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网友贡献失传古兵法

网友贡献失传古兵法

1 人已关注

网友创作,网友贡献,网友收集,网友展示

戴文重新序次的【孙武兵法】三十一篇设计图

[复制链接]
1267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1 21:11:06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7-11 18:56 编辑

                                  psb (1)_meitu_4.jpg
                                                                   psb (2).jpg
                                                                   psb_meitu_3.jpg
                                                        正背面设计图
                                                                                                 psb (4)_meitu_6.jpg
                我国伟大的军事战略家、伟大的军事家、伟大的思想家兵圣孙武
   孙武,生于周敬王二十六年,齐景公二年既公园前五四六年 周贞定王六年齐平公八年既公元前四六三年病逝,享年八十三岁,孙武我国春秋末战国初期伟大的兵学集大成者,伟大的军事战略理论家,杰出的大军事家,伟大的语言学家,字长卿,齐国安邑今山东济南东南人,曾五易其名,曰田武,曰孙武,曰陈武,曰齐民,曰吴民,年轻时拜九元子门下 ,研习兵法,后历时八年,周游列国 ,次年隐居吴地罗浮山中 ,后被伍子胥先后七次引荐于吴王阖闾,被任为将,率吴军破郢入楚,后被秦楚联军打败于沂地,从此隐居景林,经以兵法,终年八十三岁,葬于景林之之之中。兵圣孙武著有【孙武兵法】,又称‘兵法、吴孙子、吴孙子兵法‘孙武兵法’孙武,我国春秋末战国初期伟大的军事战略家,伟大的兵学大师,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思想家 ,伟大的语言学家,我国军事战略思想的集大成者据【龙首兵目】、【鬼谷兵目】记载;初为八十一篇,留有九元真人等十三家的批注韩信序次时将武与吴王问对及成书过程加入定为八十二篇图九卷、列次第八;此后刘向【别录】刘歆【七略】及班固【汉书、艺文志】皆录【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该书主要论述“兵道、兵天地、兵人事、兵度、兵量、兵夺、兵数、兵称、兵胜以及百战而胜、一战而胜和兵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阐述。是一部兵理与实战相结合的具有开拓性精神的兵书孙子武者,齐人也。公子完,厉长子,恐祸至,逃离陈。完至齐,任工正,管百工。讲仁义,且得体,帮助齐,工与器,盖天下,齐恒公,赐田庄,为隐姓,表感激,姓改田,当是时,陈与田,音相近。原陈完,换田完,娶齐女,家始兴。田完死,号敬仲齐田完,字敬仲。四世孙桓子无宇,无宇二子:恒、书。书字子占,齐大夫,伐莒有功,景公赐姓孙氏,食采于乐安。生凭,字起宗,齐卿。凭生武,字长卿,以田、鲍四族谋为乱,奔吴,善为兵法,避隐深居,世人莫知其能,申胥偶遇以论时局,方知旷世之奇才,倍敬重之,七次进谏于吴王,武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吴王阖庐问客齊民曰:六将军分守晋国之地,孰先亡?孰固成?”齊民曰:“笵、中行氏先亡。孰为之次?智氏为次;孰为之次?韩、魏为次,赵无失其故法,晋国归焉。吴王阖庐曰:其说可得闻乎?齊民曰“可”范、中行氏制田,以八十步为畹,以百六十步为亩,而伍税之。其田狭,置士多,伍税之,公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民财困,故曰范中行氏智氏制田,以九十步为畹,以百八十步为畛,而伍税之。其畹田狭,置士多,伍税之,公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民力乏,故智氏次之;韩、魏制田,以百步为畹,以二百步为亩,而伍税,其田狭,其置士多。伍税之,公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民心力俱疲,故韩、魏次之;赵氏制田,以百廿步为畹,以二百步为亩,公为均税焉。府库充裕,其置士少,主佥“"臣收,以御富民,故曰固国。晋国归焉。吴王曰“善。王者之道,以为爱厚其民者也。
   吴王阖庐问曰‘古今之皆言治国之道,有道者善治,善治者“固成”。孰有道,孰无道?孰善治?孰无治?孰固成?孰先亡?齊民曰:明君之问也,古之天下者,民之天下也;故民大君小、为有道也,君大民小、为无道也;故义大亲小、为善治也,亲大义小为、无治也。民富者,国强也,民富、国强、则民善用,善用则不乱,不乱则固成;故古今亩大税小固成也,亩小税大先亡也
吴王曰“善”
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寡人今观之,阖庐问曰:可以教寡人否?曰可,夫争夺,生灵涂炭,酂破井荒,国毁家亡,民不聊生也。夫禁争夺,当世之急 也。必得以憂去憂,以杀去杀,以暴去暴,以战去战,方可国泰民安也。以禁为恉犎民道,揃僪伐恶。吾修兵法善禁禁处,国统民安也。吾尽观先圣之传策,尽校名战之利弊,尽察天地之玄理,尽轇诡道之奥 妙,尽玩变数之神判,尽涉列国之山川。察游九州而观四海,尽知天下之风土民情。尽访天下之兵家贤才,踄相示,取精用宏,呕心沥血,九尽而功成也。此五年所定三简,吾之后世子孙明传也。诗曰;欲得天下,敌移乃发,用天地才;故善谋善发,立论兵语,变通兵戛,禁争夺欲杀,安平万家,吾赋诗以平子民。孙武在整理兵书八十一篇期间,认为他这部集古今兵书之大成的兵书,只能传给圣明之君和智贤之士,昏庸之君,歹谲之士不可传也。孙武拜谒吴王,阖庐问孙武曰:散地士卒顾家,不可与战,则必固守,固守不出。敌攻我小城,掠吾田野,禁吾樵采,塞吾要道,待吾空虚,而急来攻,则如之何?齐民曰:敌人深入吾都,多背城邑,士卒以军为家,专志轻斗。吾兵在国,安土怀生,以阵则不坚,以斗则不胜。当集人众,聚谷蓄帛,保城避险,遣轻兵绝其粮道,彼挑战不得,转输不至,野无所掠,三军困馁而诱之,可以有功。若与战,必因势。势者,依险设伏,无险,则隐于天阴暗昏雾,出其不意,袭其懈怠。
   阖庐问齐民曰:吾至轻地,始入敌境,士卒思还,难进易退,未背险阻,三军恐惧,大将欲进,士卒欲退,上下异心;而敌盛守,修其城垒,整其车骑,或当吾前,或击吾后,则如之何?齐民曰:军人敌境,敌人固垒不战,士卒思归,欲退且难,谓之轻地。当选骁骑伏要路,我退敌追,来则击之。军在轻地,士卒未专,以入为务,无以战为。故无近其名城,无由其通路,设疑佯惑,示若将去。乃选骁骑,衔枚先入,掠其牛马六畜,三军见得,进乃不惧。分吾良卒,密有所伏。敌人若来,击之勿疑,若其不至,舍之而去
阖庐 问齐民曰:争地敌先至,据要保利,简兵练卒,或出或守,以备我骑,则如之何?齐民曰:争地之法,让之者得,求之者失。敌得其处,慎勿攻之,引而佯走,建旗呜鼓,趣其所爱,曳柴扬尘,惑其耳目,分吾良卒,密有所伏;敌必出救,人欲我与,人弃吾取,此争先之道。若我先至,而敌用此术,则选吾锐卒,固守其所,轻兵追之,分伏险阻;敌人还斗,伏兵旁起,此全胜之道也;阖庐问孙武曰:交地吾将绝敌,令不得来。必全吾边城,修其所备,深绝通道,固其塞;若不先图,敌人已备,彼可得来,而吾不可往,众寡又均,则如之何?孙武曰:既吾不可以往,彼可以来,吾分卒匿之,守而勿怠,示其不能;敌人且至,设伏隐庐,出其不意也;吴王问孙武曰:衢地必先,吾道远发后,虽驰车骤马,至不能先,则如之何?齐民曰:诸侯参属,其道四通,我与敌相当,而傍有国。所谓先者,必重币轻使,约和傍国,交亲结恩,兵虽后至,众以属矣。简兵练卒,阻利而处,亲吾军士,实吾资粮,令吾车骑,出入瞻候。我有众助,彼失其党,诸国椅角,震鼓齐攻,敌人惊恐,莫知所当阖庐问齐民曰:吾引兵深入重地,多所逾越,粮道绝塞,设欲归还;势不可过,欲食于敌,持兵不失,则如之何?齐民曰:凡居重地,士卒轻勇,转输不通,则掠以继食,下得粟帛,皆贡于上,多者有赏,士无归意。若欲还出,切为戒备,深沟高垒,示敌且久。敌疑通途,私除要害之道,乃令轻车衔枚而行,尘埃气扬,以牛马为饵;敌人若出,呜鼓随之,阴伏吾士,与之中期,内外相应,其败可知.
   阖庐问齐民曰:吾入圯地,山川险阻,难从之道,行久卒劳,敌在吾前,而伏吾后,营居吾左,而守吾右,良车骁骑,要吾隘道,则如之何?齐民曰:先进轻车,去军十里,与敌相候,接期险阻,或分而左,或分而右,大将四观,择空而取,皆会中道,倦而乃止;
阖庐问齐民曰:吾入围地,前有强敌,后有险难,敌绝粮道,利我走势,敌鼓噪不进,以观吾能,则如之何?齐民曰:围地之宜,必塞其阙,示无所住,则以军为家,万人同心,三军齐力,并炊数日,无见火烟,故为毁乱寡弱之形。敌人见我,备之必轻。告励士卒,令其奋怒,陈伏良卒,左右险阻,击鼓而出。敌人若当,疾击务突,前斗后拓,左右犄角;阖庐又问曰:敌在吾围,伏而深谋,示我以利,萦我以旗,纷纷若乱,不知所之,奈何?齐民曰:于人操族,分塞要道,轻兵进挑,阵而勿搏,交而勿去,此败谋之法;阖庐问齐民曰:吾师出境,军于敌人之地,敌人大至,围我数重,欲突以出,四塞不通,欲励士激众,使之投命溃围,则如之何?孙武曰:深沟高垒,示为守备,安静勿动,以隐吾能。告令三军,示不得已。杀牛燔车,以飨吾士,烧尽粮食,填夷井灶,割发捐寇,绝去生虑。将无余谋,士有死志,于是砥甲砺刃,并气一力,或攻两旁,震鼓疾澡,敌人亦惧,莫知所当,锐卒分行,疾攻其后。此是失道而求生。故曰:困而不谋者穷,穷而不战者亡;阖庐又问齐民曰:若吾围敌,则如之何?齐民曰:山谷峻险,难以逾越,谓之穷寇。击之之法:伏卒隐庐,开其去道,示其走路,求生透出,必无斗意,因而击之,虽众必破:阖庐问齐民曰:吾在死地,粮道已绝,敌伏吾险,进退不得,则如之何?齐民曰:燔吾蓄积,尽我余财,激士励众,使无生虑,鼓呼而冲,进而勿顾,决命争强,死而须斗。若敌在死地,士卒气勇,欲击之法,顺而勿抗,阴守其利,绝其粮道,恐有奇伏,隐而不睹,使吾弓弩,俱守其所;
阖庐问齐民曰:敌人保据山险,常利而处之,粮食又足,挑之则不出,乘间则侵掠,为之奈何?齐民曰:分兵守要,谨备勿懈,潜探其情,密候其怠,以利诱之,禁其牧采,久无所得,自然变改。待离其固,夺其所爱。敌据险隘,我能破之也齐民曰:夫十三篇【
为论兵之概要,启于‘军政、军志、司马法、太公’有所发有所展也。
  阖庐问曰,相胜奈何?齐民曰,无过于因地而宜、因势利导、悬权而动、因敌而制胜也,兵为危势,故非利弗动、非得不用、不得已而斗,用兵之法,九州为上,破国次之;全国为上、破关次之,全军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伍次之。故破关则盗寇蜂起,贼大、损大,盈尸相枕,哀鸿遍野,黎庶家破人亡十之有六七,流离失所不得生计者十有八九,破关为不得已;破军则水大、火大、杀通大,涂炭生灵‘典曰’两军对阵,大战之后,必有灾年,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轒辒,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也《军斗令》齐民曰“能当三教、三训、三律而后知功有所赏、过有所罚,赏不起于非功,罚不加于无罪也
。《合战令》齐民曰“战贵齐成,以律而行,民贵令行,以文而行,故齐之以律、令之以文,《回令》孙子曰:军行患车患于险途而行之当行于驰途,避于险患以相敌乘势制敌也.齐民曰;军患阵不坚;阵不坚则前破,而后不能顾、左右不能相接,远近不能相救,故阵不可不坚也。吴王问曰,何以为将?齐民曰,将者:智也,仁也,敬也,信也,勇也,严也。是故智以折敌,仁以附众,敬以招贤,信以必赏,勇以益气,严以一令。故折敌则能合变,众附则思贵之而无骄,委之而不专,扶之而无隐,危之而不惧,人效死而上能用之,虽优游暇誉、令犹行也,故良将之动也,犹壁玉之不可污也,力战,贤智则阴谋利,赏罚必则士尽力,气勇益则兵威令自倍,威令一则惟将所使,军井未达,将不言渴;军灶未炊,将不言饥,以后为前,以前为后,四头八尾,触处为首;敌冲其中,首尾俱救,此谓为将之道也。
                        吴王阖庐趋驾齊民之馆,曰:不榖好战,然亘观古今史事,非战事,汤王何以亡夏桀于鸣条也?武王发、何以合诸侯八百,败商军于牧野“壄”诛商纣于鹿臺也?非战事何以成王霸?此非兵者欤?民曰,明王之问也,外臣窃以为,汤王之所以亡夏桀于鸣条,武王发、之所以能合诸侯八百,败商军于牧野、诛商纣于鹿臺,战事功成,然非首功也,实为夏桀、商纣亲大、义笑,无治、失道,自败、自残、自亡也,非战之过也,夏桀、商纣若非失道、无治,能够得道、善治、固成,汤王、武王发战事可得成乎?不榖之好兵,战事,非福之门之也,适之好之也。齊民曰:兵,利也,忘战必危也,非好也。兵害也,好战必亡,也非戏也,君王以好与戏问之,外臣不敢对。阖庐曰:不榖,未闻道也,不敢趣之利与害,惟安社稷、保宗祠、福黎庶也,非兵、战事不能为也,非好也、非戯也,为势也,愿得先生以教寡人齊民曰:唯明王之所欲,以贵者可也,贱者可也,妇人可也。试男于右,试女于左,阖庐曰,不愿以妇人。齊民曰,妇人多所不忍,臣请代以男,吴王阖庐曰,令得以出,不得改,有何畏,有何悔乎齊民曰,姑试之,得而用之,无不验用,吴王阖庐曰,姑而试之,能得而用之,可也,齊民曰,外内贵贱得矣。吴王阖庐曰“诺然则请得宫女一百八十人,授令,国右前,授之国左后玺囿之中,以为二阵齊民曰阵未成,不足见也。及已成,将在军中,有专断之权,外臣其难。吴王阖庐曰“诺”齊民曰,以其御为司马,以参乘为舆司空,告其御、参乘曰:惟将命是也明王居台上而待之,外臣至日中请令,令既出,不得改若夫发令而从,不听者诛,令司马命妇人而告之曰:知汝右手乎?曰知之,知汝左手乎?曰知之。知汝心?曰:知之。知汝背?曰:知之,谓汝右手,從汝右手;谓汝左手,從汝左手。谓汝前,从汝心。谓汝背,從汝背,反者,谓不从令者也,七周而释之,鼓而前之,金而后之,三告而五申之,鼓而前之,妇人亂而笑之,金而坐之,又三告而五申之,鼓而前之,妇人亂而笑之。三告而五申之者,三矣,而令犹不行; 齊民曰,乃召其司马与舆司空而告之曰:兵法曰:弗令弗闻,将之罪也;已令已申,卒长之罪也。兵法曰:赏善始贱,罚恶始贵,请谢之。吴王阖庐曰,卒长,寡人之爱姬也,若无此二姬,寡人食不甘味、夜不能得寝,愿先生赦之,齊民曰,明王必知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岂不闻引而圆之,圆中规;引而方之,方中矩。吴王阖庐曰,寡体不适,已知先生能用兵矣
   吴王阖庐旬日不自娱,日不得食、夜不能成寝,齊民稽首拜曰,外臣见罪于明王,愿得弃山野,以服罪于明王,吴王阖庐曰,寡人未能得道,未能见教于先生,岂敢见罪于先生也?寡人愿得而用之,望先生毋见罪于寡人,如此得矣。若汝之子十三篇所明律令之勋德也齊民再拜而曰,明王之言也,以此知明王】得道矣。吴王阖庐曰,汝之子十三篇所明道言功也,诚将闻齊民曰,迂直、短长、远近,习此教也,以为恒命,此素教也,将之道也,民之司命,赏善始贱,赏如山岳;罚恶始贵、罚如渊潭,如此,民莫不用命,虽赴之汤池、蹈之火海,亦示之如归也,故赏莫贵于贱莫过于威,威行于众,严刑于吏,三军信其将威者,乘其敌所之也.

   四年,吳伐楚,取六與灊。五年,伐越,敗之。六年,楚昭王使公子囊瓦將兵伐吳。吳使伍員迎擊,大破楚軍於豫章,取楚之居巢。周敬王七年春,伍员荐吾于吴,吾以孙子兵法晋见吴王阖闾,阖闾曰:古今之,皆言治国有道,有道者善治,善治者固成。孰有 道?孰无道?孰善治?孰无治?孰固成?孰先亡?吾对曰:明君之问也。古今之天下者,民之天下者也。故民大君小,有道也;君大民小,无道也。治者,正理 安民也。故义大亲小善治也,亲大义小无治也。民富者,国强也,国强则,民善用,善用则不乱,不乱则固成。故古今亩大税小固成也,亩小税大先亡也。 吴 王阖闾悦曰:善哉。寡人素闻古之善用兵者,一战而屈人之兵,未闻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孰善用者?孰善之善用者?吾曰:“百战百胜,百战而屈人之兵也。此才大,贼大,盗大也。南北夹击一战而屈人之兵也。此火大水大,杀大,不得已而为之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 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谋也。能用空而得天地之功者,谋也。谋大,战小,善用兵也。谋大战小善之善用兵也。 吴王阖闾曰“妙哉!言简道深,善者之言也。汝子之十三篇寡人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吾答曰:可,吴王阖闾曰:可试妇人乎?吾曰:可,吾即勒兵,杀目姬以服。吴王授命于备而伐楚。吾作两三之策。夫策者,一备二控也。一方修道富国强兵,习阵篡 卒,备险备用,一方三军,三分一击,两守轮流。实楚时三年有余,吳王闔廬謂子胥、孫武曰:始子言郢未可入,今果何如?二子對曰:楚將囊瓦貪,而唐、蔡皆怨之。王必欲大伐之,必先得唐、蔡乃可。闔廬聽之,悉興師與唐、蔡伐楚,與楚夾漢水而陳。吳王之弟夫概將兵請從,王不聽,遂以其屬五千人擊楚將子常。己卯,楚昭王出奔。庚辰,楚军成矣。周敬王十二年春,吴黄道起兵。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三万,兴兵伐楚。楚起甲二十万。战于柏举。四面吴歌,八方赣曲,佯围不攻,扦楚军也。楚归。吾则千里设伏,八面伏击。一战屈楚之兵于郢城。城中楚王济江而亡水中。九年,吳王闔廬謂子胥、孫武曰:始子言郢未可入,今果何如?二子對曰:楚將囊瓦貪,而唐、蔡皆怨之。王必欲大伐之,必先得唐、蔡乃可。闔廬聽之,悉興師與唐、蔡伐楚,與楚夾漢水而陳。吳王之弟夫概將兵請從,王不聽,遂以其屬五千人擊楚將子常。己卯,楚昭王出奔。庚辰,吳王入郢。子常敗走,奔鄭。於是吳乘勝而前,五戰,遂至郢。夫破楚一战传于列国。吳王入郢。子常敗走,奔鄭。於是吳乘勝而前,五戰,遂至郢。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这一特殊以劣胜优的辉煌战绩、其规模之大、战线之长在中国战史上可谓空前,即使在世界军事战史上也属罕见,这无疑是我国军事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成功范例。孙武的这一辉煌战例至今令人叹为观止。破楚入郢后,伍子胥掘平王墓、鞭平王尸、部伍失控、施暴淫乱,孙武数次力谏无效,吴王阖闾此时早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令孙武心寒,无奈之下挂印而去,临行留下帛书;上书,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欲进中原,先定吴边,预定吴边,先定元元,强兵王霸元。孙武;初称田武、入吴后易名为齐民、辅佐吴王阖闾期间称为孙武、隐居景林后又易名为吴民、吴其[齐之谐音]民,孙武五易其名,乃是为了真正的隐退,同时为了诸侯之间的许多是非纠葛,更是为了自身及家人的人身安全着想。孙武隐居景林后,经以兵法,纵观天下,盘古开天国传于姬周,五千余年,战乱不断矣。何也?生杀预夺国不休也。吴王阖闾得以天下之亲主也。孙子兵法从而传民,吾愿足矣。用政七年,用战劝戒,功成身退。民之情也。隐居景林,经以兵法,诗曰“欲得天下,晵道十发。用天地才,善谋善发,历隃兵法,变通兵戛,禁争夺预杀,平安万家。吾作诗当歌,以示子民。孙武生三子:驰、明、敌,孙驰,字子动、孙明字子静、孙敌,字子化,寓意为动静变化之意也,孙明生孙先,孙先字致仁、孙先生孙操,字甲戈、孙操生孙宾,宾字志白。                                                                                      psb (5)_meitu_7.jpg
我国清末、民国初期,伟大的民主主义思想家、杰出的书法家张公瑞玑先生 张瑞玑先生,字衡玉,1872年生于山西赵城县,1927年逝世,享年56岁。张先生自幼不凡,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中进士,先后在陕西韩城、兴平、长安、临潼、咸宁五个县任知县。光绪末年加入同盟会,并创办报刊,宣传革命思想。辛亥革命后,先后任陕西民军政府顾问、山西革命政府财政司司长、国会参议院议员、黎元洪总统顾问、孙中山的非常国会议员、陕西划界大使,段祺瑞执政时被聘为参政员。孙中山与段祺瑞合作未果死于北京后,张先生便回到赵城故里。他是一位诗人、画家、书法家,又是一位思想家、政治家,留下的诗文和政论有《谁园集》等10余卷,其事迹被收入《中华民国名人传》。他的笔如椽,胆如天,气如虹,在政坛叱咤风云,不枉一世。可惜今不为人所知矣!
 通观张先生一生所为,其县官生涯和办报活动,是其事业之基础,也是其舞文弄墨、锤养笔力、笔气和威望形成之基础。清生廉,廉生威,威生风。由于张先生为官清廉,爱民如子,为政严明,大义凛然,深得民心,一言九鼎,遇难题可以迎刃而解,危亡关头,亦可逢凶化吉。如张先生离开长安到临潼当县官后,长安商人因为当局的苛捐杂税而罢市。陕西巡抚无法解决,便函请张先生予以调解。张先生到了长安,还未出面调解,商人已相互转告,说:“我张大老爷来矣!”大家便立即复市了。巡抚大愤,说:“我堂堂巡抚,反不及一县令耳!”巡抚宠姬寿辰,文武官吏都去送重礼祝贺,唯张先生不去。张先生认为,我当的是朝廷的官,并不是你宠姬的官,我为何要拜你呢?
 由于张先生判案严明,囚犯居然可以越狱而不越狱――这也是一大奇闻。当时新丰镇有一劫案,涉嫌新军士兵王炳耀。张先生在审讯时,发现其有仗义行为和革命思想,便未判其死刑,而判徒刑。在服刑期间,陕西辛亥革命起义军首领张云山要劫狱,囚徒王炳耀却不同意,说:“张大老爷活命之恩不可忘,不要妄动!辛亥九月初一,长安起义时,张任咸宁县知县,乘轿外出,路遇起义民军。民军正欲刺之,张说:“我张瑞玑也!”民军立即称先生是好官,连声道歉。而先生竟下轿,将官帽掷在地上,参加了革命起义。张先生早在1909年(宣统元年)就与陕西兴平县小学校长张深如创办《兴平报》,宣传革命思想,每十天出版一张,表面上是“启发民智,开通风气”,实际上是揭露清朝政府的腐败和黑暗统治。如在宣统二年二月初十,该报刊登的“皖人反对赔款征银”6月4日刊登的“政府对于开海陕甘两铁路欲加入借款之警告”,以及7月17日刊登的戏曲《黑暗世界》等,都是反清内容。后来,张先生调任长安,仍继续出版此报,改名为《兴平星期报》,此报停刊后,张先生还办过《帝州报》、《龙门报》和《木铎公报》,深受民众欢迎。
  陕西民军政府成立后,即聘先生为顾问院院长。当时,西安商民已停业数日,民军缺乏供养,军心不稳,形势危急,将领们到市场动员复业,商人们因谣传说张先生被害而不见,说:如得一见张大老爷,当即遵命复业。将领便请张先生到市场动员,商人们见到张先生,心中大悦,遂开门营业,军民之心大定。
   张瑞玑“玩军阀”天下一绝,张先生“玩军阀”的起因是:辛亥九月初七,晋军起义,山西独立,当局电请张先生回晋,正好碰上袁世凯的走狗卢永祥和吴佩孚兴兵镇压山西起义军,攻克娘子关及太原,并南至赵城等地,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洗劫一空。据说因赵城士兵在战斗中最为英勇顽强,卢永祥对赵城人更是恨之入骨,杀之尤甚,劫之无遗。他们征发车辆,满载劫物,运至太原,再转正太铁路发往直隶、山东。七日之间,络绎不绝。
  张先生睹此惨状,非常气愤,口诛笔伐,致函袁世凯、卢永祥,予以痛斥,并铸卢永祥铁像,两手拿着银锭,抱在怀中,跪于赵城南门内,供来往人们唾骂,让妇女们拿鞋子抽打。在卢永祥的铁像背上,还铸长歌一首,歌曰:
  “汉族之贼,满清之奴;厥名永祥,其姓曰卢。
  山东巨盗,袁氏走狗;贪货好色,无赖游手。
  岁在辛亥,扰我赵城;率贼二千,焚掠纵横。
  太平以北,韩岭以南;仓无剩米,筒无遗缣。
  卢贼喜跃,满载饱装;民苦欲死,贼已远扬。
  未然贼脐,未枭贼头;铸像道旁,万古同仇。
  携字在背,不磨不灭;唾骂千秋,冤哉顽铁。”
  此举立即传遍四方,轰动全国。卢永祥终于挺不住了,便托人向张先生说情,欲将跪像去掉。张说:“非念既往,乃警来者。”无奈,卢贼只好派人趁夜间偷偷用铁锤自毁其像。
  1921年,黎元洪复任总统后,军阀混战,民无宁日。张先生同全国人民一样,痛恨军阀,屡作诗文或函电以讥骂之。当时卢永祥由清帝奴才,摇身一变为民国军阀、浙江督军,卢原系皖系将领,皖系失败后,又与奉系合伙。奉军在直奉战争中失败后,卢颇感孤立,于是提倡废自治和裁兵,改督军为执事,以欺骗国人。张先生奋笔致书卢永祥,予以冷嘲热讽,百般戏弄。曰:今日督军不裁兵,明日兵裁督军矣。夫猛虎要噬人者也,易其名曰大虫,而噬人如故。毒蛇蛰人者也,易其名曰长虫,而蛰人如故。今之督军,虎也蛇也。废督者,废其实非废其名也。驱虎于山,放蛇于泽,屏而远之,使不为人害则得矣。若虎与蛇忽作人言以宣于众曰:吾辈今为善类不复噬人蛰人,谁复言信之。敢告执事并告我全国军阀曰:吾小民不堪命矣。 此文发表后,海内传诵,人人称快。把各个军阀尤其卢永祥,弄得更是臭不可闻。
  张先生如此“玩军阀”威震四方,真乃一绝。特别是他不但铸卢像让人唾骂,而且又迫使卢贼自毁自像,自戮其身。这一手真是刁极了,棒极了。铁背铸歌,就像一首《长恨歌》,泄百姓之恨,民军之忿,骂得淋漓尽致,真是太妙了! 声讨袁世凯支持孙中山 张瑞玑先生不仅在山西、陕西颇有名望,而且在全国颇有名望,是清末民初的一位伟大的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尤其在辛亥革命以后,历任陕西民军政府顾问院院长、山西革命政府财政司司长,并当选国会参议院议员,曾在政治上起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张先生嫉恶如仇,从善如流,旗帜鲜明地支持孙中山,反对袁世凯。在袁世凯帝政议起时,他挺身而出,两次致书袁世凯责以大义,将袁氏比作王莽,予以抨击。
  袁世凯当时为内阁总统大臣执事,为窃任民国大总统,提出与民军停战议和,却又不承认秦晋民军,把其当作土匪,派北兵南下攻伐,用的是分而治之,以逞其奸。张先生识其阴谋,致书嘲讽说,你把秦晋民军当土匪我不敢抗辩,但你下令征讨土匪,其为害百倍于土匪。执事(指袁)利用土匪以树其威,盗贼亦利用执事以饱其欲。是执事一盗魁耳。以盗之道治天下,未有不速其亡者。使执事随满清以亡,诚不足惜,使中国随执事以亡,则此恨无穷矣。面对邪恶势力,张先生总是胸潮起伏,笔下风起云涌,气吞山河。他继续写道:“逆天下之人心反而抗之是树敌也。坐视其无律之将士纵横焚掠而不知禁是残民也。避南军之锋而专攻秦晋是示怯也。朝议停战夕谋进攻是背盟也。树敌不智,残民不仁,示怯不勇,背盟不信。瑞玑目盲失鉴而误以为执事为一世之枭雄,而今知执事枭则枭矣,雄则未也。并讽袁“四世三公,冢中枯骨,执事殆有祖风乎。人心未死,士气方张,磨戈抽矢,以待执事。执事不为苍生计亦当自为计也。袁世凯见书后,知张先生决意不从,坚决抵制,只好下令调回已入秦晋之北兵。
 袁世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让豫省议长协同直豫议局致电南京政府孙中山大总统,要求认举袁世凯为初任大总统。孙中山答应共和早成,应即让贤。同时,蒙古王公联合会又通电南京政府及各省、机关部,请予赞成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对袁氏的这些活动和孙中山的忍让态度,张先生更是着急,又致函袁世凯予以嘲讽:“玑掩纸失笑,窃谓不然。并严正指出:夫所谓大总统者全国人民所公认,非一人一家之私物也。一二人不能私举亦不能私与之也。直豫议局及蒙古王公代表其全地全省可也,不能代表全国。孙君(中山)人望所归天下翕然公举为大总统可也,不能以总统私与人。况南北政府方议取消各省代表均未与会,而大总统一席已先据旧日政界之势力而私定,其何以示天下告万国也。
 张先生接着便拿袁世凯同孙中山加以对比,把袁氏放在炉火上烤燎。他说:执事政治之经验,外交之声望,某早见之闻之,在旧日政界中立于荣庆痴顽之班,诚首屈一指。以拟孙君殊觉不伦,月旦俱在,此非某一人之私言。孙君手无寸柄,屡蹶屡起,海外一呼,天下响应。执事北洋数年,门生故吏遍天下,承延于荣庆项下,伏不敢动,胆识可见矣。孙君奔走岛屿,艰苦坚韧,倾家倾产,置不足恤。执事娇妾美姬,列侍成行,纨绔余习,概未脱尽,器量可见矣。孙君持其学说,提倡天下,数十年如一日。执事交康、梁而中变,谄荣庆而不终,品格可见矣。孙君以一布衣号召天下志士,无功名利禄可羡,争牺牲其生命不以为惜。执事以内阁大臣总握戎械,麾下将士,淫杀焚掠甚于流寇而不知禁,才略可见矣。二者相较谁优谁劣,执事虽顽顿无耻,亦当望旌旗而退三舍也。今二三乡亲私人汗流奔走,鼓舌游说,欲掩尽天下耳目,乘其乱而收其利,其实利于执事者无几,而害于天下者无穷。瑞玑四万万中一人也,利与害共之。执事果不自量腼颜而据上座,瑞玑固无力与争,然期期以为不可也。执事图之。袁世凯阴谋称帝,怕国民党反对,便威胁利诱,软硬兼施。国民党内一些钻营分子,纷纷退党,攀依袁氏,以求富贵,并造谣说张先生亦退出国民党。张得知,很为气愤。而当时京津各报均为袁氏所收买,只好在外国人办的《顺天时报》上刊登启事,声明绝不脱离国民党。 袁世凯对张先生恨之入骨,曾密令山西巡按使金永杀害张先生,适逢帝制失败,才幸免于难。
 曹锟贿选总统,以重金向张先生行贿,想得张先生一票,张先生断然拒绝。相反,支持冯玉祥、胡笠僧推翻吴佩孚、曹锟,欢迎孙中山北上。非常之人、非常使命,张先生无论为人,还是从政,光明磊落,一身正气,金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对于从事正义事业的同仁和朋友,遇有危难,更是侠骨义胆,视金钱为粪土,倾囊相助,毫无惧色和吝啬。每有时局变动,亡命逋客,往来秦晋,路过赵城者,都要在“谁园”为其接风和送行,给以衣物行装和盘缠。感人事迹,不胜枚举。记得董寿平先生在北京家里给我滔滔不绝谈起洪赵一些历史人物,其中也包括赵城张瑞玑。他深有感触地说:“我们洪赵人在历史上没有出过奸臣。”我深为赞同。而张瑞玑何止非奸臣,乃忠于国、民与民国之英雄、伟人也!袁世凯死后,黎元洪就任总统,特聘张先生为总统顾问。后来黎元洪解散国会,张先生即赴广东参加护法,任非常国会议员。咱不知此官有多大,但张先生“非常之人”也,这一点却是真的。
  1919年2月,在全国人民殷切希望和平,社会名流蔡元培、熊希令等通电全国,呼吁和平并成立“和平期成会”,同时各帝国主义驻华使节都亦施加压力,南方总代表唐绍仪、北方总代表朱启铃,在上海召开和议会议。陕西问题成为争论焦点,北政府代表指陕西靖国军为土匪,不应列入南军范围,而将直奉军和晋甘军说成是协助剿匪。经过激烈争论,于第二次会议上决定推张瑞玑先生为陕西停战划界专员。当时陕西靖国军方面除各路陕军外,还有卢占魁的绥远军和叶荃的滇军。北政府军除陈树潘部队外,有刘镇华的嵩军,许兰州的奉军,张锡元、管金聚的直军,陆鸿涛的甘军,刘存厚的川军和阎锡山的晋军,两方合计有九省的军队。关中各县尽沦为战场,民不聊生,故南北要人及陕旅、京、津、粤、沪人民皆敦促张先生说:“君不西行,大祸不解。张先生便于1919年3月12日由北京起程入陕。 先生至陕,躬赴前线划界,主客各军皆如言停战,并通电全国详述人民苦状。陕西人民感慨地说:“吾陕人受苦久矣,竟无敢言之者,而先生代言之,足为吾们小民吐气矣。据说三秦父老还能口诵其电文。当时靖国军总指挥胡笠僧被陈树潘督军所执,关在督署,奉直入陕军将领又觊觎秦督军一席。张先生开始到陕西时,本想与陈树潘商量先释放胡笠僧,然后联合起来共驱奉直军出关,为党军在西北奠定基础。由于胡笠僧治军素严,他部下有不愿胡出山者,因而怂恿于右任反对先生的主张,又恰逢南北和谈决裂,张先生便通电表扬胡笠僧、叶湘石、岳西峰、田润初等治军成绩。但张先生对此行不能达到预定议和目的深感惋惜,因而感叹:“早知更始难存汉,失计韩非再入关。
 张先生死后,太原各报惊而载之,《晋阳报》更对张先生之逝世喻之为“天塌地陷”深表悲痛。国民军师长胡景铨(胡笠僧之弟)在挽词中高度评价张先生西行之功:“靖国军兴,中原鼎沸,群雄角逐,各据一方。吾陕西百二河山,已成四分五裂之势,兵连祸接,迄无宁期。先生奉命西来调解陕局,划区分界,力解纠纷,拯生民于涂炭,重一言以九鼎,靖国基础赖以完成。不独造福秦中,抑且有功党国先生诚革命之中坚,民国之护法,为循吏,为文家,尤其经济文章绪余耳
  政论家战略家;张先生从小读的是“四书、五经”考的是进士,当的是清官,在陕西五个县当了多年的县官,居然思想那么超前,与革命息息相通,对革命关心备至,甚至视革命为己命,对民国命运,甚至比孙中山看得还清,比孙中山还心急如焚。人家袁氏篡权,孙氏欲以推让,他却在那里急得“挖砖”(赵城土话)。只要是利国利民之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甚至在袁氏要加害于他,不得不离京回乡莳花种树时,仍不停止作诗文戏骂袁氏,真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先天下之忧而忧”者也。这正是令我们异常敬佩之处!
  张先生不但对国事了如指掌,对国际时事、政事、军事亦了如指掌。他对国内军阀相争、袁氏篡权义愤填膺,对国际列强虎视中国,吞噬中国,恨之入骨。他把当时的日、俄、美、英、德、法、意等国斥为强盗,对强盗们吞噬中国领土,吸其血膏,如芒刺在胸,心急如焚,恨不得军阀们立即团结起来,恨不得民众立即觉醒起来,同仇敌忾,一致抗外。他在《论日俄之战》中说:大盗劫人人将延颈贴耳而待之,而又有盗出来与之争利,两盗相持,人们以为可以缓其害,可以等着瞧,而相持结果,劫人之盗又被盗所劫,受害者又以为可以“以盗制盗”“以盗牵制盗”孰不知“劫我者,盗也。劫盗者亦盗也”如何知道劫我之盗不会再劫我?而劫盗之盗,不会挟恩(以为对我们有功有恩)以相胁(胁迫我们)?被劫之盗不会挟怨(怨我们)以相仇?以致一盗未除,两盗俱来,其害叠加之呢?而其他的盗,也会见有利可图,口涎欲滴,一拥而上呢?“倚盗御盗”之可危也。
  今天,俄国人占据着旅顺、奉天,劫人之大盗也。日本之出师相抗,两盗争利也。中国臣民保持中立,玩的是“倚盗制盗”故技。以缓急论,宁愿使日胜不能使俄胜;以恩怨论,宁愿俄败而不愿日败。然而请问:日胜之后,辽阳数千里之沃地,归中乎?归东(日本)乎?归于中国,何以酬谢日本?何以待俄国?(对俄国如何交代)。归于日本,俄国怎会不再侵夺我国边疆?还有英、法、德怎能不各据地界?这样一来,中国“局外中立”之说,能“自诿而自保”吗? 以国而言,日本根本不足以敌雄鸷之俄国。明治数十年的新业,不足以当大彼得数世之旧规。然而为什么日本能在旅顺打胜仗?因为它选择了战胜俄国的良好时机。为什么俄军会一败再败,损兵折将丧失险要之地,军力不振,国威顿失?因为从来天下事胜人者以志,夺人者以气。志与气挫,势与力无所持也。俄国经营远东,将不利于中国,而日本也同受其害。远东者,中国之根本,日本之唇齿。俄窥东亚,必先得辽东;俄得辽东,必先亡日本。日虑其国之皆亡也,不得不出予战。不战必亡,不胜亦必亡,故日本之士气凌驾于俄军之上,日之一胜,俄更气馁。旅顺险地不能守,辽阳诸境则勿论矣。哥萨克精兵不能战,后备诸军勿论矣。马克洛夫名将不能自保,古鲁伯金勿论矣。常备军五、六十万不能御敌,三十万勿论矣……声言再派三十万,其实就像赌徒赌气,倾囊而赌,孤注豪斗,实为自壮之语。说俄皇亲自督战,其实也只是吹牛。因为他怕丢掉故国的河山,何况土耳其外患未熄,牵制着他,分散着他的精力,他敢唱空城计?根据“俄皇之精敏英鸷,万不至如此鲁莽也”,既然俄皇不会轻出,俄兵也就不可能取胜,俄不能胜,中国之祸可以减缓,而日胜,中国之祸,又将自此开始。
 由于两雄相持,其势难止,地球各国,必起而调解。日本的盟国英、美,俄国的盟国德、法都会各站在一边予以支持。争执之际,又必推咎于中国,把气出在中国身上,责令中国予以赔偿。日本因为帮助中国抗俄“有功”也会要挟中国。就像英国之于埃及,俄国之于波兰,名为归还失地,实为高额索取。日本要求赔款之数,亦不会少于辽东。再说,俄虽不能胜日,并非不能败我,我不能御俄,就像我不能御日。这样,日本要勒索我,俄国乘隙侵夺我,怎也难立,怎也难活。若都依从它们,“势必以财偿盗,财未罄而盗不去。以肉饲虎,肉已尽而虎未厌。若英、美、法、德群起而作瓜分之计,则中国的大片土地朝暮之间就会登入他人之版图。可不惧哉!张先生精辟地分析了国内外的形势之后,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日俄之战天予我自兴之时也。这正是中国自兴的大好时机啊!自兴,必先练兵,伺其不暇也“而练之待其将发也。而用之则我有所持,彼有所畏。此一举而成之时也。他指出:日本之维新,靠的就是武备之效。时间用了数十年之久。我中国武备学堂、水师学堂及边水陆之军营,设之极多,建立的时间也不短,而不闻备其用。想数月就能有成效,也不可能。 出路何在?张先生指出:今日中国之急,莫急于固人心而联士气。人心既固,则强邻不敢玩视。士气既联,则外夷不敢觊觎。人心士气,无形之兵也。有无形之兵以固其基,又得有形之兵以振其威,而后为太平长久之计。慎勿因练兵之效难收,而遂因噎而废食也。这简直就是一部《论持久战》!他所提出的战略思想,不能不使今人也为之叹服。他不仅是一位爱国爱民的思想家、政治家、政论家,还是一位战略家。
                        
                        psb (6)_meitu_8.jpg
我国清末、民国初期近代伟大的兵学大师、伟大的军事战略理论家、杰出的思想家和书法家张公联甲先生
    张联甲,祖籍山西赵城,系清末进士、晋陕名人张瑞玑之子。他出生于清光绪24年(1898年)夏历6月5日,于1972年7月8日病逝于西安。从他7岁起,其父先后调陕西韩城、长安任知县,后落户西安。1921年张联甲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入日本振武学校深造,不久回到西安,与其父共同研读、整理其父早年多方收集、购置的大量古佚兵书,在此基础上,他于1925年秋在西安药王洞寓所编撰了《秘本兵法》初稿、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参加了抗日战争,参与了南京保卫战、长沙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和远征军,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离开军界,先后任教于西安二中、雷神街小学,并继续研读、整理古代兵书资料,至1952年秋,因所谓“历史问题,被迫辞教,以卖菜为生,艰难度日。文革开始后的次年1967年夏,他避往甘肃平凉崆峒山,在三年隐居中,潜心对《秘本兵法》初稿进行修改后定稿,1972年去世,终年73岁。
    张公联甲先生是我国最伟大的爱国主义军事战略理论家、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词人、杰出的文学家和卓越的书法家、优秀的古文字学家;曾先后对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孙宾兵法】八十九篇、【军政】、【军志】等韩信、张良所序次的系列古兵书的校正書理工作,并留下了大量的批注,众所周知我国史学家班固在所著的【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提出【吴孙子】八十二篇、【齐孙子】八十九篇,可传世的只有残存的‘且被张良陈平再一次人为删节次序错乱的‘孙子兵法’十三篇,给后世留下了许多不解之谜,张公联甲先生与其父张公瑞玑在收购校正和書理以及批注给我们提供了弥足珍贵的文献,张公联甲先生之子现任西安古兵学研究会会长的张敬轩先生对于其祖父张公瑞玑和父亲张公联甲先生的大量手稿也作了全面的整理和批注,张氏三代对于我国古代文献的保护、整理、批注作出了不可磨烕的历史性的贡献,并著有【中国古文字源流考】、个人文集、诗集、词集等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1 22:15:29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1 22:19 编辑

                 
                                                 psb (7)_meitu_9.jpg
            保留的二十七根竹简以及残缺的木椟
                                              psb (8)_meitu_10.jpg

                                                 psb (9)_meitu_12.jpg

                                              psb (10)_meitu_13.jpg

                                             psb (11)_meitu_14.jpg
                      张公联甲先生書理的【孙武兵法】部分手稿                                                         psb (12)_meitu_15.jpg
           孙武兵法考行语书理说明
一、孙武兵法考行语目录分别书于两块木简之上。第一块右上方标有"孙武兵法考行语(上)"之字样。第二块右上方标有"孙武兵法考行语(下)"之字样。
各篇篇名之后,均有字数。二块左下,均标有"汉阴长生"四字。字之中,各篇考行语后,亦有时间地点,人名,和字数。自是而知孙武兵法考行语为汉阴长生所考。也分上下两卷何人所编,已不可考也。
二、篇特原容,以简册格式书理,篇篇字数以原标所记。
三、无法辨认和残缺之字,用口表示,口中之字,为不可确定之字。
四、符古生僻字,之辨认,由家父张公瑞玑定之
五、孙武兵法考行语之列国行第九;传世行第十;勤政行第十一;破楚行第十二;定简行第十三;智巧行第十七;阴阳行第十八;权谋行第二十;順逆行第二十一;安城行第二十七共十篇。在书理中未有发现,故而仅保留篇名与字数。
六、上天即降书理之大任于吾辈,安能等闲而视也乎?不先考其可信度有几,但信其价值,不可估量。故吾将书理以传之。
虽然支离破碎,理中几分陶醉。
来日再试吴钩,方知考语神邃。
                                                 书理周书汉简民国十二年秋
                                                 于西安药王洞八阵亭张联甲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1 22:40:16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1 22:42 编辑

                                                               psb (14)_meitu_16.jpg
                                                【孙子兵法】書理说明释文
一:【孙子兵法】目录分别書於两块木简之上,其中“立言”篇篇名后标有“上卷”字样“争”篇篇名后标有中卷,“地形”篇篇名后标有“下卷”字样,可知其分上、中、下三卷也。
二:汉名将韩信子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 ,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可知【孙武兵法】与【孙子兵法】是繁简不一、而法则相同之两种简本,【孙子兵法】因其内容散见於【孙武兵法】之中,故韩信不序、班固未录。
三:为持原貌,以简竹之格式書理。
四:篇后字数以原标所记。
五:无法辨认和残缺的字用‘口’表示。
六:“口”中之字为不可确认之子。
七:符古生僻之字之辩认由家父张公瑞玑{定之。
八: 由于【孙(1)}子兵法】十三篇,有别于武经七书之【孙子{兵法】十三篇之(2)}简本,故吾将书理以传之。
注:{}号之字,依据上下之文拟补。1:此处残缺五个字,2:此处残缺六个字;
                            psb (15)_meitu_17.jpg
   1996年9月18日,《人民日报》第5版发表了记者孟西安采写的重要新闻:2500年前,我国历史上卓越的军事理论家孙武完成的军事理论专著——《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早在《汉书·艺文志》中已有明确记载,但近2000年来,人们看到的仅是《孙子兵法》十三篇。《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是否存在?即将在西安出版的第10期《收藏》杂志,刊登了该刊主编杨才玉写的一篇报道,使这一千古之谜得以释解;这次西安发现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是西安某军工企业技术员张敬轩通知祖传下来的,它是根据周书汉简工工整整书立在宣纸之上的隶书体兵书全文,共计141709个字,因竹简年深久远,内有二十三个字迹辨认不清,无法书理,比流传于世的“孙子兵法”6080字多出13.56万字,使人感到惊喜的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真伪得到了考古发掘的验证一九七二年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中出土4974枚竹简中,整理出已失传1700多年的【孙膑兵法】;其中误以为是孙膑之作的‘五度九夺’篇残缺竹简残存116字,经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对照,系其中第三十九篇“玖敓”且全文完整,填补了汉墓竹简该篇所残缺的124字,加上汉楚王韩信的批注三十六字,共补缺160字‘加上楚王韩信的批注三十六字(注;该篇韩信序次语实为二百余字),当年报道的有误]使这一种大考古的缺憾得以弥补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1 23:43:34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2 01:30 编辑

                                    psb (19)_meitu_22.jpg
                                     psb (20)_meitu_23.jpg
                                                   人民日报海外版
                                                   psb (16)_meitu_18.jpg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报刊登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科学报道
                                              psb (17)_meitu_19.jpg
光明日报转载杨才玉“珍典散佚二千载、祖孙护宝近百年”西安发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psb (18)_meitu_20.jpg
      新加坡《联合早报》1996年9月20日”西安发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psb (21)_meitu_24.jpg
         日本“每日新闻”刊登的“孙子兵法全篇发现”      
psb (23)_meitu_26.jpg

psb (27)_meitu_30.jpg

                      psb (22)_meitu_25.jpg   
psb (25)_meitu_29.jpg                   
    陕西日报刊登报道的有关【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文章
    1997年在原陕西省委领导下的原陕西省委宣传部在“报刊之友"【后改为今传媒】第十二期,陆续科学刊登报道了褚良才博士所撰写的有关【孙武兵法】的系列文章,“报刊之友"以增刊的形式,公开刊登和科学出版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其中的十八篇内容,含九篇汉楚王韩信的序次语,诚为难能可贵!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2 00:24:32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2 01:32 编辑

                                  psb (29)_meitu_31.jpg          
      这是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李学勤在《北京青年周刊》刊发的关于关于"《孙武兵法》发现记"一文的说明
本报10月7日5版转载南京报纸《周末》刊于9月28日王兆麟所写《孙武兵法今揭秘,祖孙四代护国宝》一文文中所提到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李学勤教授即日打来电话,说该文所涉及他的表态与事实不符。为此本刊编辑专程到社科院历史所拜访了李学勤教授。
为人儒雅、治学严谨的李学勤教授希望借助报端消除负面影响李教授向本刊编辑阐明了事情的经过:大约在今年的4月下旬,国防大学房立中教授打电话给我讲到陕西有人发现了82篇的孙武的材料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材料并进行了复制,想请我看看复制的材料,并准备开一个小会,请几位老先生鉴定一下。我说可以。什么时候开会告诉我一声。但这个会没有开。到五月份,陕西人民出版社的一位女编辑来找我,还带着那位收藏家。他们拿出部分原件来让我看,那天我很忙他们是晚上到我家来的,我就看了原件,先拿了一张看了,后来又看了一张,我当时判定这两张完全是假的。当时因为收藏人在场,所以我不可能当他的面说出结果。他们走时,我告诉那位女编辑让他明天早晨给我打电话。第二天早晨当这位女编辑给我打电话时,我告诉他我的判定结果。李教授说,我的态度很鲜明,我认为这事情就结束了。但前些天,我听说有的报纸报道这消息,我很惊讶。以研究文献而著称的李教授,对这种假借专家之言抬高自身价值的人表示愤慨。笔者点评;小李你真他娘妈的、睁眼说瞎话,既然你小子说是假的,那你为何还要委托人来陕,声称授你的委托,说你在整理所谓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希望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能够纳入其中,敢问,你他娘妈的,还要脸吗?简直寡廉鲜耻,无耻之极!你太娘娘妈的难道是,脑袋让门板给夹得紧了,夹出毛病了?还是哪根筋搭错了,脑子进水了,你和裘锡圭、吴九龙、肖贵洞等是一丘之貉就你的水平,竟敢自称为专家,简直是恬不知耻!就你写的那些玩意,你还好意思说,我老人家都替你害臊,你他娘妈的对行文所要求的“对仗、平仄、排比、押韵、铺叙”等基本要求都不具备,真的奉劝你最好是尿泡尿沁死算了。我老人家考古一辈子,从来都没敢以专家自居,就你小子,都敢自吹自擂,你难道就不怕把你小子的腰闪了】。
                      王兆麟至信北京青年报
                          北京青年报编辑部:
    拙作《孙武兵法今揭秘,祖孙四代护国宝》刊于9月28日南京《周末》,贵报于10月7日转载,10月14日贵报发表《关于孙武兵法发现记》一文说明,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李学勤教授表示该文所涉及他的表态与事实不符。现将我所了解的有关情况说明如下:请予公开发表。今年八九月,我就张家祖孙四代收藏《孙武兵法》82篇之事,多次采访了,收藏书理者,张联甲之子张敬轩,张联甲之婿吕效祖,吕效祖之子吕万里。他们在介绍中谈到:今年7月2日晚(不是李教授说的5月份),张敬轩、吕万里由陕西人民出版社,编辑李玉浩陪同来到李教授家中,张敬轩取出根据家藏汉简《孙武兵法》82篇书理的家传手抄本,第42篇《行空》和第40篇.《六胜》,请李教授鉴定。李教授一边看一边说:"有意思,有意思。"大约用六、七分钟,看过这两篇手抄本后,对张敬轩说:我现在下结论你会说我草率,以后我给陕西人出版社 周鹏飞社长写封信,说说自己的看法。在半个多小时的会见中,全由张敬轩根李教授应对,她的外甥吕万里基本没有说话。李教授向贵报编辑说"那个收藏家""姓吕","就是报纸图片上那个人"。这是李教授弄错了,"报纸图片上那个人"是吕效祖,根本就没有去北京。次日张敬轩听说李教授在电话中对李玉浩谈了对抄本的看法。便也打电话去。想直接听到李教授的意见,李教授在电话中说你先回去,我现在没法把鉴定给你,如果要作出鉴定,我们要组织各方面的专家,用一至三年时间,经费要50万到300万。【笔者点评;李学勤,他娘妈的真敢张他的嘴,连人都认不清,还谈什么鉴定,难道不觉得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荒唐透顶!你懂兵法吗?你他娘妈的狗屁都不懂】10月19日晚,我又走访张敬轩、吕万里两位当事人。据他们了解,李教授在与李玉浩通电话中态度很鲜明地表示这些手抄本"完全是假的"判定意见。因而李教授"认为这件事情就结束了"。但是他们说到月中旬他们从北京回来不久,李教授所在的,中国历史研究所来了两位同志,找张敬轩,说李教授受中央委托,主持夏商周,断代工程希望把《孙武兵法》82篇的研究作为这个工程的组成部分,要求合作并提供汉简、手抄本等资料。张敬轩予以拒绝,对来人说李教授对别人说我家收藏的这批东西完全是假的,那还有什么研究价值呢?张敬轩、吕万里认为,李教授是位学识渊博,以研究古代文献铸成的知名学者。可是对于发现比迄今流传的孙子兵法13篇更为丰富的,《孙武兵法》82篇这么重大而严肃的学术问题,对其中两篇只看了几分钟,就对别人说完全是假的,但两次当着我们的面都没有说出这个判断定,事后又派人前来,要求提供资料,进行研究,这种言行不一,出尔反尔的态度,实在令人遗憾。【戴文点评;出尔反尔,言行不一、首鼠两端,你他娘妈的简直是裹脚布当做围脖,臭一圈子,屎壳郎插花,你他娘妈的臭美,腰别了个死老鼠,冒充什么猎人呢】?
                                                    新华社记者王兆麟
                                                    10月22日(1996年)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2 00:55:47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2 22:00 编辑

               psb (30)_meitu_33.jpg
《北京青年报》在"伪造文物=篡改历史"的标题下隆重推出:盖了两个公章的声明
一个公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略部
另一个公章是: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
《孙武兵法》82篇"的作伪真相必须彻底澄清
    近来,《人民日报》《收藏杂》之最先登出了先发现所谓孙武亲著"抄本《孙武兵法》82篇以(下简称抄本)报道,此后,某些新闻媒体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更有甚者,有人将抄本的部分篇章,便如所谓《孙武子全书》,居然宣称张联甲、吕效祖、张敬轩等人书理、收藏的抄本,解开了史学界、军事学界一个千古之谜。对于世界性的孙子兵法研究和应用,也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这是为弘扬民族文化作出的又一重大贡献。鉴于这一事件,在海外引起得很大反响,考证次数的真伪,我们作为孙子兵法研究的专业人员,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根据目前所见到的,"抄本"中的《行空》、《拾中》《预示》3片及有关报道中所引"抄本",的零散内容,已对抄本及汉简提出了质疑,(详见《北京青年》周刊44期有记者周伟采写的《所谓孙武兵法究竟是真是假》一文。)
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仍有一些媒体,在进行不负责任的报道。本着对历史负责,对现实负责对社会的传统文化负责的精神,我们再次向社会各界郑重声明:
一、我们一直认为,"抄本"绝非孙武亲著,已不可能出自汉简,而是今人伪造的低劣赝品;
二、我们强烈要求国家与管部门出面,对收藏者张敬轩等人持有的所谓《孙武兵法》82篇残简。及手抄本进行科学鉴定并将鉴定结果公之于众,以正视听;
三、由于各大新闻媒体对此事的广泛报道,已经给学术界造成了很大被动,并对国家声誉造成一定影响我们呼吁中央有关职能部门出面,敦促有关新闻单位,坚持江泽民主席提出的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的方针。迅速使有关《孙武兵法》82篇手抄本及残简的报道走上客观公正的轨道;
四、我们呼吁某些新闻单位坚持新闻报导的党性原则,恪守新闻职业道德,尊重科学,尊重事实,有勇气澄清事实真相,而不是保持咸默,回避问题,一人小记负面影响继续扩大蔓延。
最后,我们衷心希望,通过社会各界的努力,以求科学战胜盲从,真理战胜谬误,使此事回归到客观、真实、公正的轨道。(签字见图)
   【笔者点评; 姚有志:你既然坚持认为意见代表个人,不代表组织。盖章是为了证明是单位的人。但声明的内容也是单位的意思。你不觉得自相矛盾?既然是个人,可你为何又辩称声明的内容也是单位的意思,你这是什么逻辑?你们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一九九七年五月四日,给海淀区法院提交的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海淀区人民法院:我部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等同志撰写的《孙子兵法八十二篇》辩伪的文章,是在院、部领导的指示和支持下进行的,是经过领导同意和批准的,系职务行为。你们这到底是个人行为,还是组织行为?既然你们在这个所谓的声明中认为是在院、部领导的指示和支持下进行的,是经过领导同意和批准的,系职务行为。那恐怕就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组织行为,性质非常恶劣!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低估的。姚有志,你身为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部长,应负主要责任!
        姚有志,你在必须回答贫道一个问题,1997年8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给东城区法院发函,原文如下: 东城区人民法院:
   贵院已受理房立中诉中华书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侵害名誉权一案,据我院了解,发表在《文史知识》杂志今年第一期的《孙武兵法82篇真伪》一文。系黄朴民个人作品,我院战略部,没有为其出具过,职务作品的证明,房立中诉我院侵权是错告,请法院依法裁定。你们前后言辞反复无常,首鼠两端,敢问你们军事科学院还有没有党纪、国法!你们置“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伪标准”于何地?   
       无数事实清清如流水,是实证明原军事科学院{时任的院长徐慧兹已于2005年元月13日亡故}‘原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反动问题,余以为,原军事科学院、原孙子兵法研究会犯有四大不可宽宥的罪行。例举如下: 其一严重违反和破坏人、事、物运行中所具有的‘特性、规律和发展趋势’公然无视诸多的科学依据、迷信盛行,这不仅是极其严重的某些个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更是反人类、反科学的违法犯罪反动组织,像这样的违法组织,敢问,我们还有何理由任其苟延残喘呢
                                     中宣部新闻局内部通讯1996年23期(总第143期)
       社会反映有关专家建议不要再宣传《孙武兵法82篇》
   前一时期,新闻媒介,对西安发现《孙武兵法82篇》一时报道很多。并说是已失传2000年的珍品。10月2日,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的7位学者聚会座谈,一致认为,《孙武兵法82篇》疑点甚多,很可能是伪造的。建议新闻媒体停止对其进行宣传。气味专家认为:"大家公认孙子兵法都是"十三篇"从新闻界目前公布的材料看,西安张敬轩一家保存的《孙武兵法82篇》,可能是人为伪造。
从竹简看不符合考古常识,14万字的古竹简约有数千片在缺乏科学技术的条件下保存下来非常困难。更不要说近2000年竟一简不丢局目前发现的地保存到当代了。据目前发现的竹简看都是在特殊情况下,如沙漠墓葬中保存下来的。还没发现民间收藏的。
报道中称张氏竹简,每件有上中下三孔,内容用黑漆写成。上中下三孔,据今所发现的汉简皆为一侧三角形切孔,用墨书写,没有张氏所说的情况。
   从抄本看,内容漏洞百出,更有伪造的嫌疑1、《抄本》《预示》篇结尾处"周敬王十六年周吴民孙武定简于景林"周敬王名丐,敬王为其死后之谥号。据记载敬王与孙子为同时代人,不可能敬王在世时就是用其死后的谥号来纪年。且春秋诸子著作中都不曾有自称"定简于**"的规矩。2、"子"为古代对男子的尊称,"抄本"中名孙武自订十三篇为《孙子兵法》,自言"吾以《孙子兵法》晋见吴王阖闾"等等,这些有悖历史事实。当时孙子不可能自称为"子",且古人著书无书名大题,不可能把自己的著作定名《孙子兵法》和《孙武兵法》。
七位专家建议,由国家和陕西省权威部门组织各方面专家,对现竹简和抄本82篇,进行严肃鉴定,以查清其真伪。
  笔者点评敢问我们的中宣部,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坚持在任何历史条件下,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敢问我们的中宣部,你们下令新闻媒体停止对【孙武兵法】进行宣传,是谁给你们的特权。简直是大胆妄为,目无党纪国法,敢问,你们做过深入科学的调查研究了吗?不要忘了,毛泽东同志意在谆谆告诫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在没有做深入科学的调查之前,人很组织从根本上说,就没有发言权敢问中宣部,从啥时候起“可能”这一词成为了科学依据,你们必须回答?这是历史的命令!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荒唐透顶!敢问,从啥时候起,所谓的专家建议,竟成为了决策政令、军令唯一的依据?鉴于此,强烈建议我最高当局,重新调查,责令中宣部,在各新闻媒体首版公开道歉,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吴汝嵩、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的所谓质疑,首先,不是事实,就保留的竹简,事实上并没有孔,关于【孙武兵法】之书名,以及篇数、序次语,均为汉楚王韩信所加,至于如何保存下来,他们无权干涉,【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曾一度引起国内外新闻媒介、竞相报道的弥足珍贵的文献重大问题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在未经深入科学调查的情况下,以“李学勤、肖贵洞、裘锡圭”等人的荒唐言论,作为所谓检验真理的标准,妄图凌驾于学术权威之上,敢问,们还要不要继续坚持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李学勤的个人言论能够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按照这样的逻辑,敢问,我们有关修改的宪法、刑法,是不是还要得到李学勤等人所谓的鉴定,是不是还需要李学勤的签字授权?那么,置我们的全国人大于何地?中宣部,我提醒你们,不能因为你们没有见过大海,就随意否决大海的客观存在吗?简直是井底之蛙,不说是你们,就我们真个人类而言,对于我们所赖以生存的地球而言,能够了解多少,地球已经有流失亿年,而我们人类不过拜晚年而已,对于整个宇宙而言,我们人类有能够了解多少?相比较与整个宇宙而言,我们的这个星球,也无非是犹如一颗微不足道的一颗尘埃而已】!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2 01:22:24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2 01:36 编辑

                                    psb (31)_meitu_34.jpg
  这是原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部长、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谢国良将军、对于【孙武兵法】的科学观点,他指出,房立中同志在编著《孙武子全书》的过程中,又在民间发现了一部表为《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手抄本,尽管这个抄本还在研究之中,齐振伟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就目前所见到的内容来看,这个抄本有一定的价值,我们应该慎重、积极的对待。敢问姚有志、于汝波,你们擅自发表的错误声明,为何于战略研究部部长谢国良将军的科学观点完全相左,在你们心目中,还有没有组织,还有没有党纪国法?简直是岂有此理


                                       psb (32)_meitu_35.jpg
              一九八五年出版的【孙子兵法】序言的一部分释文及其探析
【汉书、艺文志】“兵权谋”家下著录【吴孙子】八十二篇、图九卷,篇数大大多于十三篇,【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张守节{正义【七录】云《孙子兵法》三卷,案:十三篇为上卷,又有中、下二卷,中、下二卷,很可能包括竹书{孙子}佚篇在内。本书所收【孙膑兵法】前四篇,记孙子与威王的问答,肯定是{孙膑}”,第十六“强兵”篇也记孙膑与威王的问答,但有可能不是孙膑书本文,故暂附在书末,第五至第十五篇篇首都称'孙曰”这些篇既有可能是【孙膑兵法】,也有可能是【孙子】的佚篇,但是他们的文体、风格与【孙子】十三篇不相类,与我们已经所发现的竹书【孙子】佚篇的问答体注释体也不一样,其中如“势备、兵情”整篇通过比喻、立论“官一”纯用排比句法,与【孙子】风格上的差异尤为明显,我们认为这些篇中所谓的“孙子”以指“孙膑”的可能性为较大,因此,暂时把它们定位“孙膑书”,但是,我们仍然不能完全排除这些篇是【孙子】佚文的可能性。【汉书、艺文志】著录【吴孙子】八十二篇,除去十三篇,尚应该有六十九篇,但现在整理出的佚文,只有四篇:【汉书、艺文志】称孙膑书为【齐孙子】,其书共八十九篇,图四卷,我么们现在整理的本子,包括“强兵”篇在内,也只有十六篇。尽管免不了又被我们失收的简文,但墓中的【孙子】和孙膑书看来是不像是全帙。【汉书、艺文志】兵家下云:汉兴,张良、韩信序次兵法,凡百八十二家,删取要用,定著三十五家。可见,汉初兵书种类甚多。墓中所处竹简中有很多篇,是不鉴于流传的“佚兵书”其中肯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佚书,但是,也可能有一些是为被我们识别出来的【孙子】佚篇和“孙膑书”尤其是“十阵、十问、略甲、客主人分、善者”等篇,篇题写在简背,与【孙子】和“孙膑书”相同,书法和文体也分别跟【孙子】或“孙膑书”相似,但由于缺乏确凿的证据,我们没有把这几篇编入孙子和【孙膑兵法】,而把他们暂时收在本书第二辑【佚书丛残】中。在编辑【孙膑兵法】通俗本时,我们曾把当时认为有可能是孙膑书的若干篇,编为下编,供读者参考!(详见本书二)其中有几篇,如“将败、兵之衡失”再后来的整理过程中,已发现有确凿证据证明不是孙膑书(详见本书二),可见通俗本的编辑方法是不妥当的。现在,我们把通俗本下编各篇移入第二辑【佚书丛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样处理,也并不排斥其中有一些,仍是“孙膑书”的可能性。
点评:从这个序言中来看,在当时还是比较谨慎和科学的,尽管他们的某些论断不一定完全正确,据山人对于银雀山汉墓竹简“势备、兵情、官一、十阵、十问、略甲、客主人分、善者、将败、兵之衡失”现存在的文字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孙膑兵法】八十九篇科学比较分析,这些篇,可以肯定地说,应该归属【孙武兵法】,例举如下:
“势备”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六篇“四备”
“兵情”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一、第五篇“和同”
“官一”“官一”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五篇“官一”
“十阵”当为【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八篇“十阵”
“十问”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六、第四十九篇“军击二”
“杀士、略甲”当为【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九篇“略甲”
“客主人分”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七、第六十二篇“己彼”
“善者”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六、第五十二篇“四五”
“ 将败、将失”应该归属【孙武兵法】卷五第五十篇“将败”
“兵之恒失”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四、第三十五篇“麟凤”
“五度九夺”当为【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九篇“九夺”
“积疏”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五、第四 十 篇“六胜”
“奇正”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五、第四十五篇“奇正”
“将义”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六、第四十七篇“一将”
“地葆”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六、第五十三篇“九地二”部分内容;
“八阵”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七篇“八阵”
“五恭、五名”当归属【孙武兵法】卷八、第四十九篇“军击三”
“三算” 当为【孙武兵法】卷二、第十篇“三算”
“四亡”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二、第十四篇“四亡”
“兴理”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二、第十一篇“兴理”
“持盈”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二、第十二“持盈”
“民情”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二、第十六篇“民情”
“六举'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篇“六举”
“六患” 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二篇“六患”
被误入孙子下编当属【孙子兵法】的,如下:
“黄帝伐赤帝”当归属【孙武兵法】卷一、第一篇“启元”的一部分内容。
“四变” 当为【孙武兵法】卷六、第五十一篇“九变二”
“地形二”当为【孙武兵法】卷七、第五十七篇“九地三”
“吴问”应当归属【君臣篗兵】(1)之“盖庐齐民问对”第四篇“固城”的部分内容

“见吴王”应当归属【君臣篗兵】之“盖庐齐民问对”最后一篇即第三十二篇的部分内容
(1)注:【君臣篗兵】有名【十国君臣问对】共八百七十五篇,为秦宫郿鄔山长“郿山”所编著,韩信序次兵书时次家第二十三,初为十国左史记录而成,后尽入秦宫之郿邬“盖庐其民”问对,分三部分,盖庐既阖闾,齐民即孙武,该书第一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一次接见孙武时之君臣问对,共十三个问题,书题吴王左史夫元录;该部分盖庐提出;何为计?何为谋、何为形?何为势?何为争、何为战、何为变、何为实虚?何为处军?何为地形?何为九地?何为火攻?何为用间?十三个问题,孙武一一简明扼要的作答,这十三个问题既是孙武之子孙驰缩立【孙子兵法】十五篇中之十三曰,但孙武回答的简明扼要,全文只有三千余字,看来这才是【孙子兵法】母本之雏形,也是见吴王之十三篇。

【君臣篗兵】之“盖庐齐民问对”之二,该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二次接见孙武是之君臣问对,盖庐提出;如何得天之道?得地之利、得民之情、如何才能固城?如何才能九变得当?以及在九地作战之原则和变化使用等十三个问题,这些内容在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中有所反映
【君臣篗兵】之“盖庐齐民问对”之三,书题吴王左史夫元录;该部分吴王盖庐第三次接见孙武是之君臣问对,盖庐提出;
何为君、臣、民和同之道?何为谋攻、谋战之道?何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一战而定?如何百战不殆?以及伐楚前之作为之策等十二个问题,孙武一一作答,这些内容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有所反映。
  关于银雀山汉墓竹简【孙膑兵法】,科学的说,从目前所发现的内容来看,并非班固在【汉书、艺文志】所著录的{齐孙子}八十九篇的内容,而是属于【齐君臣篗兵】之齐威王孙宾田忌问对,书题齐王左史姜书子名录;该书将齐威王君臣多次接见孙宾之问对合为一体,齐威王、田忌问了三十四个用兵问题,孙宾回答之辞, 只是其中措辞略有不同,可以这么说,一九七二年四月山东临沂所出土竹简可以得到验证。【孙膑兵法】是自有学术史以来最大的骗局,山人深感遗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