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关于张藏本《孙子兵法》的疑点--迦叶佛子与张晓鸿的商榷

2011-2-3 04: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1| 评论: 4

简介:迦叶佛子的论点:张晓鸿先生口口声声说:在学术研究上应当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可意气用事,并且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八十二篇"面世的过程,本身是一部活剧,若干年后也是历史。不管任何角色,都要为自已的言行 ...
   迦叶佛子的论点:
张晓鸿先生口口声声说:在学术研究上应当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可意气用事,并且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八十二篇"面世的过程,本身是一部活剧,若干年后也是历史。不管任何角色,都要为自已的言行负责,为未来的历史负责。那么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散佚近二千年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在西安发现》(《收藏》 1996年第10期)一文称,“记者在西安西郊的一座职工家属楼上,惊喜地看到了被岁月抹过的汉竹简”,又说“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张瑞 玑……以重金买下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古兵书竹简”,又说“尤其在极左思潮泛滥的……他不得不将古兵书装满架子车,送到西安药王洞门前的大坑内烧 掉了”。按文中所述,张藏本的《孙武兵法》不但是竹简,而且是汉简了。你回答我,何以张瑞玑见到的竹简如此完整无缺呢?既没有衍文,异文,也没有错简,甚 至一字不错一字不差。据《散佚近二千年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在西安发现》一文称,张瑞玑得到的竹简,只有23个字看不清。你在看看银雀山的 竹简,扭扭弯弯的,缺字甚多,散佚的也不少。是张瑞玑先生的保存技术高明呢还是银雀山所用的竹子不行?要知道,这是“汉简”。藏品来源你说不清楚,就是不负责,对未来的历史不负责。

藏品的来源是辨别真伪的依据。这些问题你能交代清楚,这才是对未来的历史负责。如果这些问题你交代不清楚,其他的问题无法展开讨论。《旧唐书》在南宋之后 湮没无闻,历经劫难,到了明代中叶嘉靖年间被重新发现,才得以流传至今。五代的书流传尚且如此困难,更不用说是汉简了。另外你可以看书画的流传,唐以后的本子可谓寥寥,秦汉时期的只有出土的,民间流传下来的几乎是零。图书流传都有一定的途径。你既然用银雀山来作论据,俨然已经认定是秦汉时期的了。银雀山汉简的出土那是铁证,可以拿来作参照,但要明白你所本的是汉简,比银雀山更为完好的汉简。说说为什么?

再说说《孙子兵法》的流传。目前《孙子兵法》有两个系统,一是十三家注本,一是武经七书本。言之凿凿,早有定论,你老天外飞仙,竟能在光绪年间得到汉简。 勉强的说法是盗贼所得,有如此完整,怎能不叫人生疑呢?即使为盗贼所得,你可以看看《竹书纪年》等竹简的出现遇到了多么艰难的过程。竹简被用作火把的,官 府清理时有不很谨慎,张瑞玑难道遇到了十分仗义的盗贼么?

最后,我想说的是,有些东西我们仅仅从常识就可以判断它,并不是专家的话才信。当然,前些年官方的态度、以及相应的处理办法都不仗义,我可以理解。如果你 不拿银雀山做证据,不说是汉简,兴许这个张藏本还可以被认为是晚出或者后人依附之作。但你经不起诱惑,犯错了,答案也就不言自明了。不管你说这些简是什么 秦宫郿邬简,齐安城简等等,都不能令人信服,史记汉书同样不能令人信服。且不说从中国军事发展史和同时代基本作战方法这些做参照来研究了。从《左传》《国语》《史记》等资料来说事,人们或许可以信服,至于用到《握奇经》《三坟》,无疑是让大家看玄幻了。《盗墓笔记》最后去寻找西王母的墓葬,让读者朋友流连忘返,我也要在此感谢您张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如此丰富美味的连环大餐。
  张晓鸿 的论点:
首先感谢迦叶佛子先生对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研究的关注, 现就所提问题简复如下:
    一、竹简来源问题
    先生提出“藏品的来源是辩别真伪的依据”,这是个老问题,过去专家们就曾提出过质疑。对竹简来源应该是收藏家回答的问题,而不是我一个学者回答的问题。由于这方面藏家披露的材料太少,故对竹简的认定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目前对竹简来源主要的依据有三:一是张联甲的《遗嘱》。据遗嘱中讲:“吾父张瑞玑,……调任陕西韩城知县。在上任路上,以重金买下失传的《孙武兵法》八十 二篇、图九卷。”惜仅此而已。张敬轩亦说“这本书,是俺爷用一块金砖换来的!在20世纪初期,爷爷张瑞玑从北京到陕西韩城上任,走到陕西五台县黄河边,夜 宿一村落,从村里的一位老人手中见到此书,便以一块金砖购买下来,从此得以保存流传。关于该书的来历,都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父亲研究后认为该书著于秦汉 时期,而父亲已于1972年去世。”二是所存有27枚竹简。三是兵法抄件每篇之后皆有“书理周书汉简”六字。
     认定竹简虽然有困难,但是研究鉴别兵法,并非只有一途一法。在我看来,竹简固然是文物,而兵法的内容则是更重要的文物。考古专家看重的是竹简,而我更看重的是兵法的内容。专家曾提出要汉简,有位学者说它就在银雀山汉墓里。此虽戏语,却含有真理。
     张藏本是一部早就存在的古文献,并非抄自于银雀山汉简,且内容相吻合。因此我认为,认定张本真伪最有力的武器就是银雀山汉简。除此之外,兵圣孙武的 两部兵书“八十二篇”、及“十三篇”的内容,不仅与银雀山汉简相印证,而且与近年来其它古墓出土的文献相印证。例如马王堆汉墓帛书文献、湖北江陵张家山第 247号汉墓出土文献、湖北省云梦睡虎地出土文献,等等。这些文献收藏者之祖张瑞玑、之父张联甲生前是看不到的。即就是张家后世子孙张敬轩,由于这些出土 文献出版面世较晚,他也是见不到的。竹简抄件可能伪造,而兵法理论他是伪造不了的。因此,如果我们对它采取封杀摈弃的愚蠢作法,将会铸下千古大错。
    二、张本内容完整无缺问题
    先生所引报导称“张瑞玑得到的竹简,只有23字看不清楚。”这个说法不准确。据我看到的抄件,由于时间太久,烟熏霉变,纸质老化,内容多有损坏。恐怕不止 23字。其次兵法内容存在有大量的疑难古字,象形字,异体字,连字典上都查不到。即就是你睁大眼睛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张本中不是没有衍文、异文、错简,而 是存在的。只是数量不多而已。
       银雀山汉简由于发掘原因,损伤严重。同时它本身又是一部战国时期的传抄缩立简,存在着大量衍文、异文、错简。须知张藏本兵法的前身,其内容是经过西汉初期 张良、韩信、李左车、蒯通、郿邬才女所典校过的。而且是参考景林简、秦宫郿邬简、齐安城简三简本择善而典校的善简。因此张本内容则较为完整一些。
    三、引用古书问题
    张本兵法不仅引用《三坟》、《五典》内容,而且还引用有《握奇经》、《军政》、《军志》、《六韬》、《施令》等大量古书。虽然这些书学界有争议,但是这也正是我们认定这部书产生时代的材料。
    四、晚出附益问题
    对于张本晚出还是后学附益,我意暂不作定性。待其全部公布之日,再定不迟。

     目前,在我对张藏本兵法研究的过程中,感到最棘手的就是藏品所有权在收藏家手里,不在研究者手中。收藏家未能将兵法全盘端出,因此对它的全面研究还 存在困难。我们只能根据收藏家自愿提供多少,来研究多少。有几分材料,就说几分话的原则。出于收藏家的信任,让我看了许多非常珍贵的材料,作为研究者,只 能就看到和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来进行研究,我有义务将真实情况向世人做以介绍。我认为对张藏本只有认真保护,认真研究,才是对历史的负责。
                                             张晓鸿        
                                                                2009年9月23日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4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无意路过 2011-4-15 01:52
    老实不客气地说,你们这班人水平太差,造出的那个东西太差劲。说你不学无术你可能不服气,为那些翻了多少古书啊?你连学术的边儿都沾不上。http://cinista.blog.163.com/blog/static/72052216201131310526574/
  • 引用 无意路过 2011-4-15 01:39
    我不知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了什么。猜想你们腰缠万贯,吃饱了没事想闹着玩?或者太想出名了?或者想把你的藏品卖大价钱?或者以为天下人的智商太低,好哄?以为李学勤那帮人也是混饭吃的?费老大的劲做这种不可能有效果的事干什么?
  • 引用 无意路过 2011-4-15 01:32
    感觉你们这帮人挺可爱的。为什么当初抛出这本奇书之前不先下功夫?等人家指出了漏洞之后才想起来弥缝。张晓鸿先生大概看过我给报社的信吧?当年我挑的毛看样子都打磨过了。其实就是现在你公布在网上的这些毛也太多了,要都打磨光溜,恐怕最后剩下的就只剩传世本孙子和出土汉简那点内容了。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1-3-10 23:42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