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网友贡献失传古兵法

网友贡献失传古兵法

1 人已关注

网友创作,网友贡献,网友收集,网友展示

精选帖子

戴文孙武兵法部分手稿之四
戴文孙武兵法部分手稿之四
0阅读|76人阅读
习近平书法
习近平书法
0阅读|86人阅读
兵圣孙武的军事思想目录
兵圣孙武的军事思想目录
0阅读|183人阅读
孙武的军事思想的初探样本
孙武的军事思想的初探样本
5阅读|289人阅读

事实胜于一切雄辩

[复制链接]
2082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8 11:29:01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8 21:12 编辑

                                                          事实胜于一切雄辩                                                                                              psb_meitu_3.jpg                                                                                                                                                                              
“伪造文物等于篡改历史”《孙武兵法》82篇"的作伪真相必须彻底澄清;近来,《人民日报》《收藏杂》之最先登出了先发现所谓孙武亲著"抄本《孙武兵法》82篇以(下简称抄本)报道,此后,某些新闻媒体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更有甚者,有人将抄本的部分篇章,便如所谓《孙武子全书》,居然宣称张联甲、吕效祖、张敬轩等人书理、收藏的抄本,解开了史学界、军事学界一个千古之谜。对于世界性的孙子兵法研究和应用,也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这是为弘扬民族文化作出的又一重大贡献。鉴于这一事件,在海外引起得很大反响,考证次数的真伪,我们作为孙子兵法研究的专业人员,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根据目前所见到的,"抄本"中的《行空》、《拾中》《预示》3片及有关报道中所引"抄本",的零散内容,已对抄本及汉简提出了质疑,(详见《北京青年》周刊44期有记者周伟采写的《所谓孙武兵法究竟是真是假》一文。)
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仍有一些媒体,在进行不负责任的报道。本着对历史负责,对现实负责对社会的传统文化负责的精神,我们再次向社会各界郑重声明:
  一、我们一直认为,"抄本"绝非孙武亲著,已不可能出自汉简,而是今人伪造的低劣赝品;
  二、我们强烈要求国家与管部门出面,对收藏者张敬轩等人持有的所谓《孙武兵法》82篇残简。及手抄本进行科学鉴定并将鉴定结果公之于众,以正视听;
  三、由于各大新闻媒体对此事的广泛报道,已经给学术界造成了很大被动,并对国家声誉造成一定影响我们呼吁中央有关职能部门出面,敦促有关新闻单位,坚持江泽民主席提出的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的方针。迅速使有关《孙武兵法》82篇手抄本及残简的报道走上客观公正的轨道;
  四、我们呼吁某些新闻单位坚持新闻报导的党性原则,恪守新闻职业道德,尊重科学,尊重事实,有勇气澄清事实真相,而不是保持咸默,回避问题,一人小记负面影响继续扩大蔓延。
最后,我们衷心希望,通过社会各界的努力,以求科学战胜盲从,真理战胜谬误,使此事回归到客观、真实、公正的轨道。(签字见图)
    戴文点评;【孙武兵法】珍贵的文献、乃至于全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在我国著名史学家、文学家班固所著的【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推‘吴孙子’八十二篇图九卷有明确的记载,不是任何别有用心的个人和组织所能随意抹杀的;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孙膑兵法】的部分内容重新科学归正,这一基本事实依据,不是不学无术、不思进取某些民族败类所能恶意压制的;无论是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膑兵法】,还是【孙子兵法】其的中大量内容,不是今天历史条件下所无法填补的,竟被张藏本【孙武兵法】填补的恰如其分、如暮鸟归巢,这一大量的事实科学依据,也不是任何个人和组织所能肆意掩盖的;但就张藏本【孙武兵法】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前后次序严重错乱颠置的大量内容科学理顺,其被理顺的次序,结构更严谨,这一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不能完成铁的事实依据,也决不允许某些心胸狭隘民族败类随意能歪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所整理出现的大量谬误被张藏本校正的科学得当,这一也只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能形成的必然产物,也决不允许某些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历史跳梁小丑肆意攻击、破坏和阻挠的。纵观诸多事实依据, 吴如嵩只不过是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一再妄图指鹿为马、肆意颠倒是非的历史挑梁小丑,利欲熏心、权欲熏心,丧心病狂的败类,欲非法占为己有,不晓得这世间还尚有廉耻二字,在未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擅自发表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屡次向收藏者以及支持和科学报道人员的工作单位,发恐吓信,人身攻击,敢问,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特权?应该清楚,他们的言行,早已严重的超越了学术争鸣的范畴,已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我们应该始终保持清醒的意识,在任何条件下,我们应该一如既往的坚持和遵循‘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这是任何一个不想退出历史舞台执政党必需遵循的标准,任何个人和组织的言论只能作为一种建议参考,而不能作为直接的科学依据,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才是真正的学术权威凡是有意识置科学依据、科学规律、科学社会实践于不顾,肆意颠倒黑白的恶行,学术界人人都应该能够率先揭露,敢于批判,勇于成为维护“科学依据、科学规律、科学社会实践“的真勇士,凡是有意识抛弃科学依据、违反科学规律、蔑视科学社会实践的违法犯罪行径,我们绝不容许,一定要严惩不贷、追究刑责,凡是肆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无耻行为,我们一定要势必坚决杜绝,凡是滋生使是非被人为颠置的违法犯罪行径的土壤,我们一定要坚决铲除



                                           timg_meitu_2.jpg
                                                              民族败类黄朴民

                                           u=1520083275,2248874528&fm=27&gp=0_meitu_4.jpg
                                                           民族败类姚有志
   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肆意颠倒是非的历史跳梁小丑
   姚有志:你既然坚持认为意见代表个人,不代表组织。盖章是为了证明是单位的人。但声明的内容也是单位的意思。你不觉得自相矛盾?既然是个人,可你为何又辩称声明的内容也是单位的意思,你这是什么逻辑?你们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一九九七年五月四日,给海淀区法院提交的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海淀区人民法院我部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等同志撰写的《孙子兵法八十二篇》辩伪的文章,是在院、部领导的指示和支持下进行的,是经过领导同意和批准的,系职务行为。你们这到底是个人行为,还是组织行为?既然你们在这个所谓的声明中认为是在院、部领导的指示和支持下进行的,是经过领导同意和批准的,系职务行为。那恐怕就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组织行为,性质非常恶劣!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低估的,他们应该清楚,你们的行为早已超越料学术争鸣范畴,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行径,姚有志,你身为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部长,应负主要责任!他们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难道是一群蠢猪吗?
   姚有志,你必须回答贫道一个问题,
1997年8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给东城区法院发函,原文如下: 东城区人民法院:

贵院已受理房立中诉中华书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侵害名誉权一案,据我院了解,发表在《文史知识》杂志今年第一期的《孙武兵法82篇真伪》一文。系黄朴民个人作品,我院战略部,没有为其出具过,职务作品的证明,房立中诉我院侵权是错告,请法院依法裁定。你们前后言辞反复无常,首鼠两端,敢问你们军事科学院还有没有党纪、国法!你们置“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伪标准”于何地?
无数事实清清如流水,是实证明军事科学院{时任的院长徐慧兹已于2005年元月13日亡故}‘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反动问题,余以为,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犯有四大不可宽宥的罪行。例举如下:

  其一;严重违反和破坏人、事、物运行中所具有的‘特性、规律和发展趋势’公然无视诸多的科学依据、迷信盛行,这不仅是极其严重的某些个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更是反人类、反科学的违法犯罪反动组织,像这样的违法组织,敢问,我们还有何理由任其苟延残喘呢?
  其二;擅自以组织之名,发表极其严重的犯罪声明,多次以组织之名,向中宣部以及隶属于中宣部的新华社、人民日报社、解放军报社、光明日报社、中央电视台、陕西省委、省政府、陕西省委宣传部、西安市委、市政府、市社科院、市委宣传部等擅自发恐吓信,多次试图凌驾于法律之上,擅自发号施令、颐指气使,屡屡向收藏者张敬轩先生,以及相关知情者和科学报道者,诸如国防大学的房立中、新华社的王兆麟、人民日报社的孟西安、收藏杂志的杨才玉、陕西省教育厅的吕效祖等多人的单位发恐吓信,致使多名仁人志士命运多舛,受到极其不公正的待遇,这难道不是极其严重的犯罪、又是什么呢?而且是带有组织性的。再一次强烈建议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为、中纪委、中央军委纪委立案调查,依法取缔“原伪军事科学院、原伪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违法犯罪组织,依法治国、依法治军,
拿出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作为一个敢于为历史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所必须具备的基本常识,言必信、行必果,不能因人而异,护犊子式的包庇和纵容,又岂能是向人民和历史负责任的态度,中央军委重新组建所谓的“军事科学院”并没有涉及原“伪军事科学院、原伪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违法犯罪事实!为原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违法犯罪事实,却又极尽开脱、包庇和纵容的嫌疑,本届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为恐怕难以洗脱一个原本属于学术争鸣的问题,拖了二十余年,你们的行政效率,不能不令学术界刮目相望!广大人民群众对你们的如此行政效率,敢不侧目!你们所颁发的所谓政令、还有多少可信度?对于学术问题应该采取的科学应变能力,你们不能不令人严重质疑?依据新颁行的党的纪律处分条例之规定,敢问,如何裁处?敢问,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坚持在任何条件下,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双百方针”这一我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还要不要继续坚持?所谓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院长陈荣弟和原伪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部长姚有志有何利害关系?一再让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妄图指鹿为马、肆意颠倒是非历史跳梁小丑的黄朴民、姚有志等,出现在我们的学术主流媒体,这无疑是对于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唯一标准”赤裸裸的悍然挑衅行为,实是乱我、亡我中华民族优秀思想文化之心不死,是可忍、孰不可忍!重新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对于我们的民间学术团体,一再的深闭固拒,这种坐井观天、削足适履的鼠目寸光,如果不及时改变这种形势,距亡党、亡国之路,将不会太远的。
                                          psb (1)_meitu_5.jpg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院长陈荣弟
  关于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院长陈荣弟在没有理清与原伪军事科学院以及战略研究部的利害关系之前,建议本届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暂时停止他的职务。敢问本届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你们所重新组建的军事科学院,还准备把原本属于学术争鸣范畴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系列珍贵文献拖多长时间?敢问我们重新组建的军事科学院,还有什么现实积极意义呢?重新组建的战争研究院,岂不等同摆设?既然解决不了诸多的现实问题,那么,我们还重新组建所谓的军事科学院,不是多此一举吗?还不如所幸裁撤了,比较合适。“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擅自发表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长期非法打压正常的学术争鸣,搞人身攻击,犯罪事实清楚,铁证如山,罪在不赦建议给予“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开除其公职处分,撤销其所有职称,开除其党籍、军籍处分!依法拘捕,追究其刑责
                                         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推广者戴文手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