的“四种不利情况”,或两种水源:“城市四周都是水泽、军队饮用浮在地表的脏水”或者“一地”:“军队驻扎于日光过于暴晒或者被大火烧过的土地”,这都是可以打击的敌军。之所以可以被打击,是因为我们拥有有利的地形和敌人处于此种不利情况下意志容易低落,我方就可以以一击十。应当把握战机进攻敌人,我们缓失战机的话,反而会被敌人把握胜机。
所以用兵有“三避三击”:善于出奇制胜的军队,通常都是避开正值气势旺盛的敌军,待至日暮,人心思归,其气益衰之时攻击,避免进入四周有险阻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进攻敌人争夺的利益要害之处。躲避敌人的精锐的“甲士”和精锐的先锋部队,攻打其运送粮食和牲畜草料的后勤保障部队。
所以用兵有“五勿”:不要攻打前文所述定义过的那些“雄城雄军”,“ 雄山雄军”,“ 恶林雄军”, 不要去迎击旗帜整齐、部伍统一的军队,不要去攻击阵容整肃、士气饱满的军队。
审视明白“五勿”,善于掌握敌我军队的实虚分合,掌握什么是强大什么是虚弱;审视明白“五勿”,知道什么样的城池和军队是强大或虚弱的,以强击弱。
所以掌握打击敌人的“六种方法”,知道“不可以攻击的六个原因和七种可以攻击的情况”,同时又能体会敌人的三种阶段情况和五种不要攻击的对象隐蔽奥妙的区别。这就是“军击之道”。攻击敌人没有不胜利的,是作为将领必需要知道的。
七百二十五 汉楚王韩信于汉五年二月


------------------------------------------------------------------------------------------------------------
附录一•:古三坟(三坟易)

(据《汉魏丛书》)
  
                      古三坟序
                    (宋)毛渐  
   
    《春秋.左氏传》云:楚左史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孙安国叙《书》以谓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
《汉书.艺文志》录古书为详,而三坟之书巳不载,岂此书当汉而亡欤?元丰七年,予奉使西京,巡按属邑,而唐州之泌阳,道无邮亭,因寓食于民舍。有题于户:《三坟》书某人借去。亟呼主人而问之。曰:古之《三坟》也,某家实有是书。因命取而阅之。《三坟》各有《传》,《坟》乃古文,而《传》乃隶书。观其言简而理畅,疑非后世之所能为也。就借而归录,间出以示好事,往往指为伪书。然考《坟》之所以有三,盖以山、气、形为别:
    《山坟》言君、臣、民、物、阴、阳、兵、象,谓之《连山》;《气坟》言归、藏、生、动、长、育、止、杀,谓之《归藏》;《形坟》言天、地、日、月、山、川、云、气,谓之《乾坤》。与先儒之说《三坟》特异。皆以义类相从,曲尽天地之理。复有《姓纪》《皇策》《政典》之篇,文辞质略,信乎上古之遗书也。《胤征》引《政典》曰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孔氏以谓夏后为政之典籍,颇与《书》合,岂后人之能伪邪?世人徒以此书汉时已亡,非后世之宜有。且《尚书》当汉初重购而莫得,武帝时方出于屋壁间,讵可遂为伪哉?予考此书,既笃信之,将诒诸好事君子,故为之叙云。
  
                          山坟
                        天皇伏羲氏
                          连山易
  
                         爻卦大象

崇山君 君臣相 君民官 君物龙 君阴后 君阳师 君兵将 君象首
伏山臣 臣君侯 臣民士 臣物龟 臣阴子 臣阳父 臣兵卒 臣象股
列山民 民君食 民臣力 民物货 民阴妻 民阳夫 民兵器 民象体
兼山物 物君金 物臣木 物民土 物阴水 物阳火 物兵执 物象春
潜山阴 阴君地 阴臣野 阴民鬼 阴物兽 阴阳乐 阴兵妖 阴象冬
连山阳 阳君天 阳臣干 阳民神 阳物禽 阳阴礼 阳兵谴 阳象夏
藏山兵 兵君帅 兵臣佐 兵民军 兵物材 兵阴谋 兵阳阵 兵象秋
迭山象 象君日 象臣月 象民星 象物云 象阴夜 象阳昼 象兵气
  
                       太古河图代姓纪
   
    清气未升,浊气未沉,游神未灵,五色未分,中有其物,冥冥而性存,谓之混沌。混沌为太始。太始者,元胎之萌也。太始之数一,一为太极。太极者,天地之父母也。一极易,天高明而清,地博厚而浊,谓之太易。太易者,天地之变也。太易之数二,二为两仪。两仪者,阴阳之形也,谓之太初。太初者,天地之交也。太初之数四,四盈易,四象变而成万物,谓之太素。太素者,三才之始也。太素之数三,三盈易,天地孕而生男女,谓之三才。三才者,天地之备也。游神动而灵,故飞、走、潜、化、动、植、虫、鱼之类,必备于天地之间,谓之太古。太古者,生民之始也。太古之人皆寿,盈易始三男三女,冬聚夏散,食鸟、兽、虫、鱼、草、木之实,而男女构精,以女生为姓。始三头,谓之合雄纪。生子三世。合雄氏没,子孙相传,记其寿命,谓之叙命纪。通纪四姓,生子二世。男女众多,群居连逋,从强而行,是谓连逋纪。生子一世,通纪五姓,是谓五姓纪。天下群居,以类相亲,男女众多,分为九头,各有居方,故号居方氏。没,生子三十二世,强弱相迫,欲生吞害。中有神人,提挺而治,故号提挺氏。提挺氏生子三十五纪,通纪七十二姓,故号通姓氏。有巢氏生,太古之先觉,识于天地草、木、虫、鱼、鸟、兽,俾人居巢穴,积鸟兽之肉,聚草木之实,天下九头咸归。有巢始君也,动止,群群相聚而尊事之。寿一太易,本通姓氏之后也。燧人氏,有巢子也,生而神灵,教人炮食,钻木取火,天下生灵尊事之。始有日中之市,交易其物,有传教之台,有结绳之政,寿一太易,本通姓氏之后也。
伏羲氏,燧人子也,因风而生,故风姓。末甲八太七成,三十二易草木,草生月,雨降日,河泛时,龙马负图,盖分五色,文开五易,甲象崇山。天皇始画八卦,皆连山,名《易》。君臣民物阴阳兵象,始明于世。图出后二成三十二易草木,木枯月,命臣飞龙氏造六书。后草木一易,木王月,命臣潜龙氏作甲历。伏制牺牛,治金成器,教民炮食。易九头为九牧,因尊事为礼仪,因龙出而纪官,因风来而作乐。命降龙氏何率万民,命水龙氏平治水土,命火龙氏炮治器用,因居方而置城郭。天下之民号曰天皇、太昊、伏牺、有庖、升龙氏,本通姓氏之后也。
  
                      天皇伏羲氏皇策辞
  
    昔在天皇,居于君位,咨于将,咨于相,咨于民,垂皇策辞。皇曰:惟我生无道,承父居方,三十二易草木,上升君位。我父燧皇归世,未降河图,生民结绳,而无不信。于末甲八太七成,三十二易草木,惟我老极。姓生人众多,群群虫聚,欲相吞害。惟天至仁,于草生月,天雨降河,龙马负图,神开我心,子其未生,我画八卦,自上而下咸安。其居后二成二十二易草木,皇曰:命子襄居我飞龙之位,主我图文,代我咨于四方上下,无或私。襄曰:咸若咨众之辞,君无念哉。后一易草木,皇曰:命子英居我潜龙之位,主我阴阳甲历,咨于四方上下,无或差。英曰:依其法亦顺,君无念哉。皇曰:无为。后二十二易草木,昊英氏进历于君曰:历起甲寅。皇曰:甲日寅辰,乃鸠众于传教台,告民示始甲寅。易二月,天王升传教台,乃集生民后女娲子,无分臣工大小列之。右上相共工,下相皇桓。飞龙朱襄氏、潜龙昊英氏居君左右。栗陆氏居北,赫胥氏居南,昆连氏居西,葛天氏居东,阴康民居下。九州之牧,各统其人群,居于外。皇曰:咨予上相共工,我惟老极无为,子惟扶我正道,咨告于民,俾知甲历,日月岁时自兹始,无或不记,子勿怠。共工曰:工居君臣之位,无有劳,君其念哉。皇曰:下相皇桓,我惟老极无为,子惟扶我正道,抚爱下民,同力咨告于民,俾知甲历,曰月岁时自兹始,无或不记,子其勿怠。桓曰:居君臣之位,无有劳,君其念哉。皇曰:栗陆子居我水龙之位,主养草木,开道泉源,无或失时,子其勿怠。陆曰:竭力于民,君其念哉。皇曰:大庭主我屋室,视民之未居者喻之,借力同构其居,无或寒冻。庭曰:顺民之辞。皇曰:阴康子居水土,俾民居处无或漂流,勤于道,达于下。康曰:顺君之辞。皇曰:浑沌子居我降龙之位,惟主于民。皇曰:昆连子主我刀斧,无俾野兽牺虎之类伤残生命,无俾同类大力之徒区逐微弱,子其伏之。连曰:专主兵事,君无念哉。皇曰:四方之君,咸顺我辞,则世无害惟爱于民,则位不危。皇曰:子无怀安,惟安于民,民安子安,民危子危,子其念哉。
  
                            气坟
                         人皇神农氏
                           归藏易
  
                          爻卦大象

天气归  归藏定位  归生魂    归动乘舟  归长兄    归育造物  归止居域  归杀降  
地气藏  藏归交    藏生卯    藏动鼠    藏长姊    藏育化物  藏止重门  藏杀盗  
木气生  生归孕    生藏害    生动勋阳  生长元胎  生育泽    生止性    生杀相克
风气动  动归乘轩  动藏受种  动生机    动长风    动育源    动止戒    动杀虐  
火气长  长归从师  长藏从夫  长生志    长动丽    长育违道  长止平    长杀顺性
水气育  育归流    育藏海    育生爱    育动渔    育长苗    育止养    育杀畜  
山气止  止归约    止藏渊    止生貌    止动济    长植物    止育润    止杀宽宥
金气杀  杀归尸    杀藏墓    杀生无忍  杀动干戈  杀长战    杀育无伤  杀止乱   
  
                     人皇神农氏政典
    政典曰:惟天生民,惟君奉天,惟食丧祭衣服教化,一归于政。皇曰:我惟生无德,咸若古政。嗟尔四方之君,有官有业,乃子乃父,乃兄乃弟,无乱于政。昔二君始王,未有书契,结绳而治,交易而生,亦惟归政。昔在天皇,肇修文教,始画八卦,明君臣民物阴阳兵象,以代结绳之政。出言惟辞,制器惟象,动作惟变,卜筮惟占。天皇氏归气,我惟代政,惟若古道以立政。皇曰:正天时,因地利,惟厚于民。民惟邦本,食惟民天。农不正,食不丰;民不正,业不专。惟民有数,惟食有节,惟农有教。林林生人,无乱政典。政典曰:君正一道,二三凶。臣正一德,有常吉。时正惟四,乱时不植。气正惟和,气乱作疠。官正惟百,民正惟四,色正惟五,惟质惟良。病正四百四,药正三百六十五。过数乃乱,而昏而毒。道正惟常,过政反僻。刑正平,过正反私。禄正满,过正反侈。礼正度,过政反僭。乐正和,过政反流。治正简,过政反乱。丧正哀,过政反游。干戈正乱,过政反危。市肆正货,过政反邪。讥禁正非,过政失用。皇曰:嗟尔有官有业,乃子乃父,乃兄乃弟,咸若我辞,一归于正。皇曰:君相信任惟正,相君??位惟忠,相官统治惟公,官相代位惟勤,民官抚爱惟仁,官民事上惟业。父无不义,厥子惟孝。兄无不友,厥弟惟恭。夫不游,妻不淫,师不怠,教不失。刑者形也,形尔身。道者导也,导尔志。礼者制也,制尔情。乐者和也,和尔声。政者正也,正其事。
  
                          形坟
                       地皇轩辕氏
                         乾坤易
  
                        爻卦大象

乾形天  地天降气  日天中道  月天夜明  山天曲上  川天曲下  云天成阴  气天习蒙
坤形地  天地圆丘  日地圜宫  月地斜曲  山地险径  川地广平  云地高林  气地下湿
阳形日  天日昭明  地日景随  月日从朔  山日沉西  川日流光  云日蔽霠  气日缗蔀
阴形月  天月淫    地月伏辉  日月代明  山月升腾  川月东浮  云月藏宫  气月冥阴
土形山  天山岳    地山盘石  曰山危峰  月山斜巅  川山岛    云山岫    气山岩
水形川  天川汉    地川河    日川湖    月川曲池  山川涧    云川溪    气川泉
雨形云  天云祥    地云黄霙  日云赤昙  月云素雯  山云叠峰  川云流  1    气云散彩
风形气  天气垂氤  地气腾氲  日气昼围  月气夜圆  山气笼烟  川气浮光  云气流霞
〈1〉[上雨下章]
  
                     地皇轩辕氏政典
    皇曰:嗟尔天师??相、五正、百官、士子、农夫、商人、工技,咸若我言。政典曰:国无邪教,市无淫货,地无荒土,官无滥士,邑无游民,山不童,泽不涸,其正道至矣。正道至则官有常职,民有常业,父子不背恩,夫妇不背情,兄弟不去义,禽兽不失长,草木不失生。政典曰:方圆角直,曲斜凹凸,必有形。远近高下,长短疾缓,必有制。寒暑燥湿,风雨逆顺,必有时。金木水火,土石羽毛,必有济。布帛桑麻,筋角齿革,必有用。百工器用,必有制。圣人治天下,权以聚财,财以施智,智以畜贤,贤以辅道,道以统下,不以事上;上以施仁,仁以保位,位以制义,义以??礼,礼以制情,情以敦信,信以一德,德以明行,行以崇教,教以归政,政以崇化,化以顺性,性以存命,命以保生,生以终寿。
    皇曰:岐伯天师,尔司日月星辰,阴阳历数。尔正尔考,无有差贷。先时者杀,不及时者杀,尔惟戒哉。
    皇曰:后土中正,尔识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尔掌尔察,无乱田制,以作田讼。尔惟念哉。
    皇曰:龙东正,尔分爵禄贤智,尔咨尔行,无掩大贤以悕财,无庇恶德以私尝。
    皇曰:融南正,尔平礼服祭祀,尔正惟,无乱国制以僭上,无废祀事以简恭,尔惟念哉。
    皇曰:太封西正,尔分干戈刑法,尔掌尔平。
    皇曰:太常北正,尔居田制民事,尔训尔均。百工惟良,山川尔图。尔惟勤恭哉。
    皇曰:天师辅相、五正、百官、士子、农夫、商人、工技,咸顺我言,终身于休。
  
                          《古三坟》终
                       后序(唐末隐士)
《传》曰:《河图》隐于周初,《三坟》亡于幽厉,《洛书》火于亡秦,治世之道不可复见。余自天复中隐于青城之西,因风雨石裂,中有石匣,得古文三篇,皮断简脱,皆篆字,乃上古三皇之书也。

附录二:

节选自: 《中国远古帝王谱》
中国远古历史大体上可分为四个时代:
  
   一是原始初民时代,起自神话中的盘古时期,止于传说中的燧人氏时期,时间跨度约400万年(距今400万年——公元前7700年)。
  
   二是氏族联盟时代,起自伏羲女娲时期,止于帝舜有虞氏时期,时间跨度5600余年(公元前7724——前2071)。
  
   三是王族分封时代,起于夏禹,止于西周幽王,时间跨度1230年(公元前2070——前841)。
  
   四是诸侯争霸时代,起于东周平王,止于秦王赢政(秦始皇),时间跨度为620年(公元前840——前221)。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吞并六国,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中国历史进入皇帝专权的中古时代。
  
  原始初民时代 概述
  
   原始初民时代又称神话时代,是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起始阶段。
  
   在这一历史阶段中,世界各国的人类,不论是何种肤色,何种语言,何种民族,几乎都有大致相同的“创世纪”故事。
  
   这些故事表面上看似乎有些荒诞不经,而实际上却有着极为深刻的内涵。他是我们的祖先对人类起源和天地生成的大胆想象和推测,是人类探索大自然和认识世界的开始。
  
   长期以来,许多人都把人类最初的历史称之为神话。
  
   这里所说的“神话”,实际上是原始初民时的“神化”。
  
   有些文人不晓得“神话”与“神化”之间的差别,把两者等同起来,把一切带有神秘色彩的文化统统归类于神话,这是一种错误。
  
   比如我国著名的上古史书《山海经》,许多人都把它归类于神话,这就大错而特错。
  
   《山海经》并非神话,而是上古时代留下来的史书。
  
    上古之世是以图腾徽铭为政治主体的神化时代,遗留下来的史纪自然带有上古神化性质的特色,古代的学者把这些上古史记译成了普通文字,并没有对内容详加注 释,致使后世许多人无法理解史书内容,错把神化了的图腾徽铭史纪理解成“不雅驯”(司马迁语)的怪物,从而把它归类于神话。
  
   现代著名学者王大有先生在谈到《山海经》时说:“称扬祖先,必增饰谥美之辞,也就是‘神化’,局外人不知,以为是怪物,以为是神话。一部《山海经》所列诸 山之神,所列祭法,所列各宗族系统,就是这样历史背景下的历史产物,是集上古中华先人的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于一体的宗祀(原始宗教)祖先大 典。”(《三皇五帝时代》)
  
   人类最初从动物界分化出来以后,先后经历了崇拜大自然、崇拜图腾物类、崇拜人祖三个重要阶段。
  
   崇拜大自然阶段就产生了把天、地、日、月、星辰神化的现象,崇拜图腾物类阶段就产生了把崇拜的动植物神化的现象,崇拜人祖阶段就产生了把祖宗神化了的现象。而这种神化是早期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它与凭空杜撰的“神话”完全是两码事。
  
   有些不懂上古史的文人错误地把上古图腾徽铭文化改造成荒诞虚无的神话故事,这是对祖宗的不恭,也是对中华远古文明的亵渎。
  
   关于远古历史早期阶段的称谓,历来有多种说法,如“史前史”、“原始社会”、“神话时代”等,笔者认为都不够准确。
  
   为了使更多的人不再错误的理解中国远古历史,笔者把人类之初这一漫长的历史阶段命名为“原始初民时代”。因为“史前史”等同于“昨天的昨天”,是一种模糊的概念;“原始社会”又太笼统,时代感不清;“神话时代”是对人类远古历史的否定,就更不能使用了。
  
   原始初民时代主要概括描述人类从诞生至进入文明时代这一漫长的历史阶段,这一时代的结束,也就是中华文明的开始。
  
   在原始初民时代里,笔者共选录了具有时代特征的“帝王”六位,简称为“一祖三皇二氏”。“一祖”为盘古,“三皇”为天皇、地皇、人皇,“二氏”为有巢氏和燧人氏。
  
   这里的“帝王”是时代的代称,他们是原始初民时代各阶段的代表,他们分别记录了中华人种的诞生、成长、发展和壮大的过程。
原始初民时代 第一章 盘古
  
   在位起讫:距今约400万——300万年前。
  
   生卒年:混沌之初——开天辟地。
  
   出生地:宇宙浑圆体中央。
  
   立都:中国(太平洋西岸,亚洲东方)。
  
   年号:开天辟地。
  
   盘古,又称盘古氏,混沌氏。传说中开天辟地创造人类世界的始祖。
  
   据古史记载,三百二十六万七千年以前天地还没有形成,到处混沌一片,即分不清上下左右也辨不出东西南北,整个世界就像一个中间有核的浑圆体。
  
   人类的祖先就在这核心中孕育而成。
  
   人祖经过了一万八千年的孕育才有了生命。
  
   当他有了知觉的那一刻,他的周围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他拔下自己一颗牙齿,把它变成威力巨大的神斧,抡起来用力向周围劈砍。
  
   球体破裂了,沉浮成两部分:一部分轻而清,一部分重而浊。
  
   轻而清者不断上升,变成了天。
  
   重而浊者不断下降,变成了地。
  
   人祖就这样头顶天脚踏地的诞生于天地之间。
  
   人们尊称他为盘古。把他出生的地方称作“中国”。把他出生的时代称作“开天辟地”。
  
   古史说:盘古在天地间不断长大,他的头在天为神,他的脚在地为圣。
  
   天每日升高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盘古每日生长一丈。
  
   如此一日九变,又经过了一万八千年,天变得极高,地变得极厚,盘古的身体也变得极长。盘古就这样与天地共存了一百八十万年。
  
   盘古想用自己的身体为人类创造出一个光明的世界,于是他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在倒下去的刹那间,左眼飞上天空变成了太阳,右眼飞上天空变成了月亮,两眼中的泪水撒向天空,变成夜里的万点繁星。他的汗珠变成了地面的湖泊,他的血液变成了奔腾的江河,他的毛发变成了草原和森林。
  
   从此人世间有了阳光雨露,大地上有了江河湖海,万物滋生,人类开始繁衍。
  
   盘古倒下时,他的头化作了东岳泰山(在山东),他的脚化作了西岳华山(在陕西),他的左臂化作南岳衡山(在湖南),他的右臂化作北岳恒山(在山西),他的腹部化作了中岳嵩山(在河南)。
  
   盘古死后,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创造世界的圣祖,在南海为他修建了盘古氏之墓,方圆三百余里。传说墓中仙居着盘古氏之魂,如今广西桂林还存有盘古祠,每年都有许多人到庙里去祝祀。
  
   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显然是古人对人类始祖的神化,他体现出中华民族向往光明为造福人类社会无私奉献的伟大精神。是谁创造了人类社会,是劳动人民自己,劳动者在劳动中不断进化,他们用群体的智慧不仅创造了丰富的历史文化,也为后人留下来许多美好的传说。
  
    现代科学证明:在古史三百万年以前,地质年代属于新生代第三纪的上新世。考古年代为使用天然木石时代。人类族源属于南方古猿。社会组织形式是原始群。婚姻 方式为随意杂交。由此可见,盘古时期人类的先祖(猿人)已经存在了,开天辟地只是古人对天地起源的一种大胆猜想。
  
   不过,古人所推断的时间竟然大体上与科学考证相吻合,这实在让人感到吃惊。
  
   盘古时期的世界考古已经有了重大发现:
  
   1965年,中国地质工作者在云南省元谋盆地的大那乌,发现了两枚170万年前早期直立人的铲形门齿化石。
  
   1968年,在肯尼亚的特卡那湖东部的库彼弗拉,考古界发现了距今261万年前的砾石打制的石器。
  
   1972年又在其地层下35.5米处发现270万年前的人类头盖骨化石,被考古界称为KNM-ER1470号人,头骨化石的脑容量为700多毫升,肢骨和现代人相似,说明此时人类已经能够直立行走。
  
   1986年岁尾,中国地质科学工作者又在云南元谋盆地发掘出7枚人齿化石,经专家科学检测,确定为距今270万年以前的人齿化石。
  
    1987年,云南省联合考古队再次对元谋县的竹栅、小河地区进行考古发掘,先后出土了人猿头骨一具(含8枚牙齿)、上颌骨1件(含3枚牙齿)、下颌骨2件 (含6枚牙齿)、单个牙齿377枚。考古队将其命名为“东方人”牙齿化石。专家认为:此次在小河村蝴蝶梁子发现的古猿牙齿化石系“蝴蝶腊玛古猿”(新种) 距今约为400万——300万年以前,它是“东方人”的直系先祖。
  
   蝴蝶人(300万年前)、东方人(270万年前)、元谋人(170万年前)都具有铲形门齿特征,他们都生活在我国云南省境内。这就有力证明:他们是黄色人种的祖先,也就是中华人种的祖先。
  
   盘古是远古时代神化了的先祖,是中华人种之根,是中华民族之魂,也是世界上一切黄色人种共同的祖先。
原始初民时代 第二章 天皇
  
   在位起讫:距今约300万——170万年前。
  
   生卒年:略。
  
   出生地:天灵山(传说中的仙山)。
  
   立都:天都(传说中的天帝都城)。
  
   年号:天皇氏。
  
   古史记载:盘古之后是天皇。
  
   天皇又称天皇氏,传说中的上古三皇之一。
  
   史书上说:“天地初立之时始有三皇。”说天皇兄弟十三人,号称“天灵”,其中有一人先发明了数字,继而又发明了“天干”、“地支”,人们认为他是位了不起的圣人,便推举他为领袖,号称天皇。其余十二人都带领自己的部族各居一方,立国称皇,各传国一万八千年。
  
    应该指出的是,史书上所说发明数字和“天干”“地支”之事,只是古人的一种猜想。事实上这些发明在一百万年以前是不太可能出现。至于说“天皇兄弟十三 人”,则是一条很重要的远古人类社会的信息,说明当时的人类已经意识到,在这个地球上除了中国之外也还有其它国家。因此,古人把天下分成十三个部分,而中 国仅是其中之一。中国当时最高的领导人是天皇,别国领导人叫什么古人不知道。但是古人认为各国之人都应该同出一源,所以便把他们说成是兄弟。
  
   史书上说,天皇时期的人类“淡泊无为,而俗自化”,意思是那时的人类头脑很简单,思想也很单纯,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其它哺乳类动物没有太大差别,一切顺其自然。而这种状况正与我们今天的科学考证相吻合。可见古人写史是有一定根据的,并非空穴来风。
  
    汉代的史学家孔安国认为“天皇、地皇、人皇”之说过于荒谬,便乱改史书,把伏羲、神农、黄帝称为“三皇”,他犯了一个极端无知的错误。三皇时期是处于上古 早期的原始初民时代,而伏羲、神农、黄帝则处于上古中期的氏族联盟时代,怎么可以代替呢?诚如孔子《家语》所言“自伏羲以下皆称曰帝”,并不称“皇”。上 古时代“皇”与“帝”有着本质的区别,“皇”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并非是指具体的某个人;“帝”则是某个政权的最高统治者,是实有其人。
  
   天皇时期的地质年代属于新生代第三纪的更新世早期,考古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早期,社会组织形式为血缘家族公社,婚姻形式为血缘群婚(本族团内的群婚)。这时候的人类已经开始使用天然火。
  
    天皇时期的世界考古发现,除中国云南的元谋人牙化石外,还有1961年发现于山西芮城县西侯度村的西侯度文化,距今约180万年。西侯度文化共获得了打制 石器数十件,制作简单而粗糙,有砍砸器、刮削器和一件三棱大尖状器,遗址中发现有烧骨炭灰,证明此时的西侯度人已会用火。
  
   据分析,西侯度人很可能是云南东方人种的分支,由于当时全球气候转暖,冰川融化,寒冷的中国北方又恢服了生机,居住在元谋盆地的东方人因人口繁殖过剩,食 物短缺,出现了生存危机。于是,东方人逐渐分裂成十几个支脉,陆续迁往新的地区开辟家园,其中的一支就迁到了今山西南部靠近黄河的芮城一带定居下来。
  
    另外还有,早在公元1891—1892年,荷兰军医杜布亚在爪哇特里尼尔附近地表下15米处发现的距今180万年前的一个头盖骨、3颗牙齿和一根完整的腿 骨化石。1931—1941年,荷兰人孔尼华又陆续发现了三个头骨,多个下鄂骨和许多牙齿,被命名为爪哇猿人。以上考古说明,在东方人种存在的同时西方人 种也已经存在了。这是东西方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类族源。
  
   古史天皇时期的初始阶段,正是我国中华人种的“东方人”向“元谋人”过渡阶段。此时地球处于16银系年的冬至阶段,由于地球环境变冷,许多原本温暖的地区 变成了冰川,一些热带生存的动植物无法适应寒冷的气候,逐渐灭绝,幸存的动物有的改变自身的内环境,以适应寒冷的气候和恶劣的外环境,有的被迫向温暖地带 迁徙,寻找适宜生存的外环境。
  
   当时我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都被冰雪覆盖,到处都是冰川,生存的动物已经很少。而我国云南省的中部,正处于北回归线附近,气候温暖,四季如春,所以便有大批的远古生物云集在这里。元谋盆地成了古生物的天府之国。
  
   1987年4月,云南联合考古队曾在元谋县的小河村和竹栅村等地发掘出动物标本300多件,碎骨牙40多公斤,便是这一时期历史的最佳物证。
  
    “东方人”经过漫长的一百多万年的发展,族群猛增,食物短缺,出现了严重的生存危机。在距今180万年时,全球气候转暖,雪原融化,冰川消逝,原来生命稀 少的寒冷地带又恢复了生机。气候转暖也给处于危机中的“东方人”开辟了新的生路,他们化整为零,分裂成十几个部落,各部落由族长率领分别往东西南北各方开 发新的领地。
  
   这是冰川消融时期中华人种的第一次大分裂,这次分裂使中华人种向更广阔的地域推进,从而奠定了中华人种在世界史上的主流地位。
原始初民时代 第三章 地皇
  
   在位起讫:距今约170万——70万年前。
  
   生卒年:略。
  
   出生地:熊耳山(今河南宜阳市西)。
  
   立都:龙门(今河南洛阳市南)。
  
   年号:地皇氏。
  
   地皇又称地皇氏,传说中的上古三皇之一。
  
   史书上说:“天皇之后,地皇兴起”。地皇共有兄弟十一人,兴起于熊耳、龙门等山。
  
   在天皇晚期由于全球气候转暖,冰川融化,海洋水位猛涨,陆地大面积被洪水淹没,许多居住在低洼地带的人类和动物都葬身于洪水之中。当时天皇的统治已经衰落,中华人的活动中心从云贵高原转移到水草繁茂的华北平原。
  
   这时,地皇氏兄弟十一人,各领一支队伍占据平原中的高地,建立起新的氏族部落。推举一人为领袖,号称地皇。其余兄弟十人也各据一方,各传国一万八千年。
  
   地皇执政时期对人类有三大贡献。
  
   一为“定三辰”:地皇以前虽然天上有了日、月、星辰,但并无名称,统称为“光”,太阳叫大光,月亮叫小光,星辰叫细光。地皇给“三光”起了名字,大光叫“日”,小光叫“月”,细光叫“星”。人们把这项发明称之为“定三辰”。
  
   二为“分昼夜”:地皇把有太阳的时间称为“白昼”,把有星星、月亮的时间称为“黑夜”,白昼与黑夜合称为“一日”。人们把这项发明称之为“分昼夜”。
  
   三是“有岁月”:地皇以三十日为周期定为一个小循环,称作“月”,又把每个月与十二支相配,构成以十二个月为周期的大循环,称作“岁”,统称为“有岁月”。
  
   地皇时期的地质年代为新生代第四纪更新世的中期。考古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早期。
  
    1964年,我国考古工作者于陕西蓝田发现了距今约115万——110万年前的古蓝田遗址,挖掘出许多当时古人所使用的石器。其中有刮削器、大型砍砸器还 有一种一头尖一头厚钝,断面呈三角形的尖状器,是利用石英砾石制成的。它和1957年发现于山西芮城匼河涧的石器基本相同。
  
   据考证“匼河文化”的主人约生活在距今70万年以前,“匼河文化”和“蓝田文化”为研究当时的人类生活状况提供了珍贵资料
  
    地皇时期的人类社会组织仍属于血缘家族公社,婚姻形式依然是血缘群婚。他们当时过着群居生活,食物主要是猎取动物和采集野果野菜。他们把石块磨制成锋利的 武器用来打猎,打到动物后,先喝干动物身上的血,然后再切割猎物的肉分享。他们此时还不知羞耻,男女老少常年都赤裸着身体。也没有男婚女嫁,男女随意交 合,生了孩子由女人照看,男人负责外出猎取食物。
  
   在匼河与蓝田两处遗址都发现有用火的痕迹,进一步证明那时的人类已经知道用火。
  
   地皇时期的人类除一部分居住在华北平原外,还有一部分居住在长江中下游平原。
  
   1975年,我国考古界在湖北十堰市郧县龙骨洞发现了距今100万——5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古人类牙齿化石,命名为“郧县人”。
  
   1976年又在湖北十堰市郧西县神雾岭白龙洞发现两颗古人类牙齿化石,据考证同属于距今100万——5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被命名为“郧西人”。
  
   “郧县人”和“郧西人”的发现,证明在距今100万年前后,中华人种的一个分支已经生活在长江流域。
  
   考古为古史的地皇时期提供了有力佐证:在距今70万年前,中华人种的两个分支分别居住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他们正缓慢的向着远古时代的文明靠近。
  
   地皇时期的世界考古发现,除中国的蓝田人(距今约110万年)、匼河人(距今约70万年)、郧西人(距今约90万年)、郧县人(距今约90万年)外,还有十九世纪西方考古学者在南非德兰士瓦的石灰岩洞穴发现的,距今约15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遗骸化石。
  
   南方古猿分粗壮型和瘦小型两种:粗壮型体态笨重,以食用植物为生,后来在发展进程中逐渐灭绝。瘦小型体态灵巧,以植物和肉类为生,其中的一部分,后来发展成为人类。
原始初民时代 第四章 人皇
  
   在位起讫:距今约70万——20万年前。
  
   生卒年:略。
  
   出生地:刑马山(传说中的仙山,位置不详)。
  
   立都:九城(弟兄九人各据一方,分设九城)。
  
   年号:人皇氏。
  
   人皇又称人皇氏,九头氏,居方氏,传说中的上古三皇之一。
  
    史书上说,人皇氏兄弟九人共同出生于仙家圣地刑马山,他们拜仙人为师,后来共同出山治理中国。当时地皇氏已经衰败,天灾人祸横行,地裂山崩,洪水泛滥,人 类再次面临灭顶之灾。人皇氏兄弟九人分大地为九区,每人各居一方,带领人类抗灾自救。经过多年奋战,终于战胜自然灾害,使人类得以生存下来。于是他们在各 自居住的地区建都立国,共称人皇。
  
   人皇氏后来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史书上说他们兄弟九人“驾六羽,乘云车,出谷口,依山川大地之势,分大地为九州,兄弟九人各居一方,传一百五十世,立国四万五千六百年。”
  
   应该说,这是中国上古时代,人类为了生存而进行的又一次成功的分裂。
  
   在地皇时期的最后阶段,全球的气候再次由冷变暖,受暖流气候的影响,冰川逐渐融化造成了海洋水位上升,海水再次侵入大陆的低洼地带,我国的华北平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大部分被海洋吞没,人类遭遇了空前的灾难。
  
   成千上万的人类死于海浸,幸存者只好向高原和山地逃亡。
  
   人皇时期的所谓分政,实际上就是分散逃亡;所谓抗灾自救,也就是躲避洪水;所谓兄弟九人,是指各部落群体的首领;所谓的九州,也并非只有九个地区,古人以“九”为多,“九”常常用来表示多的意思,显然这里的九州是指很多区域。
  
   当时居住在华北平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的人类,在大洪水的逼迫下,化整为零,分割成众多的小部落群体,每个群体或数十人,或数百人,他们在头人的带领下,逃亡至理想的高地,划定本部落的势力范围,建立新的统治区域。部落之间各自为政,互不侵犯,和平共处。
  
   这次海浸造成的人类大迁徙,使中华人种再次向四方扩散,他们的足迹不仅遍布中华大地,而且还有部分人类走出中国,走出亚洲,并走向非洲和欧洲。
  
   人皇时期的地质年代为新生代第四纪更新世的中晚期。
  
   人皇时期的考古年代为旧石器时代的早期——中期。
  
   1927年,在北京西南周口店龙骨山的一个山洞里,我国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距今约50万年的中国猿人旧居,获得了中国猿人的头盖骨、牙齿、肢骨以及大量的石器,被考古界命名为“北京猿人”,或称“北京直立人”。
  
   经过科学考证,这一时期的中国人类已经能够直立行走、奔跑,他们的上臂和手的灵活性已经和现代人相差不远,他们的身高大约有156厘米左右。他们所制造的石器已经很精致,所选用的材料都是坚硬的水晶、砂岩、燧石、石英岩等。他们已经能够使用火和管理火。
  
   由于当时全球气温升高,北京的气候比现在温暖许多。“北京人”居住区的周围有河流、沼泽、森林、草原和沙漠。他们几十人居住在一起,过着狩猎、捕鱼和采集的生活。
  
   人皇时期的社会组织依然是血缘家族公社,婚姻形式仍为血缘群婚。不过此时他们已经知道了羞耻,开始用串起来的树叶和树皮做衣服遮体。
  
    人皇时期我国境内发现的古人类除“北京猿人”外,还有1972年发现于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的“桐梓人”及其文化(距今约50万年);1984年发现于辽宁 省营口市的“金牛山人”(距今约30万——24万年前);还有发现于安徽和县龙潭洞的“和县直立人”(距今30万年前)、“南京汤山直立人”(距今30万 年前)等。
  
   史书上说,人类从人皇开始至黄帝政权结束共分为“十纪”:
  
   一是“九头纪”,即人皇时期的兄弟九人执政。
  
   二是“五龙纪”,有兄弟五人分而为政,名为皇伯、皇仲、皇叔、皇季、皇少。
  
   三是“摄提纪”,共五十九姓治天下。
  
   四是“合雒纪”,以三姓治天下,教人居住在山洞里。
  
   五是“连通纪”,以六姓治天下。
  
   六是“叙命纪”,以四姓治天下。
  
   七是“循蜚纪”。
  
   八是“因提纪”。
  
   九是“禅通纪”。
  
   十是“疏仡纪”。
  
   自“九头纪”至“叙命纪”,共传八十三个政权。
  
   “循蜚纪”以后记载不详。
  
   “禅通纪”终于炎帝神农氏。
  
   “疏仡纪”则始于黄帝轩辕氏。
  
   从古史记载中我们得知,自人皇时期至黄帝时期,中间还有一段漫长的历史时期,最少也有三十万年。在这数十万年间,中华人种在神州大地繁衍生息,不断地分支扩散,他们的足迹遍布西部高原、北部山区、东部平原和南部沿海,其活动中心在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区。
  
   这一时期还有部分中华人种,迁徙到西亚、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在那里定居,成为当地的永久性居民。

附录三:《握奇经》:
 《握奇经》 中国古代论述八阵的兵书。又名《握机经》、《幄机经》。1 卷,380余字(一本360余字)。有多种丛书本传世。相传其经文为黄帝臣风后撰,西周初姜尚为之引申,汉武帝时丞相公孙弘作解。另附《握奇经续图》1 卷,旧题晋武帝时西平太守马隆撰《八阵总述》1卷。《唐太宗李卫公问对》中有"黄帝兵法,世传握奇文"语。实际上,《握奇经》成书较晚,《宋史•艺文志》 始见著录。南宋朱熹认为该书是"唐李筌为之"(《朱子语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则认为是唐代以来好事者据唐独孤及《八阵图记》推衍而成。
  该书指出:"八阵,四为正, 四为奇, 余奇为握奇。"布阵用兵,要根据" 天文气候向背、山川利害"和兵力多寡等情况,灵活运用。由于该书文字简略,后人对经文解释不尽一致。一说释为:天、地、风、云为四正,龙、虎、鸟、蛇为四 奇。天又分为天衡、天前冲、天后冲 ;地分为地轴 、地前冲、地后冲。以天衡、地轴、天地前后冲、风、云布为八阵。其中地轴、地前后冲居内层,天衡、天前后冲居外层,四隅皆为风阵、云阵。临战时四正之八阵 转变为龙、虎、鸟、蛇四奇之八阵以应敌。故"奇即正之变,非在正之外"。八阵为一整体,而每阵又有其独立性。故合而为一,离而为八。每阵八队,八阵共为六 十四队。八阵之外,另有少部分兵力为游军,称为"余奇"或称"握机",即机动兵力,由主将直接调遣。游军在布阵时分踞两端(包括前后左右)护阵;临战时则 策应本阵相机应敌。另一说释为:八阵为天、地、风、云、龙、虎、鸟、蛇等八个以不同旗幡服饰作标志的小方阵组合而成的一个大方阵。四方为四正,四隅为四 奇。即部署在前、后、左、右四方之各小方阵为正兵,而当四方正兵向四隅隙地机动时便是奇兵。所以四正为体,四奇为用。"余奇"为主将居中控制的机动兵力, 掌握此奇零之兵又称"握奇"。八阵的布阵原则"薄中厚方",主将"居中御外",起着"居重御轻"的作用。八阵成一整体时,则"合而为一,平川如城";分开 时,则"散而为八,逐地之形"(《八阵总述》)。


握奇经
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一作《握机经》,一作《幄机经》。旧本题风后撰,汉丞相公孙宏解,晋西平太守马隆述赞。案《汉书•艺文志•兵家阴阳》风后十三篇。班固自注曰:图 二卷,依讬也。并无《握奇经》之名。且十三篇,《七略》著录,固尚以为依讬。则此经此解,《七略》不著录者,其依讬更不待辨矣。马隆述赞,《隋志》亦不著 录,则犹之公孙宏解也。考唐独孤及《毗陵集》有《八阵图记》,曰:黄帝顺煞气以作兵法,文昌以命将。风后握机制胜,作为阵图,故八其阵,所以定位也。衡抗 於外,轴布於内,风云附其四维,所以备物也。虎张翼以进,蛇向敌而蟠,飞龙翔鸟,上下其旁,所以致用也。至若疑兵以固其馀地,游军以案其後列,门具将发, 然後合战。弛张则二广迭举,犄角则四奇皆出云云。所说乃一一与此经合。疑唐以来好事者因诸葛亮八阵之法,推演为图,托之风后。其後又因及此记,推衍以为此 经,并取记中握机制胜之语以为之名。《宋史•艺文志》始著於录,其晚出之显证矣。高似孙《子略》曰,马隆本作《幄机》。序曰:幄者帐也,大将所居。言其 事,不可妄示人,故云《幄机》。则因握幄字近而附会其文。今本多题曰《握奇》,则又因经中有四为正,四为奇,馀奇为握奇之语,改易其名也。似孙又云:总有 三本,一本三百六十字,一本三百八十字,盖吕尚增字以发明之。其一行间有公孙宏等语。今本衍四字。校验此本,分为三章,正得三百八十四字,盖即似孙所谓衍 四字本也。经後原附续图,据《书录解题》亦称马隆所补。然有目而无图,殆传写佚之欤?



---出《四库总目提要》
经曰:八阵,四为正,四为奇,馀奇为握奇。或总称之。
  先出游军定两端,天有衡圆,地有轴,前后有冲,风附于天,云附于地。冲有重列各四队,前后之冲各三队。风居四维,故以圆。轴单列各三队,前后之 冲各三队。风居四角,故以方。天居两端,地居中间,总为八阵。阵讫,游军从后蹑敌,或惊其左,或惊其右,听音望麾,以出四奇。天地之前冲为虎翼,风为蛇 蟠,围绕之义也:虎居于中,张翼以进;蛇居两端,向敌而蟠以应之。天地之后冲为飞龙,云为鸟翔,突击之义也:龙居其中,张翼以进;鸟掖两端,向敌而翔以应 之。虚实二垒,皆逐天文气候、向背山川利害,随时而行,以正合,以奇胜。天地以下,八重以列。或曰:握机望敌,即引其后,以掎角前列不动,而前列先进以次 之。或合而为一,因离而为八,各随师之多少,触类而长。
  天或圆而不动,前为左,后为右,天地四望之属是也。天居两端,其次风,其次云,左右相向是也。地方布,风云各在前后冲之前,天在两端,其次地居 中间,两地为比是也。纵布天一,天二次之;纵布地四,次于天后;纵布四风,挟天地之左右。天地前冲居其右,后冲居其左,云居两端。虚实二垒,则此是也。
  角音二初警众末收众。
  革音五:一持兵,二结阵,三行,四趋走,五急斗。
  金音五:一缓斗,二止斗,三退,四背,五急背。
  麾法五:一玄,二黄,三白,四青,五赤。
  旗法八:一天玄,二地黄,三风赤,四云白,五天前上玄下赤,六天后上玄下白,七地前上玄下青,八地后上黄下赤。
  阵势八:天,地,风,云,飞龙,翔鸟,虎翼,蛇蟠。
  二革二金为天,三革三金为地,二革三金为风,三革二金为云,四革三金为龙,三革四金为虎,四革五金为鸟,五革四金为蛇。其金革之间加一角音者, 在天为兼风,在地为兼云,在龙为兼鸟,在虎为兼蛇。加二角音者,全师进东。加三角音者,全师进南。加四角音者,全师进西。加五角音者,全师进北。_音不止 者,行伍不整。金革既息而角音不止者,师并旋。
  三十二队天冲,十六队风,八队天前冲,十二队地前冲,十二队地轴,八队天后冲,十二轴地后冲,十六队云。以天地前冲为虎翼,天地后冲为飞龙,风为蛇蟠,云为翔鸟。
  治兵以信,求圣以奇。信不可易,战无常规。
  可握则握,可施则施。千变万化,敌莫能知。
  动则为奇,静则为陈。陈者阵列,战则不尽。
  分苦均劳,佚轮辄定。有兵前守,后队勿进。
  地陈十二,其形正方。云生四角,冲轴相当。
  其体莫测,动用无疆。独立不可,配之于阳。
  风无正形,附之于天。变而为蛇,其意渐玄。
  风能鼓动,万物惊焉;蛇能围绕,三军惧焉。
  云附于地,则知无形。变为翔鸟,其状乃成。
  鸟能突击,云能晦冥。千变万化,金革之声。
  天地后冲,龙变其中。有手有足,有背有胸。
  潜则不测,动则无穷。陈形亦然,象名其龙。
  鸷鸟击搏,必先翱翔。势凌霄汉,飞禽伏藏。
  审而下之,下必有伤。一夫突击,三军莫当。
  风为蛇蟠,蛇吞天真。势欲围绕,性能屈伸。
  四季之中,与虎为邻。后变常山,首尾相因。
  天地前冲,变为虎翼。伏虎将搏,盛其威力。
  淮阴用之,变化无极,垓下之会,鲁公莫测。
  古之奇兵,兵在陈内。今人奇兵,兵在陈外。
  兵体无形,形露必溃。审而为之,百战不昧。
  合而为一,平川如城。散而为八,逐地之形。混混沌沌,如环无穷。纷纷纭纭,莫知所终。合则天居两端,地居其中。散则一阴一阳,两两相冲。勿为事先,动而辄从。
  游军之形,乍动乍静。避实击虚,视赢挠盛。
  结陈趋地,断绕四径。后贤审之,势无常定。
  金有五,革有五。退则听金,进则听鼓。
  鼓以增气,金以抑怒。握其机关,战不失度。
  红尘战深,白刃相临。胜负未决,人怀惧心。
  乍奔乍背,或纵或擒。行伍交错,整在鼗音。
  麾法有五,光目条流。角音有五,初警末收。
  麾者指挥,角者警觉。临机变化,慎勿交错。
  上兵伐谋,有下用师。弃本逐末,圣人不为。利物禁暴,随时禁衰,盖不得已。圣人用之,英雄为将,夕惕乾乾,其形不偏,乐与身后,劳与身先。小人 偏胜,君子两全。争者逆德,不有破军,必有亡国。握机为陈,动则为贼。后贤审之,勿以为惑。“夫乐杀人者,不得志于天下。”圣人之言,以戒来者。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2)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已有 7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1-11-16 19:35
    非常感谢,先生的译文议的精到,引申广泛,值得学习。
  • 引用 bluepet2009 2012-10-31 22:23
    受教了,楼主辛苦。这种一段文言一段白话的方式,非常利于阅读
  • 引用 素心水月 2012-11-1 23:02
    又学到了许多知识
  • 引用 陈伯牙 2016-4-10 00:52
    非常感谢,先生的译文议的精到,引申广泛,拜读学习中。
  • 引用 兵语引言 2016-6-16 22:08
    能拜读一下,眼光高了许多
  • 引用 admin 2016-10-22 16:57
    应该要准备出版了
  • 引用 兵圣孙武 2016-10-28 09:40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6-10-28 09:42 编辑

           老田,恕我直言,尽管我们公布的不完整,不过,就我们仅公布的部分内容,希望力求精益求精,我们应该为能够担起这份社会责任感而深感荣幸!既然历史使命在肩,就不得不努力!望诸君能够能够同心同德、齐心协力,不辜负人民和历史的重托!房立中同志、张秦麓同志在这一方面,已为我们做过尝试,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的艰辛付出,吸取他们在付梓出版时的有益经验的同时,尽可能的使他们在付梓出版时所出现的某些不足、缺陷能够得以补充和完善,尽可能的使遗憾能够降低或避免!
                                                  戴文手启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